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設定權力清單 消除變味的“家校群”
2018-10-23 09:14: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果開設權力清單,家校網絡交流平臺的設立,在剛性制度與教師和家長的雙向監督之下,自然會有效得多。

  近年來,關于“家校群”的新聞不時吸引著大眾眼球。比如,有家長赤裸裸炫富或炫權的;有教師把群視為流量資源,小則網絡拉票,大則吆喝著做微商的;當然,也有家長在微信群裏怒懟老師布置作業太多的。

  除了這些,還有一些心照不宣的:教師每發信息或者朋友圈,都會有人捧場。

  “家校網絡交流平臺”的初衷是增加溝通效率——但是,“家校群”正在不斷地同化為那個我們已經熟悉並有點厭惡的現實世界:充斥著人情、關係、權力,尾大不掉。它放大了家長或教師的一些缺點,比如,家長淺薄的炫富,再比如少數教師的權力尋租。

  因此,當這幾天,杭州、西寧等地的教育部門或學校,終于不約而同地對上述變味的家校網絡交流平臺“動刀”,提出“減少過度過濫的家校微信群溝通,提倡電話交流或約訪”,明令禁止“拍馬屁群”“廣告群”等措施,引發叫好之聲也在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的,倒是表揚的“一邊倒”——教師、家長,或者作為“吃瓜群眾”的社會輿論難得意見一致。這表明,所有人早就對此現象“不爽”了,只不過“腹誹”之余,還是忍著,誰也不願意去開第一炮。

  為什麼呢?教師怕家長,如果解散或退出一些意義不大的微信群,可能會家長鬧校長找,因此,對家長源源不斷、大大小小的問題,還得盡量保持耐心;家長也怕教師,一方面,既得隨時在線沙裏淘金找有效信息,另一方面,還得小心翼翼地維持著人情世故的平衡。無序的溝通遠不如信息的統一發布與有計劃的交流更有效率。

  造成這一情形的原因,一是信任和交流的缺乏。很長時期以來,老師和家長的關係已經如同醫患關係一樣敏感,因此不説破而忍受低效,是博弈的“囚徒困境”所揭示的理性選擇。二是因為我們對由于人情世故的拖累而低效的困境,已經有了較高的免疫力和容忍度。

  破除怪圈需要政策亮劍。杭州與西寧等地規定的出臺,正如孩子説破“皇帝的新裝”的那聲喊。簡單的行動包含了回歸初心的哲學。

  教師的本職是教學,但目前已被越來越多的申報評獎、會議匯報、管理各種群等佔據。有效的做法,我認為可以參照國家對公權力的做法,開列教師與家長的權力義務清單,在通過制度避免腐敗的同時,也讓教師和家長彼此有選擇和拒絕的底氣及勇氣。

  提倡教師與家長電話與約見聯係,也是國際做法。我女兒曾在美國讀過半年小學。開學伊始,就接到教師的聲明郵件:上學期間,家長只能通過這一指定郵箱,以及郵件中指定的電話與教師聯係,會面必須預約——除此之外的任何接觸都被視為不合適。

  設想,如果開設權力清單,家校網絡交流平臺的設立,在剛性制度與教師和家長的雙向監督之下,自然會有效得多。

  開設權力與義務清單,效果當然不囿于家校通。但在中國,細化的制度與實際的執行,向來是個實踐難題。從這個角度説,為教師減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劉志權(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休斯敦航空展開幕
休斯敦航空展開幕
雲霧神農架
雲霧神農架
腰鼓之鄉的手工制鼓師
腰鼓之鄉的手工制鼓師
“國展中心”流光溢彩
“國展中心”流光溢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597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