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撿手機索要報酬,到底丟了誰的臉
2018-06-25 08:29:38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本來是一件簡單的撿手機索要報酬的糾紛,這兩天卻在網上火了。事情發生在寧波,一位剛參加工作的姑娘在寧波工程學院附近不慎丟失一部蘋果7手機,好不容易打通電話,對方是一中年婦女,開口索要2000元報酬。姑娘提出以500元加一箱楊梅表示謝意,中年婦女不僅斷然拒絕,見面後聽到姑娘報警還幹脆把手機摔碎。這一幕都被姑娘和她的同學拍了下來,發到了網上。

  撿到他人財物,一種是拾金不昧,物歸原主,這是值得讚賞的行為;一種是一方主動給予報酬,或拾得者要求給予一定費用,這也無可厚非;第三種就是強行索酬,不給就不還人家,這是最要不得的做法,甚至可能面臨違法風險。遺憾的是,中年婦女恰恰選擇了第三種做法,這不僅是行為惡劣,而且涉嫌故意損壞他人財物(沒有據為己有,所以構不上侵佔他人財物)。

  我對網上罵聲一片,原本也沒多少意見。當一件事情處于法律模糊地帶,或者法律懲罰相對滯後,公眾批評可視為一種必要的道德壓力,或可使作惡者有所收斂。當然這裏有一個度的問題,既不能變成道德的大棒,也不能淪為輿論的狂歡,否則這就是矯枉過正,可能讓事情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在這件事情上,輿論狂歡倒不至于,只是出現了“歪樓”現象。我看到的“歪樓”情形,一種是“地圖炮”,把個人行為拔高到代表整個城市形象,比如有人跟帖指責這是“丟了寧波人的臉”。這不過是一種個人行為,怎麼就扯到“寧波人”頭上了呢?何況,目前連這位中年婦女是不是寧波人都還不知道,憑什麼就斷定這是寧波人所為,代表了寧波人的素質?更荒謬的是,有人連這事情發生在哪裏都沒搞清楚,自認為是發生在杭州,隨口就開始吐槽。或許還可能有別的地方因此“躺槍”,這真讓人無言以對。

  另一種情形,則是典型的“代際鄙視”,以年齡妄斷是非。這不過是一位中年婦女的素質問題,在不少人眼裏,卻成了“大媽”群體乃至整個一代人的問題。有一張相關截圖在朋友圈、微信群上流傳,又是指責什麼“壞人變老”雲雲,感覺這都快成為攻擊中老年群體的“必殺技”了。這種説法之荒謬,根本不值一駁。要論有無道理,只需回去問問家裏老人即可。

  這兩種論調説輕點是“歪樓”,實則為偷換概念、上綱上線。中年婦女索酬不成,惱羞成怒摔手機,這就是個人素質問題,往大了説也不過是財迷心竅,缺乏公共意識,既和她是哪裏人無關,也和她年紀多大無涉。説到底,這就是丟了她自己的臉。所謂丟了哪座城市的臉,本身已經暗含一種錯誤的判斷,即這座城市不會也不該發生類似現象。問題是,除非是在“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社會,否則這是不可能出現的情形。

  人的手指有長短,人性有善惡。多數人認為該中年婦女行為惡劣、品德有虧,這就是個好現象。這説明許多人對是非對錯的邊界尚有清晰判斷,對善惡美醜也有清楚的認知。如果大家都以此為鑒,可以肯定,類似的醜陋現象就會越來越少。(本報評論員 魏英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拾金不昧需要什麼樣的社會共識?
    由此而引發的問題是:拾金不昧者的利益主張,如何才更符合桑德爾教授的“正當獲取利益”原則?
    2017-10-31 08:47:21
  • 獎勵拾金不昧新規值得推廣
    明確應對拾得人進行獎勵可謂立法進步。其中規定,處理無人認領的物品後,公安部門按拾獲財物價值10%的金額對拾得人給予獎勵,獎勵金由同級財政預算安排( 10月13日《南方都市報》 ) 。在國家層面和其他地區的立法中,在平衡拾得人與權利人利益時,有必要借鑒該規定,將拾得人權利法定化、常態化。
    2015-10-14 08:34:50
  • 拾金不昧者的報酬請求權不容忽視
    12日下午召開的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了新的《廣州市拾遺物品管理規定》 (以下簡稱《規定》 ) ,其中明確規定,遺失物自發布招領公告之日起6個月內無人認領的,歸國家所有。而另一方面,權利義務也須是對等的,應充分賦予與保障拾金不昧者報酬請求權。
    2015-10-14 08:22:10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芬蘭歡慶仲夏節
芬蘭歡慶仲夏節
西安交通大學舉行2018年畢業典禮
西安交通大學舉行2018年畢業典禮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開幕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開幕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活動舉行
2018青島國際VR影像周活動舉行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028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