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論行長面部與銀行績效,奇葩論文能有啥價值
2018-11-29 08:59:3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們沒有必要對“怪命題”論文簡單、粗暴地吐口水,因為其中或許也有一些學術價值。

  最近幾天,幾篇“奇葩論文”開始在網絡流傳,其中《行長的面部寬高比影響銀行績效的路徑研究》、《烏有之貓:雲吸貓迷群的認同與幻想》、《中國傳統文化對蟋蟀身體與戰鬥力關係的認識》等引發網友熱議。

  “奇葩論文”不僅現在有,以前也有,比如前兩年某校生科院的博士論文《八角茴香對鹵雞揮發性風味的影響及其作用機制》就曾引起網友調侃。不僅國內有,國外也有,比如法國一獸醫學院的《貓身上的跳蚤和狗身上的跳蚤誰跳得更遠》,甚至獲得了搞笑諾貝爾獎。而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奇葩論文以後也不會少。

  論文,是指各個學術領域的研究和描述學術研究成果的文章。它既是探討問題進行學術研究的一種手段,也是描述學術研究成果進行學術交流的一種工具。概念宏觀,形態很多,但有一點卻是已經形成共識的——它有一定的科學性、規律性、專業性,能表達作者的創新思考。

  換句話説,論文有基本的規范,但也鼓勵開放式創新。所以,對于一篇論文是否成立的研判,需要一定的專業知識作為基礎,也需要對行業相關命題初步了解為依托,還真不能簡單地以“吃瓜群眾”的簡單好惡來蓋棺定論。

  循規蹈矩、重復常識、毫無創見的論文大概既無聊又無用;而要打破常規,鼓勵創見,可能必然就會伴生一些超經驗的“奇葩怪題”。但是,誰能否認這不是另一種形式的創新!

  愛因斯坦曾説,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世界上的一切,推動著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很多看似奇葩的東西,背後或許蘊藏著一定的想象力。所以,我們沒有必要對“怪命題”簡單、粗暴地吐口水,更應該從中洞察到其價值,哪怕是深入批判的價值,或者證偽的過程,也未嘗不是一種認知的豐富。

  當然,學術研究也有相應的遊戲規則,觀點站得住、立得穩、證得清,是其基本要求。對這種東西的界定,需要行業內專家的參與,需要學術期刊編輯們的堅守,更需要社會公眾的理性圍觀,共同以公共思辨,努力確保其不背離科學,不背離學術論文應有的底線。努力擴大思考的外延,是論文應有的方向;盡量減少扼殺,也是其應有的自律方向。

  應看到,民眾對“奇葩論文”習慣于口水化地冷嘲熱諷,是因為大家有意見。對封閉的論文遊戲有意見,對低質量湊篇數的考核體係有意見,對某些專家們自娛自樂、炮制垃圾論文有意見,對某些學者不學無術混學歷有意見……而這才是學術圈需要自我反思的。

  互聯網時代,論文不僅要接受學術圈內的檢驗,甚至要接受每一個潛水網民可能形成的監督。“知識的危機”就是要接受開放世界的公開評判。知識正在前所未有地網絡化,我們都需要在更開放的視野中辨析別人,也在同樣開放的環境下接受別人的辨析。

  《知識的邊界》有句話説,世界太大太大了,大到我們根本不可能了解全部。超出認知經驗的東西,我們需要在敬畏其來有自的前提下,認真辨析,克制口水;而提出超經驗的學術觀點,也需要在遵循基本研究規范與邏輯的前提下,自證成立。因此,對超經驗的“奇葩論文”,也不用一棍子打死,寬容和高質量圍觀,更有可能倒逼學術研究的品質升級。□畢詩成(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挑戰玉米秸稈迷宮
挑戰玉米秸稈迷宮
浙江千島湖:巨網捕魚
浙江千島湖:巨網捕魚
烏鎮40年:根裏的靜與脈中的動
烏鎮40年:根裏的靜與脈中的動
“芳香經濟”走出致富路
“芳香經濟”走出致富路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7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