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學生官僚化現象值得警醒
2018-09-03 08:27:17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媒體記者採訪發現,部分高校學生組織就像“小官場”,“抱大腿”“混圈子”“打招呼”等不正之風盛行。這些學生組織的成員,有種種心得體會:“那套話術和玩法,跟官場陋習沒啥區別。”“我是靠學長‘打招呼’進的社團,所以一進去就有靠山。”“在校園裏碰上了,不能喊師兄師姐,要大聲喊‘主席好’。”……

  學生官僚化,如今並不罕見。就在上個月,中山大學發布的標注有“正部長級”“副部長級”的《中山大學學生會2018—2019學年度幹部選拔公告》,就曾遭遇過輿論的批評。這樣的問題恐怕也不是哪一個學校的問題,而是有著一定程度的普遍性。學生官僚化,在輿論場總能收獲相當大的共鳴,這本身也説明了部分“學生官”傳遞出的總體觀感。

  而近日的另一則新聞,則倣佛提供了對學生官僚化的某種警示:腐敗年輕化。據媒體報道,日前,貴州90後女幹部張藝涉嫌貪污被提起公訴,據檢察機關指控,張藝工作不到一年即開始實施貪腐行為,案發時她不過25歲,卻已經涉嫌貪污了40余萬元民生領域資金。就在今年3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一份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被告人羅覃柱受賄27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他是1992年出生的,僅比張藝年長1歲。

  當然,並不是説學生官僚化與腐敗年輕化之間存在著嚴密的因果關係,但背後的邏輯卻有著某種程度的共性:年輕人提早被不正之風同化,呈現了與其不相符的圓滑、世故、鑽營。校園裏學生組織的異化,也提供了某種示范與“實習”機會,可以讓學生提早掌握一套潛規則。歪風邪氣,非但沒有被年輕人廓清,反而將其裹挾,年輕人這樣的成長路徑,無疑是不正常的。

  在追問“年輕人怎麼了”的同時,要明白症結不僅僅在年輕人一端。年輕人就如同鏡面,他們的面貌往往是社會某些面相的折射。在中山大學的學生幹部公示引發輿論關注之後,曾有學生鳴不平,他們不少人確實抱著為學生服務的初衷。倘若追根究底,學生組織異化本身就是高校去行政化的子命題,腐敗年輕化也未脫離“扎緊制度籠子”的大語境。年輕人是什麼樣的,未必全是自己的選擇,也是局部環境雕刻的結果。

  面對一些不正常現象,當然需要年輕人振作,保持超越性的認識,而非隨波逐流,甚至樂在其中。同時,年輕人的問題,也理當成為全社會的問題,當他們的老化、異化逐漸提速,也是在傳遞某種信號,不正之風的蔓延存在下沉的可能。我們在期待年輕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同時,社會機制也當留好第一個扣眼,塑造正向的激勵機制。就以學生組織為例,是否可以將其與加分、評優、推免等機制脫鉤,保持其服務學生、鍛煉能力的基礎意義?對年輕人的培養方向,不能只有迎合世俗成功的實用主義標準,應當多一些理想主義的鼓舞,後者埋下的潛移默化的種子,有一天是有凝聚成社會進步的巨大推力的。

  魯迅先生曾説:“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向上”有很多種,魯迅先生的意思當然不是學生組織裏逐級提拔的“向上”,而是道德、人格、理想不斷向上的攀登。(作者:夏研,係媒體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對官僚主義要下重手
    黨員幹部既要在重大原則問題上分得清是非,同時也要在保障和維持群眾利益上有所作為,把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做實。
    2017-12-21 08:48:39
  • 有理也不能“耍官威”
    但身在基層,直面群眾,基層幹部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黨和國家的形象,碰到再大的困難也不能忘記身上的使命和擔當。
    2017-12-22 08:54:08
  • 寬進嚴出 淘汰那些“混”大學的學生
    如果進了大學基本都能畢業,學生就會覺得學不學習無所謂。因此,應該建立淘汰機制,通過“寬進嚴出”提高大學教育質量。
    2018-06-26 08:36:3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到山鄉 豐收在望
秋到山鄉 豐收在望
校內晚托班——放學後的快樂
校內晚托班——放學後的快樂
老民居裏的新市場
老民居裏的新市場
秋風起 曬面忙
秋風起 曬面忙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369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