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嚴駕考離不開最嚴監考
2018-07-13 08:35:2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嚴駕考要想實至名歸、公平公正,也很簡單,那就是要公開透明、社會監督,讓大家都來當監考官

  日益龐大的駕考市場背後,隱藏著一些黑色利益鏈條。在當前高標準、嚴要求的監管下,依然有人可以掏錢就不排隊,且保證順利過關。對于花錢買過的學員,每臺車都有專人從旁提示。考試場地內的多個攝像頭以及負責全程監督的執法人員,顯然沒有起到監控考場秩序的作用。一位在駕校從業多年的教練透露,隨著駕考難度的不斷升級,花錢包過的生意越來越好,最嚴駕考反倒成了部分駕校的生財之道(7月12日《經濟參考報》)。

  駕考要不要嚴?答案自然是肯定的。駕考作為駕駛員準入的第一道關口和開車上路前的必經考驗,理論上説應該是越嚴越好。因為駕考不嚴不細、流于形式,或刻板教條、不切實際,會導致大量不合格的駕駛人領證上路,那等于是給“馬路殺手”們開了綠燈放了行。因此可以看到,近年來相關部門越來越重視駕考工作。有關部門推行“自學直考”等便民措施,盡量為廣大培訓學員提供方便的同時,也在逐步調整完善駕考項目、內容,不斷優化組考方式與規則,使駕考越來越嚴謹、科學、實用。當然也讓人感到通關越來越難。特別是隨著2017年10月新的《機動車駕駛人考試內容和方法》正式落地實施,更被人們稱之為史上最難駕考新規,被視為最嚴駕考,也視為最嚴駕考到來。

  然而,總有些人想在最不該走捷徑的考試路上“闖紅燈”。從報道中反映的情況看,呼和浩特駕考舞弊現象可謂觸目驚心。最嚴駕考之下卻是暗流涌動,黃牛掮客公開叫賣、明碼標價,2500一門,一萬元“零基礎包過”,如果不信的話還可以“先考試,再付款”……人們不禁要問,他們是怎麼做到的?説好的最嚴駕考在這裏緣何變成了“最水駕考”“花錢就過”,這到底是誰之過?除了這裏,還有沒有其他地方也存在類似情況?

  在考試評定全部自動化、考場音視頻全程監控,還有考官現場監督,甚至閒雜人等連進出考場都不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實現花錢買過甚至是零基礎任意過,絕對不是什麼駕校教練和黃牛掮客所能做到的。或許他們只是這場舞弊遊戲中的配角,而真正起主導作用的,還是那些手握特殊權力的幕後內鬼。如果不是他們的默許和掩護,那些現場指點的神秘人恐怕連考場都接近不了。這一點,從他們能拿到黑錢分成的大頭也能看出。正是這些人,用他們看不見的權力之手,扯起了一條花錢保過的駕考舞弊黑鏈。

  總之,最嚴駕考必須配套最嚴監考,最嚴駕考離不開最嚴監考,而更重要的是這種監督不該是“自己監督自己”,就算在考場裝上再多的攝像頭、站上再多的考官,設定再復雜的規則也不能起到預期的作用。説到底,最嚴駕考要想實至名歸、公平公正,也很簡單,那就是要公開透明、社會監督,讓大家都來當監考官。(徐建輝)

  關口要前移

  “花幾千元包過”,不只挑戰駕考公平,更危害公共安全。與其執行不盡合理的責任倒查,不如讓監管責任跑在交通事故的前面,實行關口前移,通過對培訓、考試環節的事前監管,嚴把駕駛員“出口關”。比如,嚴守考試環節,堅決杜絕不學無術的學員拿“關係”和金錢蒙混過關,確保駕駛員技術水準,將交通事故控制在最低限度。特別是,有關部門應從整體制度關照入手,加強各個環節的改革,使整套制度科學化、常態化。否則,僅靠增加駕考難度,不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還可能引發新的問題。湖北 汪昌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重慶長江、嘉陵江、涪江洪水過境
重慶長江、嘉陵江、涪江洪水過境
三峽水庫持續泄洪應對2018年長江第2號洪水
三峽水庫持續泄洪應對2018年長江第2號洪水
塘鵝的“戀愛季節”
塘鵝的“戀愛季節”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多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增多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119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