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本科學歷“棒棒”為何沒能實現人生逆轉
2018-12-18 10:00:0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重慶,有一群人靠著一根棒子生存,他們被稱為“棒棒”。這些“棒棒”很多來自鄉村,靠賣力氣“討生活”,但“棒棒”賀東偉近日因為高學歷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據報道,賀東偉曾嘗試找其他的工作,但由于種種原因沒能成功,如今他也安于做棒棒,覺得這是一份和他能力“相匹配”的工作。(12月17日《北京青年報》)

  拿著名校本科法律自考文憑,卻靠幹賣力氣的棒棒謀生,40歲都還是單身,賀東偉的人生用現實的標準評判,難言成功。畢竟,體力活也是“青春飯”,年齡大了就難以勝任,加之體力活掙錢的空間越來越小,“前路如何”必然會成為賀東偉面臨的煩惱。旁人所關注的是,賀東偉拿著本科文憑,為何未能實現人生的逆轉?

  學歷對個人所帶來的改變,至少在時下還“有勝于無”。知識改變命運是大概率事件,如果僅僅因為錯過一次機會就選擇了放棄,這跟知識本身並無因果關係,而在于擁有知識的人未能好好運用知識。從這點來説,知識或許豐富了頭腦,卻未能改變思維。賀東偉認為棒棒是與自己能力相配的工作,這其實就是他很不自信的表現,也是他不能突破自己的關鍵原因。

  或許有人會説,靠自食其力應當獲得尊重,高學歷者從事“棒棒”無可厚非,知識的第一要務是提升個人素養,而非天然的賺錢手段。這種説法並無問題,不過當一個人長期過得不如意,還在為生計而憂慮之際,對于知識與人生的評價,就不能如此輕描淡寫。如果一個人連生存都存在難度,就難以獲得應有的社會地位,實現人生的價值追求。

  賀東偉對“棒棒”職業的堅持,並非出于喜歡,而更多的是一種無奈。長期的習慣思維會成為一道阻隔自我的樊籬,讓人産生極強的依賴性,久積的惰性也很難被改變。賀東偉長期從事“棒棒”生計,已然難以擺脫自我設定的職業選項與能力定位。當他無以突破自我的思想禁錮,學歷再高的文憑都會成為擺設。賀東偉本可有很多改變的機會,有的時候只要選擇堅持一下,或者稍微調整一下自己,就可以讓自身處境得到改善,結果他沒有進行更多的嘗試,也沒有把自己所學的知識運用于實踐,法律本科文憑這張求職敲門磚沒有發揮作用,之後反倒成了一種精神負擔。

  每個人都懷揣夢想,但不少人在追求理想的過程中,卻交出了不同的答卷。本科學歷“棒棒”可謂另類人生,然而這並不是很多人所希望的樣子。賀東偉最大的失意在于,他擁有獲得文憑的能力並擁有一定的知識,卻不會運用知識這種最寶貴的財富,既無以做到專業對口利用知識,又無以利用知識給自己帶來改變,將做事上升到做事業——比如從創新的角度對棒棒職業進行效率提升,或採取公司化模式實現規模化,或運用法律知識為他人提供服務,都是一個高文憑者可以達到的願景。然而,文憑沒有轉化成知識,知識也未能改變思維,固步自封而難以進步。

  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也是類似群體的生動寫照。擁有知識卻不能運用知識,已成為越來越大的現實問題,“為讀書而讀書”或“為取得文憑而取得文憑”的人並非少數,不少大學生從校園畢業之後,沒有進入社會和職場,而是回到家庭做“啃老族”,成了家庭與社會的負擔,讓人不禁一聲嘆息。

  我們必須回到那個老話題:相較于教給孩子知識,讓他們擁有運用知識的能力,以及建立在知識基礎上的健全人格,教育才算獲得了成功。(唐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公示錄用名單“落差”源于學歷歧視
    是不是存在“蘿卜招聘”,還有待有關方面澄清。但不管事實如何,一遇到反差巨大的錄用事件發生就本能地認為是“蘿卜招聘”,可能與公眾中普遍存在的學歷歧視不無關係。
    2018-09-20 08:58:06
  • 高學歷與低規則感
    高鐵上的“座霸”視頻,前兩天在各種社交平臺上刷屏。主人公孫某隨後被曝出的經濟學博士學位,又掀起了二次傳播的熱度,給近期的社會新聞輿論場,帶來了又一全民參與話題。
    2018-08-27 08:21:1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魚躍人歡冬捕忙
魚躍人歡冬捕忙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夜捕
夜捕
吉林舒蘭市發現疑似東北虎蹤跡
吉林舒蘭市發現疑似東北虎蹤跡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86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