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車厘子自由”背後,不是真“貧窮”
2019-02-01 08:58:5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無“車厘子自由”,對扶貧箭頭指向沒有參考價值,只能説明,很多人的中高端消費需求正日趨旺盛。

  還沒惡補完“綠水鬼”的知識,這兩天我又被流行語“車厘子自由”給上了一課。

  據報道,“車厘子自由”源于幾天前的爆款文章《26歲,月薪一萬,吃不起車厘子》。文章把女生財務自由從低到高分為15個階段,最基本的是辣條自由,然後是奶茶自由、視頻網站會員自由、外賣自由、咖啡自由、車厘子自由、口紅自由、衣服自由等。

  之後網上掀起了曬車厘子價格接力和“朋友圈杯”車厘子攝影大賽;“我終于知道一顆車厘子多少錢了!”成了微博熱門話題;“有些人表面上光鮮亮麗,背地裏連車厘子都吃不起!”也一語風行。

  忽如一夜“炫”風來,車厘子就擠掉了茶葉蛋、辣條在“炫富界”的C位,成了衡量財富多寡的標準,這多少讓人始料不及——“車厘子自由”怎麼就在“免于匱乏的自由”和徹底財務自由之間插上了隊?

  説奇怪其實也不奇怪:將幹巴巴的辣條盤得圓潤過後,網友們又盤起車厘子,不是偶然,恰是必然。某種意義上,説自己沒有“車厘子自由”,就是整體性消費升級背景下的傲嬌型哭窮。

  那些嚷著自己沒有“車厘子自由”、只有“喝水自由”的網民,很多都是哭窮界“慣犯”。當下拿窮來自嘲儼然是種風尚,很多人忙不迭地將各種跟窮有關的新詞往自己身上貼:一會兒説自己是“吃土族”,一會兒將自己列入“隱性貧困人口”,一會兒嚷著“貧窮限制了想象力”……

  但哭窮的未必就是真窮。無論是車厘子還是咖啡,價格都沒那麼親民,還經常被看做小資情調、小布爾喬亞式享受。將這些相對“高級”的食物當成窮富度量衡,本就是標準層面的“升維”:從用“吃不起辣條”來自黑,到用“吃不起車厘子”來示窮,表明網友們對于跟窮對應的消費能力認知“水位線”在上升。

  以往腰包支撐不起對車厘子的“買買買”,未必叫窮。但現在不一樣了,只要買車厘子時手有點抖,那就有了哭窮資格。也正因為消費需求層次在水漲船高,他們對“窮”的界定標準也在上移。

  而真窮的未必會在網上哭窮。對那些扶貧意義上的“貧”窮人口來説,他們的消費需求清單裏,可能壓根就沒有“吃車厘子”這一項。馬斯洛需求理論裏的第一梯度需求都還沒滿足,哪還會想到更高階段的享受性需求?

  相較于這些貧困戶,很多網友的哭窮更像是一種傲嬌。雖然他們可能是每月工資花光的月光族,是“工資一還完款就幾乎白領了”的白領,平常買起好點的水果都會心疼好半天,可這只是“五環內人士”過緊日子的日常,就跟很多尋常人家“能自己做飯,不輕易下館子;能坐公交車,不輕易打車;能領優惠券的商品,先領了再説”的生活場景差不多,跟真正的窮沒太大關係。他們對低保線以下的窮是缺乏親身感知的。

  所以説,有無“車厘子自由”,對扶貧箭頭所指沒有參考價值,只能説明,在消費升級的語境中,很多人的中高端消費需求正日趨旺盛。□佘宗明(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407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