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規范幼兒園監控,利于保護幼兒
2019-01-07 08:48:4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幼兒園作為準公共場所,身處其中的又是絕對弱勢的幼童,以維護其安全之故,安裝攝像頭,公眾無需對此過于敏感。

  鑒于近年來虐童事件時有發生,近日深圳市教育局表示:將在全市幼兒園推進安全監控係統的安裝和升級,對標國家當前最高標準,做到“全覆蓋、無死角”,重點區域監控還將與公安部門聯網。據悉,目前該市不少公立和私立幼兒園已經在廚房、公共區域等地方安裝了攝像頭。針對“透明幼兒園”是利大還是弊大,也引發了爭議。

  在幼兒園“全覆蓋、無死角”地安裝攝像頭,既是對幼兒的保護,也是對教師的保護。

  幼兒沒有獨立民事行為能力,相對教師處于絕對弱勢,若受虐待、猥褻等侵害,要求按“誰主張誰舉證”的一般舉證原則進行舉證的話,那就不啻是在揠苗助長,因為幼兒幾乎沒有舉證能力。所以,攝像頭錄像存證,首先是對幼兒的保護。

  而鑒于幼兒與教師之間強弱嚴重不對等,若幼兒有人身損害,理論上,應採取舉證責任倒置原則,由教師就沒有侵害行為進行證明。《侵權責任法》第38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應當承擔責任,但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但是有時,幼兒因意外造成的人身損害,教師也可能因無法“自證清白”,蒙受虐童之類的不白之冤。所以,攝像頭錄像存證,也是對教師的保護。

  此外,還有一種情形,就是教師對幼兒實施虐待了,諸如長時間罰站、關小黑屋等,但由于情節不嚴重,沒留下顯性的損害後果,如傷痕、腫塊之類。要幼兒或其家長舉證,則無法拿出驗傷報告之類實證;而教師本就不清白,自然也證明不了自己的清白。這時,難免會陷入聚訟紛紜的局面。而攝像頭錄像存證,則有助于還原事實真相,以技術手段助力定紛止爭。

  有幼教表示,安裝攝像頭是對幼教的不尊重和不信任,上課時無形中有第三只眼存在,心裏多少會有顧慮,影響和孩子的互動;這其實是心理過于敏感了。另一種對“透明幼兒園”的反對意見是:監控係統會涉及侵犯老師隱私;就更不能成立。

  因為,這攝像頭並不是誰想看就都能看的,而是設置了一定前提條件的。深圳市教育局表示:為保護在園師生的安全和個人隱私,不建議對班級活動實行在線視頻監控;如家長因特殊原因確需調看班級活動監控視頻,應向區教育行政部門或公安部門申請,獲批準後方可調看。

  幼兒園作為準公共場所,身處其中的又是絕對弱勢的幼童,以維護其安全之故,安裝攝像頭並無不妥。只是,在查閱監控的限制條件上,也還得完善起來,諸如:嚴禁實行在線視頻監控;查閱須有特定事由且需履行身份登記核驗手續;只許查閱,嚴禁復制、傳播等。

  只要有規矩,就能成方圓。只要成方圓,那公眾就無需對“透明幼兒園”過于敏感。□于立生(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梅香小寒
梅香小寒
江蘇海安:國粹進課堂
江蘇海安:國粹進課堂
《己亥年》生肖豬特種郵票發行
《己亥年》生肖豬特種郵票發行
隨心而行,走走停停始終精彩。
隨心而行,走走停停始終精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954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