新華網 正文
躲催婚,躲得了衝突躲不掉焦慮
2019-02-17 08:51:44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城市太大,故鄉遙遠。在城市的鋼筋叢林裏,好像除了放假,年味早已淡化。但世界再大,大不過親人們望眼欲穿,于是大家跨過山川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才有了年年涌動的春運大潮。過年回家是我們雷打不動的傳統。

  早在春節前一個月,母親就開始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説趕不上除夕,初二一定回,弟弟妹妹們都要回家過年吧。

  兄弟姐妹10人,我是他們中的老大。其實對于我輩這樣的現代人來説,過年的那一套流程和習俗早就所剩無幾。哪怕回到故鄉小鎮,鞭炮可能還是禁買禁放禁售的,衣服也多年不在新年添置了,最多就是從收壓歲錢的變成發壓歲錢的,也都沒有什麼新鮮勁了。這些年,初五兄弟姐妹10人大聚會才是我家同輩人過年的重頭戲。但是這戲今年唱不全了,少了三個角兒——大表弟、小表弟與小表妹。問他們為什麼不回?很簡單,一個字:躲。

  大表弟今年37歲,膝下有一女兒,自從同胞弟弟生了二胎,大家都把目光盯上了他,老問他是不是再生一個。但好像生不生還要受親戚意見的左右,不生即有違多子多福的傳統。小表弟和小表妹都是海歸碩士,一個在上海一個在北京工作,30歲還沒買房男與27歲工作尚未穩定女,目前也沒有結婚的打算。但人在過年身不由己,事實就是這麼一目了然,他們怕的就是催婚催生催二胎。

  據我觀察,中國95%以上的適婚青年都有被父母、親戚催婚的經歷,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催婚的力度也逐年增大,尤其是在春節。走親訪友時冷不丁有親戚會問,有對象沒有?沒有。你該找對象了。生娃了沒有?沒有。你該要一個了。這是直白的。還有隱晦的:你看隔壁老王,都當爺爺了。接著也不説話,其實就是暗示自家娃該考慮了。小表妹説,過了25歲,就有親戚比她自己還著急,見個面就叨叨叨:趕緊結婚吧,再挑幾年就成“剩女”了,然後給介紹各種“牛鬼蛇神”來相親;而小表弟這個高富帥,一直被嘲諷“眼光太高”,但其實他有女朋友,只是還在確定哪個是值得共度一生的人。

  獨在異鄉為遊客,每逢春節被催婚。年前就有媒體報道,春節臨近,為應付家人的“催婚”,租友市場又火爆了起來。只要在網上或社交平臺搜索“租女友”和“租男友”關鍵詞,就會出現了一堆相關網頁及論壇信息,而且明碼標價,價格從500元至2000元不等。如此一來,“租友”回家簡直就是第二個春運,成為中國獨特而啼笑皆非的年節景象。

  逃避催婚的另一種方法就是幹脆不回家。過年不想回家的年輕人,他們真的怕嗎?又到底怕的什麼?父母和親戚們平時相隔遙遠,所受教育和價值認知差異巨大,他們不願意在過年短暫的相聚中,因“催婚催生催二胎”的話題發生衝突,更不願意出于情感壓力打亂了自己的節奏,日子不能過成原本想要的那個樣子。

  但是問題來了:催婚催二胎的親戚其實也沒有什麼壞心眼,只是按照他們過來人的經驗,覺得這樣的選擇才會更好,似乎不能一味怪他們多管閒事。試想,本是出于好意的多問了幾句,怎麼就劍拔弩張,變成敵我矛盾了呢?日前新聞爆出,一位臺州大齡單身女,不堪忍受輪番被催婚,放火燒家嚇唬家人被刑拘。真是悲乎哀哉。

  到了這一步,有一個事實常常被我們忽略:春節來源于農耕時代,本是驅趕兇猛“年”獸的儀式。這剛好是最為農閒的時間,一家人乃至整個家族有時間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而現在,早已走出了物質匱乏的時代,人口流動頻繁,有報告説,超過一半的流動人口有長期在流入地生活居住的打算。可以説,現在人們走到哪裏,哪裏就是家。所謂的四海為家就是走出小天地,走向大世界的新生活。

  回過頭來,我的小表弟小表妹,他們生活在高度流動的現代城市,家鄉還只是相對穩定的傳統小鎮,這兩個區域人們的精神面貌是大不相同的。催婚催二胎的七親八眷, 被催的表弟表妹們,他們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意選擇了一條路。只是這剛好是兩條不同的人生路,限于個人的自我認知與體驗,誰都沒有機會到別人的路上看一眼走一遭,自然免不了“唇槍舌劍”,這才有了催與躲,回與不回的糾纏。

  基于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傳統也在與時俱進,也許要不了十年,過年催婚這種現象也會成為過去式。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它不在遙遠的將來,而在很近的將來。(陳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夜戰保安全
夜戰保安全
雪落紫禁城
雪落紫禁城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愛的贈別禮
愛的贈別禮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124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