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偏離民生的形象工程説“不”
2019-01-22 09:59:3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住建部通報批評了兩起“形象工程”案例,一個是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投資6200萬元,舉債建倣古城門、大型雕塑,開銷佔該縣全年主要財政收入的十分之一;第二例是陜西省韓城市在高速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建設中,刻意追求“鯉魚躍龍門”的形象效果,建設超大體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係及亮化工程,總投資1.9億元。

  被點名的兩個地區,財政都不算闊綽,尤其是榆中縣還屬于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韓城市下面同樣有62個貧困村,超萬名貧困人口。脫貧壓力如此巨大,卻還花費巨資建造徒具形式意義的面子工程。此舉不僅暴露了浪費資金的短視思維,還讓民生項目無法得到應有的傾斜。

  在高速出入口進行景觀建設,的確可以提升城市辨識度和吸引力,進而吸引投資或旅遊。但所謂“量入為出”,有多大的財力辦多大的事,6200萬元資金建設兩座古城門,每平方米的平均造價達3425元,對一個貧困縣來説,遠遠超出了承受能力。寅吃卯糧,只會讓貧困地區負債累累。

  對于舉債打造形象工程的舉動,榆中縣領導在致辭中提到,它能夠豐富城市文化內涵,有助于創建歷史文化名城。這種理解可謂偏差巨大,文化內涵本身是內嵌到肌理中的,甚至可以説包含了地區的治理邏輯,對民生冷暖有沒有充分感知,等等。以為樹兩個古風大門,建兩座歷史人物雕像,就能夠提升文化底蘊,恰恰暴露出“沒文化”的一面。

  比起榆中巨資打造的大門,韓城1.9億元的景觀工程,則更加匪夷所思,完全照抄南方地區造景手法,與北方的地理環境和風貌極不協調。這樣毫無文化美感的巨資工程,當初又是如何獲批的?

  如果梳理形象工程,不難發現很多案例都發生在貧困縣。一個解釋邏輯是:貧困縣的致富手段少,所以往往容易陷入通過追求形式效果來招商引資的誤區。

  換個角度看,當一個商人,看到恢弘的形象景觀,是出自財政緊張的貧困縣,進而聯想到財政開銷不受約束的事實,他多半會對當地投資環境留下不好的印象;當一個遊客,看到有違地理風貌的形象景觀在城市入口展示時,過于明顯的山寨痕跡,也會減少他留戀于此的動力。

  有限資金沒有花在刀刃上,而是搞花架子裝潢,這種漠視民生的財政支出結構,説明貧困的根源有時候並非區位、資源稟賦上的貧乏,而是追求快速出政績、只顧面子不顧裏子等發展理念上的“貧困”。

  《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規定,盲目舉債、鋪攤子、上項目,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致使國家、集體或者群眾財産和利益遭受較大損失的,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一些地方官員冒著違紀風險,掏空財政接連上馬,除了前面提到的發展思維的短視外,把形象工程當作政績跳板的私心,也不容忽視。

  這種私心往往還指向決策程序的巨大疏漏——一方面,項目決策容易一言堂,缺少必要的財政審批流程;另一方面,沒有科學的評估體係對這類景觀工程進行效果評估,砸進的不菲資金,最終能換來招商引資或者旅遊層面的多少經濟貢獻,根本無法量化。如榆中的古城門,明明是浪費公帑的形象工程,卻被當地領導描述成“使榆中煥發獨特魅力”。

  目前兩地都被通報批評,但這種遲來的糾偏,已經無法改變資金被浪費的既成事實,它進一步佐證了前置審批的重要性。所以,必須從嚴執行現有的黨紀規章,從嚴懲戒頂風作案者,徹底摧毀通過形象工程撈取政績的私心;同時,要保證決策過程中民眾的參與權,讓他們有權對偏離民生的工程項目説不。(熊志)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政務APP,不能成新的“形象工程”
    互聯網+政務模式本意在于跟上互聯網時代思維,簡政放權,轉變服務理念,方便群眾辦事,提高行政效率。發展電子政務,可以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本質上是要求政府改變工作方式,變管理為服務。
    2018-02-12 10:09:16
  • 對手機上的“形象工程”也應問責
    無論是政府網站還是政務App,其建設、開發都不能是抱著嘗鮮、趕時髦或充政績的心態,不能是對“互聯網+”概念的葉公好龍。
    2018-02-11 09:03:5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自貢國際恐龍燈會亮燈
四川自貢國際恐龍燈會亮燈
天空上演月全食
天空上演月全食
2019豫園新春民俗藝術燈會亮燈
2019豫園新春民俗藝術燈會亮燈
滇池水質2018年升至IV類
滇池水質2018年升至IV類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402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