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委會任期延長,基層治理更穩定
2018-12-30 09:21:5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村委會是實施村民自治的重要載體,保證村委會的相對穩定性與決策延續性,不是或然而是必然。

  “村官”任期要延長了!據新華社報道,12月29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法的決定,決定將村委會、居委會的任期由3年改為5年。這引發廣泛關注。

  將村委會、居委會任期從3年延長至5年,這一修法動作無疑是有的放矢:在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基層治理關乎治理體係現代化的背景下,此舉有著明晰的價值指向,那就是讓公共管理“末梢”更具穩定性。

  長期以來,基層村(居)組織任期較短的問題,引發了許多討論。三年一輪換的頻率,經常被指太過折騰。坊間“一年幹、兩年看、三年等著換”的説法,就道出了部分村幹部的現實狀態。有些村幹部有很好的想法、有前途的項目,可還沒來得及實施,就得為新一輪競選奔忙。盡管真心想幹事者經常能連選連任,但這中間也會産生很多不必要的消耗。

  還有些村幹部因為任期原因,並不願意做長遠規劃,往往更傾向于選擇“短平快”的項目,希望立竿見影出成績。更有甚者,在當選以後就是混日子,心思花在換屆選舉而非積極作為上。

  正因如此,2017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冼潤霞就提到,“現在三年一換屆,往往第一年班子需要磨合,在交接理順中度過;第二年謀篇布局,擼起衣袖正準備大刀闊斧幹的時候,又要準備第三年的換屆工作。”在她看來,如今很多農村有企業,有資産,有長遠的村莊規劃,有很多歷時較長的基建項目,“頻繁換屆影響隊伍穩定,也不利于工作的連續開展”。

  有問題,就該秉持“問題導向”去改革。冼潤霞當時就建議,將村幹部一屆三年改為五年,給基層一套相對穩定的幹部隊伍。而這次村(居)組織任期調整,就呼應了其主張。

  考慮到村委會是實施村民自治的重要載體,是村民身邊最可依恃的支撐,保證村委會的相對穩定性,不是或然而是必然。這有助于村幹部把更多精力放在村務管理、鄉村發展上,在長遠規劃下施展拳腳,帶領鄉村致富。更現實地看,鄉鎮換屆與村幹部換屆“同頻”,還能方便工作對接。

  正如民政部方面指出的,3年改為5年,與村和社區黨的委員會、總支部委員會、支部委員會的任期保持一致,有利于完善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和工作機制,促進村和社區公共事業健康有序發展,有利于實現村民(居)委會換屆工作與村和社區黨組織換屆工作統一部署、統一實施,有利于保持基層群眾自治組織負責人隊伍相對穩定。

  而任期延長了,監督不能松懈。不可否認,當下不少基層組織存在“微腐敗”現象,有些經濟發達地區的村組,或者出于家族勢力的影響,或者出于蛛網般的關係,腐敗亂象迭出,甚至不乏涉黑惡情形。任期加長,可能強化其勢力根基。還有些村幹部長時間任職,易形成在村務建設管理上的“一言堂”。社會各方對此也應有清醒認知,從制度層面多些規范與約束,將權力關進籠子,將權力運作放在陽光下。

  説到底,基層治理需必要的延續性,“村官”任期延長順應了這層需要。而對于其潛在風險,也有必要在制度層面預先防范、未雨綢繆。■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村事民定”護航現代鄉村治理體係
    “村事民定”有制度、有方法,體現了協商民主,創新了村民治理實踐,讓人欣喜,值得推廣。
    2018-11-08 13:46:36
  • “村幹部”豈可變身為“地頭蛇”?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規矩,可以讓農村發展更繁榮;沒有好村幹部,就不會有好的村莊發展前景。
    2018-11-08 13:46:36
  • 新華網評:千村千策才能百花齊放
    從白山黑水到南海之濱,從東部沿海到西北內陸,每個地區的具體情況不同,農村經濟發展水準也參差不齊。浙江的經驗做法告訴我們,千村千策才能百花齊放。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和鄉村振興戰略要因地制宜,精準施策。
    2018-04-23 17:50:20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作
京哈高鐵承沈段開通運作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江蘇泗洪:寒冬時節大棚鮮花俏
瑞雪迎新年
瑞雪迎新年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古堰長堤層林盡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927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