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應屆畢業生平均期望薪資超八千 社會應寬容
2018-12-20 09:00:0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動態的人才市場中,只有勞資雙方都能充分表達需求,才能得到反映真實市場供需關係的薪酬水平。

  最近,某家互聯網求職平臺發布《第十六屆中國大學生最佳雇主調研綜合報告》,提出“2019年應屆畢業生求職平均期望薪資為8431元”。這個“吸睛”的數據,瞬間讓輿論沸騰了起來。從求職者到在校生,從工薪階層到企業主,從媒體到學界,都在討論這個數據的合理性,以及大學畢業生到底“值什麼價”的問題。

  沒等熱度消退,另一則消息更是“火上澆油”。上海一位博主吐槽,自己公司的HR面試了一個來應聘前臺的求職者,應聘的小姑娘表示自己的薪資要求也不高,HR剛想松口氣,小姑娘非常淡定地拋出了一句:2萬元!還表示,自己是名牌大學畢業的,2萬元並不高。盡管這則消息只是網絡爆料,具體細節也模糊不清,但在轉發擴散以後,很快上了“熱搜”。

  其實,輿論場上不乏認為今天的大學生“眼高手低”“要求過高”的聲音。這些聲音,一部分來自沒有拿到如此高薪的工薪階層,也有一部分來自認為大學生“不值這個價”的企業主。在這種輿論氛圍中,“大學生應聘前臺要價2萬元”的消息,完美迎合了許多網民對“狂妄大學生”的想象,因此輕輕松松成了“網絡爆款”,也進一步加深了公眾的成見。

  面對“應聘前臺要價2萬元”這樣的“奇葩新聞”,對不知是誰的當事大學生加以譴責,順便對應屆大學生的平均期望薪資批判一番,似乎再正確不過了。然而,本應最受關注的當事群體,卻在輿論場上集體失聲了——這個群體就是在求職季中四處奔忙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很少有人願意傾聽:是什麼原因讓一些大學生提出如此高的期望薪資?他們又如何證明自己的能力配得上這樣的酬勞?

  其實,人們之所以對應屆生平均期望薪資感到不滿,無非是因為兩個原因——其一,是他們提出的平均期望薪資,確實遠高于過去幾年應屆畢業生的實得平均薪資,難免給人造成一種“眼高于頂”的印象;其二,則是他們提出的平均期望薪資,比許多“職場前輩”還高,很容易讓人感到不平衡。但是,人才市場是開放的市場,而不是一方説了算的。人才與用人單位理應平等議價、雙向選擇,而不是由用人單位單方面定下價碼,予取予求。每個人都有提出符合自身期望薪資的權利,至于這個期望薪資是否能夠得到滿足,又是否與其水準相稱,市場自然會給出合理的答案。

  在動態的人才市場中,只有勞資雙方都能充分表達需求,才能得到反映真實市場供需關係的薪酬水平。如果在議價開始之前,就要求大學生自我壓抑,降低期望薪資水平,會在人才市場上造成有利于用人單位的不平衡局面,最終壓低整體薪資水平。

  大學生或許確實不諳世事。他們不了解就業市場一貫的行情,對自己的水準也很可能有所高估。但是,作為即將承擔起社會責任的社會新成員,他們有資格憑借自己的判斷提出薪酬要求。他們的期待薪酬或許會比實際薪酬要高,但正如古語所雲——“取法乎上,僅得乎中”,只有允許求職者大膽提出自己的要求,社會的整體薪酬才有可能向合理水平靠攏。現實的社會和市場,終將磨去年輕人身上不切實際的棱角,讓他們走向成熟。而在此之前,要求初出茅廬的他們自折羽翼,放下自己的矜持和驕傲,完全沒有必要。(楊鑫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荔浦夜色美
荔浦夜色美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青海雅丹魔鬼城上演“流星與金星”
青海雅丹魔鬼城上演“流星與金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877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