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換個角度看知識付費
2019-01-29 08:26:50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邊被質疑販賣焦慮,一邊是平臺遍地開花。”《經濟日報》日前刊文聚焦知識付費。文章指出,在經歷了行業初期的快速增長之後,用戶嘗鮮意願降低,對付費內容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接下來的2019年整個行業可能將面臨“去庫存”的壓力,而知識付費要真正做強做大,需要向知識服務升級,解決消費者想要獲得知識的“痛點”。

  知識付費的話題最近再度成為熱議焦點,與所謂的行業頭部“大V”羅振宇的跨年演講有很大關係。那次演講後,很多人撰文指其演講存在相當一部分“常識錯誤和邏輯不通”,最典型的就是歪曲了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在批評者看來,一個靠傳播知識起家的人,倘若連基本的知識準確性一關都過不了,就頗有點反諷意味。進一步,有人質疑很多知識付費內容充其量只是“碎片化的學習”,像保健品一樣在“販賣焦慮”,“靠碎片化的知識付費,得到一點閒聊用的冷知識還有可能,真的想以此自我提升,恐怕只是一種自我心理按摩”。種種批評和質疑,無疑説明了人們對這種新的獲取知識方式越來越理性。這也再度表明,對很多基于互聯網的新業態來説,一個行業即便可以短期在資本的助推下營造出欣欣向榮的局面,但終歸要接受用戶的挑選和考驗,這是決定其能否長久生存的根本。

  雖然非議頗多,但我覺得也應該避免在一通“糾偏”後走向另一個極端。比如,到底販賣知識還是販賣焦慮?雖然聽起來“販賣焦慮”是在生産“雞湯”,不過還要看到:第一,今天很多人的焦慮來自于社會環境快速變化以及激烈競爭,它並不是伴隨著知識付費而産生或者加劇的;第二,人們想通過購買知識來擺脫焦慮,與其説是好奇,倒不如説知識付費切中了一部分人的“痛點”,就此而言它的積極意義是不應該被否定的。的確,很多知識付費的內容並不像人們期待的那樣“有用”,但還應該看到,精品內容是很受歡迎的。這提醒互聯網時代的內容生産者,好的內容也不能忽視那些新的傳播載體、渠道和方式。對個人來説,諸如參加培訓課程、認真研讀著作、查閱論文等,都是精進一個人學識和能力的重要方式,但如果在上下班途中也“聽讀”一些知識,又有什麼不好呢?

  人們對知識付費的看法日趨理性,不是對這種形式的否定,而是對“付費”內容的成本和收益有了更客觀深入的認識。這就像網約車一樣,當補貼用戶的吸引力不復存在,究竟是選擇乘坐傳統的出租車,還是網約車,很大程度上要考慮坐車的便利性、服務水平以及車費的性價比等。對知識付費來説,用戶越來越注重課程質量、服務質量以及最終的實際效果,這就要求平臺和內容生産者摒棄“割韭菜”的思維,把心思花在優質內容生産上,正如報道中所提到,“對于知識付費行業的從業者而言,最重要的是能否提供有價值的內容,能否讓用戶學以致用”。尤其吊詭的是,付費購買知識原本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對知識生産的尊重,然而一些平臺上卻充斥著抄襲、搬運內容或是冒充大家的“內容生産者”,反而侵犯了原作者的合法權利,這倒是值得警惕的一件事情。

  換個角度看知識付費,一方面是要看到作為互聯網新業態的重要形式,其出現乃是技術演進和時代發展的客觀必然,至少對很多人來説,它豐富了人們獲取知識的渠道,帶來了便利性;另一方面對個體來説,關鍵是清醒地認識學習和運用知識的根本規律,依照個人所需來擁抱新事物。(張東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知識付費領域不是法外之地
    如果知識付費的內容很水,消費者覺得上當受騙,但又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這在法理上説不過去,也更容易讓一些違法平臺鑽漏洞。
    2018-05-11 08:49:41
  • 不要怕知識付費買到三流知識
    即使知識付費買到的是三流知識,也沒什麼可怕。如果有人能將這些知識真正掌握、理解,由此三流知識開始,窺得門徑、逐級而上,乃至可以聽懂免費的一流知識,也是幸事。
    2018-02-09 09:53:2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華老字號故宮過大年
中華老字號故宮過大年
濟南西站推出“春運照相館”
濟南西站推出“春運照相館”
小年到 年味濃
小年到 年味濃
北京:年味漸濃
北京:年味漸濃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4056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