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別把“兒童車廂”理解成“熊孩子車廂”
2019-01-30 09:20:3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春運開始,不少人已經坐上了回家的列車。最近,一則“鐵總回應設兒童車廂”的微博話題引發了熱議。原來,不少網友稱在火車上遇到“熊孩子”吵鬧、跑動很讓人頭疼,影響了一車廂人休息,連續不斷的噪音讓人崩潰,于是有網友提議,火車應該單設“兒童車廂”。

  過去,媒體呼吁設立“女性車廂”,主要出于對女性的保護,現在要求設立“兒童車廂”,從社交平臺上網友的反饋看,不少是出于對孩子的厭惡。這個“兒童車廂”,在不少人心中可能就是所謂的“熊孩子車廂”。

  不可否認的是,公共場合有些孩子大喊大叫、跑來跑去,確實讓人苦惱,在網絡上“熊孩子”也是個熱門話題。所以,作為一個媽媽,每次帶孩子出行的時候也都戰戰兢兢,生怕孩子的表現惹得旁人不快。

  但實際上,“熊”該怎麼定義呢?我知道我的孩子不是什麼“天使寶寶”,但也不是所謂的“熊孩子”,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兒童而已。她與無數孩子一樣,還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也不太能理解成人世界的規則。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説“孩子是不可控的”。當我們在欣賞孩子天真爛漫的“雷人雷語”時,是否能想到這與他們令人意外的倔強甚至失控其實是一體兩面?同樣都源于他們的生理發育特點和對成人世界的陌生。

  讓一個孩子永遠表現出乖巧聽話,是成年人對兒童不切實際的幻想。孩子需要教育,也需要包容和理解。即使不談兒童心理學也該承認,一個不能容忍兒童的社會是狹隘的。一些聲稱愛孩子的人,只願意在孩子乖巧的時候逗他三分鐘,一旦孩子哭鬧就會立刻受不了,還貼上“熊孩子”的標簽。一名女大學生在餐館吃飯時,因為鄰桌一個孩童在吵鬧,就跑過去踹了一腳,竟然引發了網上的一片叫好。這樣的輿論氛圍恐怕也是不理性的。

  當然,也確實有一些家長對孩子過于放任和溺愛,在公共場合缺乏約束,對他人造成困擾。需要明確的是,這樣的孩子固然需要教導,家長也需要輿論提醒自己為人父母的義務。但是,因為“熊孩子”的出現,是否就要採取一種隔離性手段呢?這是當深思的。

  其實,“兒童車廂”也並非不可行,就像公務艙和頭等艙一樣,是很常見的定制化服務。關鍵是設立“兒童車廂”的邏輯起點是什麼。是提供適合兒童的車廂設施,並有一定增值服務的自願選項,還是完全是出于隔離目的,帶有強制、半強制性的必選項?不選“兒童車廂”的帶娃乘客,在其他車廂是否會遭遇其他乘客的異樣眼光?這些也是必須先考慮清楚的。

  把“兒童車廂”理解成“熊孩子車廂”,這樣的思維可能也是對社會理性的戕害。照此邏輯,如果所謂的“熊孩子”要被隔離,那麼,大聲打電話的人是不是也要單設一個車廂?外放聽音樂、看電視的人是不是也要單設一個車廂?吃泡面、橘子等有氣味的食品的人是不是也要單設一個車廂?

  一旦隔離,就意味著拒絕對話,但事實上公共場合最需要的就是“對話”。不同的人在同一個空間,在相互交流中理解群己邊界,以自我意識為起點認識社會公德,這樣的空間對孩子來説也不啻為一所學校。而且包括“熊孩子”在內的諸多話題,其實都是提升社會公德這一大問題下的子命題,是否需要得到這麼高規格與特殊的對待呢?要知道,隔離可是最後一招,是窮盡手段後的無奈選項。是否需要使出這招,仍需三思。(作者:容易,係媒體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昆侖隊16名科考隊員安全撤離南極冰蓋高原
昆侖隊16名科考隊員安全撤離南極冰蓋高原
日本東京:寒冬時節賞“繁花”
日本東京:寒冬時節賞“繁花”
大熊貓寶寶迎新春
大熊貓寶寶迎新春
國博舉辦新年迎春書畫展
國博舉辦新年迎春書畫展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062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