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擊網絡黃牛,平臺不能做甩手掌櫃
2018-09-10 08:53:0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網絡黃牛泛濫,作為第三方平臺,一些挂號APP絕不可以當甩手掌櫃,而應建立起嚴密的審核、檢測機制,將黃牛堵在平臺之外。

  黃牛的泛濫,可以説是近年來社會上的一塊牛皮蘚。無論是在排隊取號的線下時代,還是在移動互聯網的線上時代,他們都堪稱“打不死的號販子”。

  為了打擊線下黃牛,北京衛生部門近年曾推出“非急診全面預約”挂號改革“新政”, 拉開了“PK”黃牛黨的序幕,患者可通過 “京醫通”微信、自助挂號機、電話等多渠道,實名預約7天內號源。這為患者提供了方便,同時一定程序上也舒緩了黃牛排隊搶號的“盛況”。

  不過很快,據新京報報道,“與時俱進”的號販子也轉戰到挂號移動終端搶號,各種挂號APP平臺也隨之誕生。一邊是患者預約挂號難,一邊是號販子接單代挂,號販子和一些挂號平臺基于“互聯網+”炒號,平分暴利。一名資深號販稱,除了替人搶號,他們還自己挂號搶佔號源,在APP上找到買主後,退號刷新再買入。

  黃牛難題卷土重來,只不過是換了戰場而已。線下預約挂號轉到線上,本來是為了打擊黃牛倒號、方便患者就醫,如果患者在線上挂號中,處處需要金錢“通關”,這豈不是方便了黃牛?從報道可以看出,黃牛搖身一變,成了“就醫助理”,倒是有一種洗白的既視感。在記者暗訪中,一位“就醫助理”便稱,“現在我們也不去醫院排隊,都在網上搶號。”

  在這種語境下,就不得不把網絡黃牛賴以生存的APP平臺拎出來,它們儼然已經成了黃牛進行違法活動的“掩體”。

  幾乎所有的互聯網信息服務平臺,都熱衷于稱自己是第三方。現在市場上出現了一些代為預約挂號的APP、網站,但作為預約挂號的第三方平臺,同樣需要保障自己的平臺不能成為黃牛實施違法行為的溫床。

  報道中提到,一些被用戶投訴的挂號APP,被表述為“平臺只起到連接客戶和第三方以及咨詢服務的作用,不直接為客戶挂號”,而在平臺的服務事項宣傳中,又明確表示提供“代為挂號”的服務。這只不過是左手換右手的把戲而已,黃牛還是那群黃牛,只不過有了更隱秘的鎧甲。

  僅僅以提供咨詢服務,不直接參與有償挂號交易為由,試圖擺脫為黃牛提供生存空間和便利、甚至是共同謀取非法之利的責任,這既是在打法律擦邊球,也是在為平臺業務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埋雷。因此,作為第三方平臺,一些挂號APP絕不可以當甩手掌櫃,而應建立起嚴密的審核、檢測機制,將黃牛堵在平臺之外。

  此外,需要正視的是,“互聯網+”只是一種理念,在這種理念下誕生的工具或者運行模式,即可以被監管者利用,也可以被作姦犯科者利用。當年,一些人為線上約號鼓掌並歡呼黃牛終結時,其實就該明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道理,提前做好預防和打擊工作。

  其實,早在2016年,國家有關部門就曾整治有償“代挂號”網站。“北京預約挂號網”“上海就醫挂號網”“上海安幫跑腿服務網”等網站,就曾被依法處置和關閉。就眼下看,監管部門不能因為平臺稍微轉換一下角色,換套馬甲,自説自話“我中立了”,就輕易讓其躲過監管,繼續為難患者。(樊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打擊醫院號販子,不能手軟
    2016年的那起“女子怒斥黃牛搶號”事件,曾刺痛人心。在不少醫院號販子由線下轉到線上的背景下,北京擬建“網絡號販子”黑名單制度,無疑是有的放矢。
    2018-01-20 10:51:36
  • 消除號販子不能全憑市場原則
    ? ? ? ?國家衛計委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集中整治“號販子”和“網絡醫托”專項行動方案》 ,在年內分三階段嚴打號販子,並將建立號販子黑名單。為徹底消除號販子,將“號販子入刑”的呼聲一直很高。
    2016-05-05 08:30:5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甘肅金昌晚霞輝映花海 色彩繽紛
甘肅金昌晚霞輝映花海 色彩繽紛
收獲花生
收獲花生
湖南張家界:秋高氣爽忙曬秋
湖南張家界:秋高氣爽忙曬秋
太行山深處的三人“微小學”
太行山深處的三人“微小學”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403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