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致敬錢院士,非議可以休矣
2019-01-16 08:55:32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剛剛捧回國家最高科技獎的錢七虎院士,轉身就將800萬獎金一分不留地捐給了自己家鄉的慈善事業。圍繞該不該捐的問題,引發了社會熱議。

  老科學家的善舉打動了社會。年逾八旬的老人,辛勞了一輩子,頭發花白依然堅守在科研崗位上,如今在這樣的榮譽面前,老人首先想到的卻是那些貧寒子弟的教育問題,怎麼不令人動容?比800萬更珍貴的是這些科學家身上的人格魅力,他們看淡金錢,看淡回報,卻視推動國家技術進步為己任,這是一種高尚的人生境界,更是一種對國家對人民的熱愛之情,拳拳報國之心,天地可鑒。

  錢老的善舉精神境界得到了廣泛認同。令人意外的是,很多人卻並不支持科學家捐出獎金的行為,他們的觀點很簡單,這是國家對個人的獎勵,是社會對科學家們貢獻的肯定,是科學技術應該有的價值,捐出去這些意義就要打折扣了。

  這種擔心是多余的,獎勵是獎勵,捐款是捐款,這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每個人的追求不一樣,興趣愛好也不一樣,既然明確規定歸科學家個人支配,就要尊重科學家的選擇。只要是出于自願的,用途是合法的,不管做什麼,社會都應該支持。而且捐給慈善事業,幫助那些急需的人,顯然,會讓這筆巨額獎金又産生了新的更大的價值。

  所以,捐款與否是錢院士自己的事,外人不便多嘴。只有當捐款變成一種道德綁架時,問題才産生了,才需要引起社會警惕。比如,搞比較,誰捐了誰沒捐;比如曬賬本,你捐多少我捐多少;還有一種更惡劣的——逼捐,不捐就給扣上冷漠、自私的大帽子。這不僅有悖于國家頒發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初衷,也與本次獎勵分配改革為個人支配的良苦用心不相符。我們需要防止的是科學家在道德的壓力作出的選擇。這種心理曾長期影響社會心理,現在雖然少了很多,但它總是在關鍵時刻給人以壓力。從這個角度説,捐不捐,看起來是科學家個人的決定,但就一個整體而言,還是會受社會大環境影響的。社會樂見科學家“富”起來,則坦然受之的人會越來越多,當社會苛求時,作出相反決定的人就會越來越多。

  此次,國家最高科技獎將改革明確地鎖定為個人支配,就是為了破除這樣的社會心理。任何人都沒有權力要求科學家作出這樣的選擇,相反還應該支持科學家作出另外一種選擇——那就是讓日子過得更好一點,脫去科技工作者清貧的形象,讓社會看到科學、知識的財富效應,讓人才體現出他(她)的價值來。

  我們的很多科學家清貧大半輩子,為了科研事業,不僅個人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家庭也作出了巨大的犧牲。社會對科學家的照顧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財富分配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在這些與其貢獻相比顯得微薄的獎勵面前,無論他們作出什麼樣的決定,我們都應該支持,都應該感謝他們。

  社會上的這些所謂的反對聲音其實正是這種認知的自然流露。相比于以往,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理性的聲音更多了,在點讚的同時,呼吁給科學家創造更優越的生活條件的呼聲更高了,希望科學家更多地關注個人生活質量和家庭生活質量的人更多了。

  一個社會正應該如此,讓那些實幹家得到實惠,才能激勵更多的人。科學家與社會之間的良性互動,是社會正能量在傳遞。(高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實現創新發展、建設創新型國家,要讓越來越多的人具備科學素養,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2018-09-27 08:57:10
  • 新華網評:解放科學家的手腳
    要通過改革,改變以靜態評價結果給人才貼上“永久牌”標簽的做法,改變片面將論文、專利、資金數量作為人才評價標準的做法,砍掉有礙創新的繁文縟節。
    2018-05-30 13:03:1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粘土捏塑 “萌豬”迎春
粘土捏塑 “萌豬”迎春
乘坐高鐵迎新娘
乘坐高鐵迎新娘
廣西融水:“打包”搬遷 苗寨起“新”樓
廣西融水:“打包”搬遷 苗寨起“新”樓
進京學“女紅”
進京學“女紅”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995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