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校千分之一的淘汰率算是“嚴出”嗎
2018-10-19 09:19:3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本科轉專科,連日來引發廣泛關注。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岩對華中科大此舉給予肯定,他表示,天天打遊戲,天天談戀愛,天天渾渾噩噩的好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不能搞“玩命”的中學,也不能搞“快樂”的大學,每所大學抓本科教育質量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但目標是一致的。

  在教育部要求高校要杜絕“水課”,嚴把質量關之後,我國高校開始在“嚴出”上採取行動。但是,不少輿論擔心這是“應景式”從嚴,只抓幾個淘汰不合格學生的典型。我國大學要普遍實行“嚴出”教育模式,必須深入推進學校辦學改革,為“嚴出”模式提供制度保障。

  每次提到抓大學教育質量,我國媒體都會馬上報道大學退學不合格學生的新聞。比如,早在2004年,“上海大學81名學生遭遇退學”的新聞,就引起社會輿論廣泛關注。甚至輿論“驚呼”,大學不好混了。可是,從那時到現在,15年時間過去,我國大學並沒有建立起淘汰機制,以至于到現在大學淘汰學業不合格學生,還是“大新聞”。之所以存在這一問題,是因為“嚴出”培養模式缺乏制度保障。

  首先是對大學的評價體係,並不支持大學採取“嚴出”培養模式。當前所有高校,包括本科院校和高職院校,都重視學術研究取得的成果,這最具有顯示度;在人才培養方面,則關注就業率。而為提高就業率,我國高校不是花精力提高培養質量,而是在就業環節上做文章,具體而言,就是大部分高校的最後一學年,都變為就業年,基本不安排什麼課程,就讓學生去跑人才市場或者進行就業實習,這直接導致大學教育縮水——本科四年變三年,高職三年變兩年。要引導高校重視過程質量管理和評價,給學生完整的大學教育,就必須清理引導高校不重視教育質量的評價體係,其中就包括取消初次就業率統計。

  其次是當前的招生、培養制度,不支持高校較大比例淘汰學生。實行嚴格的培養質量要求,必定要淘汰不合格的學生,但是,不要説淘汰10%的不合格學生,就是淘汰1%的學生(一般地方本科院校的在校生規模都在2萬左右,1%就是淘汰200人)都做不到。因為按照我國的大學招生、大學學生學籍管理制度,一名學生從大三退學,如果想繼續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就必須重新參加高考,填報志願,被大學錄取後,從大一重新開始學習。大學退學學生,會被質疑為“不人性”,而這並非大學的問題。

  華中科大對達不到本科要求的學生,採取轉專科的處理方式,主要就是為被退學的學生考慮出路,如果沒有這一出路,家長會找學校求情,與此同時,對大學的質疑也會隨之而來,包括大學平時嚴格要求學生了嗎?設置的課程合理嗎?2004年上海大學81名學生被退學,就引來輿論質疑,而為回應質疑,上海大學對相關的學生輔導員、學院教學秘書,還有一個學院的領導進行了包括通報批評、降級使用、調離崗位和調整領導班子等的處理。當學生的退學被渲染為教師平時要求不嚴之後,學校就會在做出退學處理時小心翼翼。

  發達國家的高等教育實行“嚴出”培養方式,是因為學生被退學後,並不愁繼續接受高等教育的出路,他完全可以再申請其他高校繼續學業,因為大學招生實行自主申請制度,隨時可接受學生申請轉出和轉入。而且,退學制度不只是學生不合格被學校退學,還包括學生對學校、專業不滿而選擇主動退出、轉學。我國高校要提高培養質量,就必然會有相當部分學生因學業不合格而被淘汰,但如果被淘汰學生的出路受阻,淘汰就可能只是針對極個別的學生,而且主要是嚴重違反校規,諸如考試作弊的學生。

  當一所學校的淘汰率只有0.1%(2萬學生淘汰20人)時,這幾乎就相當于沒有淘汰。以筆者之見,我國大學的平均淘汰率應該至少10%,才能實現提高培養質量的要求,怎麼做到?這需要推進從招生、培養到管理、評價的全方位改革。(蔣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大地“調色板”
金秋大地“調色板”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邊城降雪
邊城降雪
上海之巔“瞰”上海
上海之巔“瞰”上海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58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