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圖書館謝絕兒童進入不應“一刀切”
2018-08-06 08:30:04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據報道,近日,廣東省深圳大學城圖書館出臺“新規”,謝絕14周歲以下兒童入館。工作人員回應媒體稱,該館主要服務于教學科研,未配置少兒讀物,而且由于少兒入館跑動喧鬧,相關投訴意見急劇增加,故出臺上述規定。

  盡管官方表示規定實施後圖書館環境有較大改善,且未引發太大衝突,但輿論對此爭議仍然不小。有的讀者認為圖書館應該秉持開放性,允許兒童閱讀;也有人認為如果圖書館成了家長安置孩子的場所,並不合適。

  其實,國內圖書館限制對低齡兒童的開放,並非深圳大學城圖書館的首創。北京、上海等地的省級圖書館均對兒童採取了有區別的管理措施。

  作為公共圖書館,負有向社會全體成員開放閱覽的義務,無論老幼。浙江杭州市圖書館堅持十多年允許乞丐和拾荒者入內閱讀,就被傳為一段佳話。但是,任何一種公共設施,開放程度越高,對管理水準提出的要求也同步提高。畢竟,公共設施的開放,不能以降低其使用價值為代價。

  現實中,低齡兒童恰恰構成了對圖書館使用價值的威脅。兒童自制能力尚不成熟,難免在圖書館喧嘩吵鬧,甚至破壞開架閱覽的圖書,從而加大管理壓力。一些家長也確實把圖書館當成“托兒所”,在假期把孩子送到圖書館。一些圖書館不光要引導和教育低齡兒童合理地使用借閱功能,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被動承擔起監護責任。

  當然,兒童處于建立人生閱讀積累的黃金階段,他們對公共圖書館的使用權是天經地義的。為了緩解圖書館管理與兒童使用權的矛盾,國內很多公共圖書館採取了分區開放、分別管理的辦法。稍微大一點的公共圖書館均建有專門的兒童閱覽區,並安排專人維護閱讀秩序。如此做法,既保證了整體閱覽秩序,也有利于兒童讀到適合本年齡階段閱讀的書。

  深圳大學城圖書館兼具高校圖書館和公共圖書館雙重功能,雖然它的主要定位是服務于教學科研,但是近年來許多兒童進入,説明周邊社區對圖書館向兒童開放是存在需求的。

  問題在于,這樣的需求是否得到了合理的引導。該圖書館在設計時沒有考慮到兒童需求,那麼現在是否可以彌補,開辟專門的兒童閱覽區、增購兒童閱讀書籍。如今,“一刀切”地謝絕兒童進入,在拒絕“熊孩子”的同時,也難免“誤傷”周邊小讀者的閱讀熱情。

  圖書館向社會開放與維護正常秩序的矛盾終究無法協調,公眾也應作適當反思。據報道,深圳大學城圖書館向社會開放已逾10年,兒童幹擾閱讀的問題一直存在,這麼多年館方和其他讀者對兒童的“容忍”,直到今天頂著社會壓力作出謝絕兒童入館的決定,恐怕並不容易。

  尤其對帶孩子前往圖書館的家長而言,他們有沒有盡到看管好孩子的義務?有沒有在孩子發出喧鬧時及時阻止?無論如何,家長不能把監護責任推給圖書館。

  公共圖書館是否向低齡兒童開放,不應該成為又一個“廣場舞大媽擾民”的爭論。閱讀促進社會文明的整體提高,圖書館是傳播文明的實體空間,理應為營造文明秩序提供范本。在這其中,既需要作為公共服務機構的圖書館積極滿足公眾需求,也需要作為使用者的公眾遵守秩序和公德,不因個體的失序而讓整個社會埋單。(作者:王鐘的,係中國青年報評論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圖書館謝絕兒童並非上策
    從推動公共文化資源共用的角度看,大學城圖書館立足于特色,提供有針對性的服務未必沒有辦法,簡單地一拒了之,不是上策。
    2018-08-01 08:59:20
  • 高校圖書館應有序開放
    在大多數高校圖書館尚無法完全向公眾開放的背景下,加大對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的投入,加強公共圖書館網點建設,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權益、滿足人們基本閱讀需求的根本之道。
    2017-11-10 08:36:36
  • 圖書館不僅是放書架的地方
    無形之中,公共圖書館承擔著某種公共教育的職責,教給人尊重,教人陌生人之間的善意。
    2017-11-08 08:45:3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杭州“西子號” 熱情服務旅客30載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夏日“過林卡” 親近大自然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226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