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杜牧墓淪為菜地令人羞慚
2018-11-28 08:57:09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陜西省西安市長安區大兆街道司馬村,村民口耳相傳村子西南角埋葬著唐代大詩人杜牧。據媒體報道,日前,由中國唐史學會和汾酒集團聯合主辦的“杜牧墓保護研討會”在西安舉辦,當日下午,當專家學者和記者趕到杜牧墓遺址時,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這裏只是一片殘敗荒涼的低洼菜地。雖然主辦方在活動現場鋪上了紅地毯,挂上了條幅,可仍無法遮蓋眼前的淒涼。

  “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赍送”,不是每個人都像莊子那樣灑脫。杜牧生前曾在《忍死留別獻鹽鐵裴相公二十叔》一詩中表達人生況味:“青春辭白日,幽壤作黃埃。”“孤墳三尺土,誰可為培栽。”如今看,真是一語成讖,充滿悲情色彩。

  杜牧墓淪為菜地,引發熱議,錯愕者有之,悲鳴者有之,更多的則是責問。無論詩還是文,杜牧在文學史上都佔有一席之地。其詩文對現實極有洞察力,也充滿歷史穿透力。從“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到“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莫不如是。名篇《阿房宮賦》,更是冠絕古今,“縱橫奧衍,多切經世之務”,絕非虛言。這樣一位文壇大家,連長眠之地都不能體面存在,確實讓人羞慚。

  如今,從專家學者到一眾網友,紛紛提出要對杜牧墓加大保護力度,盡快做好修復工作,體現出了對杜牧的敬意。事實上,這也是遲來的糾錯。正如報道所稱,杜牧墓毀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為了用幹土給生産隊飼養室墊圈,只好挖掉墓土。加上文物保護意識不強,村民不時私自挖土蓋房,在短短一兩年的時間內,7米多高的墓土便被挖盡”。當地也回應:“文物部門也有人來考察過,但是沒有正式地考古發掘,也沒有人説不能在上面種菜”,並稱“目前沒有發生文物破壞現象”。

  今天,我們的文物保護意識已大有提高,也有能力修葺杜牧墓。恐怕我們也不能容忍它一直淪為菜地。“希望能發揚傳統文化,按照史書記載將杜牧墓封土恢復起來,並建一個紀念館,陳列一些有關杜牧的史書記載。”這是一名學者的建議,不無道理。為把好事做好,就目前而言,還應考慮好以下兩點:

  其一,這塊淪為菜地的墓地,究竟是不是杜牧墓?此前有媒體報道,西安長安區旅遊民族宗教文物局一名不願具名的工作人員表示:長安區司馬村的墓是否是杜牧的墓尚不能確認。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時,對司馬村的墓進行過登記,但只是確認有這個墓,並不能肯定墓的主人就是杜牧。有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沒有考古勘探,雖然有文史資料足以證明,但在沒有發掘確鑿的墓志以及相關文物之前,從嚴謹的態度來講,還不能肯定。”誠如斯言,如果沒有鐵證,盲目修墓則有哭錯墳頭之嫌。當務之急,職能部門應該聯係專業、權威的專家介入考察和論證。

  其二,無論恢復杜牧墓還是建造紀念館,恐怕都需要一定的資金,這錢誰出?從常態看,可能來自公帑。但對于西安這座遍地都是古跡的城市來説,如果事事動用公帑,恐怕也是不能承受之重。據報道,汾酒集團董事會秘書長張琰光表示,杜牧的《清明》給汾酒做了將近1200年的“廣告”,保護杜牧墓跡,對于汾酒集團,是感恩先賢,踐行社會責任的公益之舉。如果調動社會力量參與進來,顯然皆大歡喜。同時,如何防止杜牧墓被過于商業化,也需要統籌考慮。

  有學者認為,西安現有文物點3246個,各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92處,像杜牧墓這樣的一般不可移動文物更多……文物多不應該成為負擔,更應該在引以為榮的同時避免發生悲劇。換言之,別等到被破壞了才想起修復,杳然難尋了才想起保護,徹底失去了才想起其深刻價值。

  詩人唐寅曾感嘆:“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千百年來,歷史風雲變幻,歲月漫漶而至,古墓犁為田、松柏摧為薪的事確實時有發生,而我們今天所應做的是,要承擔起文物保護的責任,不能放任文化古墓被糟蹋;同時,各地要樹立保護文物也是政績的科學理念,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作者:王石川,係媒體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777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