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頓飯吃出13張發票 有多少隱遁的超標接待
2018-09-18 08:48:3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公款吃喝之所以難以根絕,一大原因就是被宴請的人把持不住,明知宴請者投其所好,也欣欣然赴宴;明知大吃大喝超標,仍無所顧忌。

  不久前,福建省南平市紀委在浦城縣檢查時,發現該縣衛計局2015年6月17日至19日期間的13張公務接待發票存在異常。在此期間,浦城縣衛計局接待上級檢查組,應正常報支用餐費用5筆,卻虛增5張發票金額,同時虛列了8張發票,把違規開銷的6050元拆分到13張發票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9月16日)

  一頓飯為何吃出了13張發票?玩的是套路。正如該衛計局相關財務人員所稱:“局長有交代,如有超標接待要注意‘處理’好,賬面上不能超標。這樣我只能將超標餐費拆分,通過虛列接待次數的方法報支。”經過這一“梳粧打扮”,手續程序一應俱全,賬面上看每一單都沒超標,可謂皆大歡喜。但是,公帑因此受損失,相關規定也受傷了。

  其實,通過虛列接待次數的方法來解決餐費超標,早就不是新聞,而是長期存在的潛規則。正如有網友戲稱,“哪個單位沒有這種操作?”此説法有一竿子撂倒一船人之嫌,但拆分超標餐費確實不是新玩意兒,以至于人們見怪不怪。問題是,在黨的十八大之後,這一亂象還大行其道,就值得深思了。

  從報道可知,該局黨委書記兼局長黃坤平受到了黨內警告處分。這是咎由自取。《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明確規定:“違反公務接待管理規定,超標準、超范圍接待或者借機大吃大喝,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

  處理局長,並不意味著此事塵埃落定。《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還規定:“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或者旅遊、健身、娛樂等活動安排,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檢查組接受違規宴請,光白酒就喝了6瓶,茶葉消費600元,相關人員為何心安理得?衛生局違規宴請,有錯在先,而檢查組違反中央八項規定、違反《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同樣應該受到處理。

  類似案例並不鮮見。中紀委曾多次通報官員接受違規宴請被處理的案例。中紀委在通報中強調,“四風”問題一旦反彈,就會失信于民,必須言出紀隨、一寸不讓。“強化日常管理監督,做到小錯提醒、動輒則咎,堅決維護黨規黨紀的嚴肅性。”

  具體到浦城縣衛計局這起事件,檢查組更不應該接受違規宴請。一方面,你是去檢查的,如果與被檢查對象勾肩搭背,還能檢出真相、查出問題?豈不聞“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另一方面,既然是檢查組,就應該對業務更精通,對法律法規更熟稔,不可能不知道八項規定,為何知規違規呢?

  “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身為檢查組成員,就應該對自己嚴一些、公一些,而不是酒杯一端、政策放寬。與被檢查對象眉來眼去,談何嚴?與被檢查對象觥籌交錯,還能公?公款吃喝之所以難以根絕,一大原因就是被宴請的人把持不住,明知宴請者投其所好,也欣欣然赴宴;明知大吃大喝超標,仍無所顧忌。管住不安分的檢查組,才能減少違規宴請現象。

  回到浦城縣衛計局宴請事件,可追問和反思之處尚有不少。比如,發現問題發票的為何是上級紀委,該局的紀檢部門難道形同虛設?“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軟,下級監督太難”,這樣的現象何時改觀?再比如,超標餐費拆分以報銷,備受詬病,貽害甚巨,但就是根除不掉,究竟是法不責眾還是治理不徹底?如果不深挖病灶,類似事件恐怕依舊難以禁絕。(王石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深圳開展搶險救災工作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古梯田上的豐收打谷節
草原天眼測蒼穹
草原天眼測蒼穹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朱弟成:扎根世界屋脊的岩石學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44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