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年輕人住進養老院”不只贏在現實
2018-08-20 08:22:4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月以來,杭州濱江綠康陽光家園一共新來了14名年輕“住戶”。表面上看,作為“住戶”,他們每月只需支付300元就能住進30平方米的標間,但實際上,他們還有另一重身份——作為養老院招募來的志願者,每月要完成20小時的助老志願服務。

  “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的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主流看法是,這既解決了一部分年輕人“租房難”的問題,又避免了“空巢老人”的困局。

  年輕人當然想在大城市擁有一套自己的住房,一勞永逸地解決“安居”問題,可依目前大城市房價單靠收入,在短時間內恐怕是有困難的。向父母伸手,很多父母也是力不能及的。買房不成那就租房,可是租房現在也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對于空巢老人來説,孤獨又是一種病。統計顯示,我國老齡人口已有1.69億,近一半的老人處于空巢或類空巢狀態,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數量也已達4000萬左右。媒體曾經報道過一位老人感慨,“我最無助的時候,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有一些老人進了養老院,還是處于“精神空巢”之中。他們也想擁抱世界,也想感受年輕人的活力。

  2014年春晚上,蔡明表演了小品《擾民了您》,講述了幾個年輕人鬧騰的事。蔡明堅決阻止孫子把三個年輕房客趕走,講了一段話,“這仨孩子住在這裏雖然鬧騰點兒,但是我可以隔三岔五地上來跟他們進行親切友好的交談。”看到這段,更能理解“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的意義。對于老人來説,這些年輕人哪怕就是“鬧騰”,也是一種生活,一種有希望的生活。

  “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的現實意義不必懷疑,但就目前來看,很難普遍推廣。很多養老院自身床位都不夠,滿足老年人都難,又怎麼可能向年輕人開放。但這也給公共服務供給,以及通過市場手段解決社會問題,帶來了一些啟示。

  現在,沒有一座城市不重視老年人養老問題和年輕人住房問題。前者對應的是養老院,後者對應的是人才公寓。在很多時候,兩者分開,各行其是。相對于未來養老需求,目前的養老院建設存在明顯不足。曾經有人表示,不是資本看不到這塊市場,而是市場存在回報周期,現在還沒有到窗口期,很多資本不知道這一天什麼時候到來,不肯把資金大量積壓在這裏。圍繞年輕人住房問題,也有風險考量——現在建設,未來年輕人買房了,就會出現大量閒置。

  市場擔心,自有道理。如果説大規模養老需求更多體現在未來,那麼年輕人住房更多是現實問題。從表面看,不同群體不同需求,但兩個群體和兩個需求之間,也不是天然對立的。換一個視角,能不能打通現實和未來?用係統思維看待兩種群體兩種需求,就可以找到相通性。比如説,由朝陽和夕陽出發,可以推出陽光工程,建設陽光公寓,具體地講,當下滿足年輕人住房需求,給更多有志在城市打拼的年輕人創造居住條件,而等到十年二十年後,則把朝陽公寓轉變為夕陽公寓,主要用來滿足老年人的養老需要,這既需要政策支持,也需要在選址、結構上更有前瞻性。

  “年輕人住進養老院”不只贏在現實,還贏在未來,其中蘊藏的時間和空間意義,給公共産品供給帶來了思考,這也啟示我們,完全可以通過陽光工程連接現實和未來。 (喬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察爾汗鹽湖
走進察爾汗鹽湖
大漠朝霞醉遊人
大漠朝霞醉遊人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老物件”講述百姓家常事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飛行表演添彩法庫國際飛行大會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329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