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山大學食堂挖到“寶”帶來的啟示
2019-01-10 09:15:17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中山大學食堂工地挖出了“寶貝”。廣州市考古文物研究院表示,考古人員在該地塊用地范圍內發現13處墓葬、1口水井,其中東漢墓葬1座,明代墓葬2座,清代墓葬10座,清代水井1口,但受後期活動影響,破壞較為嚴重,目前考古工作者仍在現場進一步勘探。

  這個消息讓人措手不及,尤其是中山大學的學生們,更是不知作何表情:難道自己在古墓上吃了四年的飯?網友們也紛紛變成段子手,各種段子紛至沓來。“中山大學的考古係,應該先把自己的學校挖個遍”,“學校廣播:請考古係的同學們來一下食堂,現場教學”,“考古係畢業生開心到暈厥——畢業論文不用愁了”……

  這則新聞之所以能變成段子素材,實在是因為太具喜劇色彩。説到古墓,讓人想起武俠小説中的神秘派別,是小龍女的藏身之處;在影視劇中古墓也多遠離塵世,遍布機關,令人目眩神迷。誰能想到它竟然在學校食堂的下面?在糖醋排骨、麻辣香鍋、黃燜雞米飯的下面?歷史滄桑與飯菜煙火,實在太難聯想到一起,當巧合真的出現,也就産生了奇妙的玄幻感。

  然而這種“巧合”,其實就是歷史的一種寫法。歷史,恐怕未必像個人簡歷一樣,按年份把事項清清楚楚地記錄下來。歷史可能會因為一個巧合被湮沒,也可能會因為一個巧合被重新書寫。

  比如甲骨文,記載了殷商時期那麼多重要信息,不過也是近代被當作藥材時才偶然發現,20世紀以後才開始係統地整理。我們當作常識的甲骨文,其實進入人類視野的時間非常短。再比如現在大名鼎鼎的兵馬俑,其實也不過是20世紀70年代村民打水井時才偶然發現。正是這一個個“巧合”,豐富、改寫甚至是顛覆了歷史敘事。

  食堂挖出古墓,在輿論場或許是個趣聞,但置于學術圈,或許也是再現了一個常識:學術研究始終是敞開的,文明的記錄與定義是個持續不斷的過程。文化呈現出什麼樣子,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一個個類似“食堂下有古墓”的巧合中被描摹出來。

  而突然發現“自己在古墓上吃了四年飯”,或許是身處文明古國的我們,才獨有的奇幻經歷。比如2017年成都體育中心的施工現場,也翻出了一座“蜀王宮”,也一度讓輿論大感意外。仔細想想,這也是必然,五千年的風和雨,積淀了多少物質遺存,或許就藏在一個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因一次偶然的際遇被翻出。

  但近些年也不難看到另一種新聞:在施工現場翻出了古代遺存,但因為與現實利益等衝突,被刻意損毀、棄之不顧。這就需要我們算好一本賬:在一段歷史記憶與短期利益中如何取舍?倘若當年的甲骨文都被當作藥材用掉,我們從未知道甲骨文,那麼我們頭腦裏遠古中國是什麼樣?我們對古代中國的認知,或許就少了重要的一塊圖景,一段集體記憶就此消失。

  因此,“食堂下有古墓”或許也是提醒,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歷史陳跡並非不可能。我們對此要有充足的認識,也要有保護的意識。尤其是各地文物保護部門,要有充足的敏感與及時介入的機制,防止文物被損毀。

  中國走過了五千年的歷程,而如何讓這五千年栩栩如生,仍然可以細細打量,恰需要我們當代人的努力。(作者:王子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雙塔”修繕引爭議,文物“復原”也得保留歷史感
    文物修復在現實中往往難以做到“盡善盡美”,但適當吸納社會意見,或將有利于減少專業操作與大眾審美上的隔閡。
    2019-01-07 08:48:46
  • 文物“預保護”是有益探索
    任何文物要想獲得相應的認證或名號,總要經歷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如果我們對不同的文物遺存簡單以既有文物保護級別或名號區別對待,難免會造成部分文物遺存因缺乏有效保護而被毀損。
    2018-12-26 09:01:37
  • 杜牧墓地成菜地 文物毀了就再難復原
    從某種意義上講,對當地居民普及墓地主人的相關文化常識,喚起他們的保護意識與實踐,本該是當地文物保護部門的職責之一。
    2018-11-27 08:36:2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梅花開 引鳥來
梅花開 引鳥來
小企鵝上“幼兒園”
小企鵝上“幼兒園”
“水墨”龍門
“水墨”龍門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97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