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郵筒是需要珍視的文化符號
2018-06-22 08:29:5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城市發展越來越快,手寫信的人也越來越少。馬路兩側的大郵筒,日日吃灰。誰曾想,上班路上能偶遇郵政小哥來取件。希望這道美麗的綠色風景能一直被保留。”近日,一名杭州市民在街上看到一名郵遞員在郵筒邊開箱取件,他拍下照片傳到網上,並寫下以上感慨。隨後在網上掀起一波回憶殺——“郵筒真的還在啊”“我小時候還有過筆友”“下課會去學校傳達室翻信箱的我”……

  正如新聞所描述的,綠色的郵筒,黑色的郵遞口,加了把鎖的箱門,在手機還不盛行的年代裏,那裏積聚著最濃烈的情感期盼,期盼它能捎來遠方親人、師長、朋友、同學、戀人的關愛、問候、交流或相思。如今,隨著手機越來越普及且智能,不僅能打電話、發短信,還能聊QQ、用微信以及視頻聊天,人與人之間的書信往來與期盼,似乎已經成為了歷史煙塵。曾經為公眾傳遞親情、友情、愛情等情感的郵筒,確實被我們忽略了。

  實際上,郵筒也是需要珍視的文化符號,一個小小郵筒傳遞著綿延數千年的大文化——郵文化、書信文化。我國的郵文化源遠流長,自秦王嬴政于公元前223年在江蘇高郵築高臺、置郵亭,就拉開了華夏與郵文化抹不掉、扯不斷的千世因緣。歷朝歷代文人墨客也為我們留下無數“鴻雁傳書”“魚傳尺素”的詩詞與典故,從“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到“獨下千行淚,開君萬裏書”,都表達了收到家人、老友書信時的無比欣喜與激動。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一機在手、一根網線相牽的當代人,雖不再有“雲中誰寄錦書來”的期盼,但郵文化、書信文化仍屬于彌足珍貴的傳統文化,是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一。在山長水闊、易作別難相見的年代,郵筒以及書信對人們交流情感、互通信息起到了巨大作用,我們理當讓郵筒這個使者不至于成為時代棄兒,消失在滾滾紅塵中。交流情感、互通信息的方式再怎麼變化,我們也不能丟棄這種傳統文化。

  由此而言,盡管使用郵筒的人已經極少了,但各地街頭的郵筒仍然堅守崗位。如杭州主城區街頭還聳立著255只郵筒,郵筒的養護也在繼續,油漆脫落會及時添補,郵筒上有“牛皮癬”會及時清理,郵遞員依然會每天上下午兩次開箱,便是極好的做法。盡管有的郵筒打開空空如也,有的只有少許各類賬單、公對公信件等,裏面不再有最迫切的交流需求,卻依舊承載著最美麗的情感維係,傳承著書信文化中的纏綿情思。可以説,郵筒存在的紀念意義遠遠超過其實用意義。

  由讓網友感懷的郵筒,想到當前走紅的一些書信類文化節目,如《見字如面》與《信中國》。在不寫信的時代,這類節目為何仍會走紅?應該説,走紅的不是書信這種表達形式,打動觀眾的也不是書信這種交流載體,走紅與打動觀眾的是書信背後的一種情懷。為呵護這種情懷,當今每個城市千萬別因業務量減少而取消所有郵筒,還是要保留一定數量,讓它成為城市的一道獨特風景、復古的風景。(何勇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新華網評:讓端午傳統文化更具生命力
    多一些活動載體,多一些傳播樣式,在信息化時代持續傳承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我們的傳統節日和傳統文化將更有魅力,人民群眾的文化自信將進一步增強。
    2018-06-18 13:29:24
  • 在書信中與文化重逢
    文化與娛樂並不矛盾。正如一封封觸動人心的書信,可以跨越時間的長河、空間的隔阻,與今時今地的觀眾心靈相通,那些真正好的文化産品,一定能獲得更長久的生命力和更廣闊的空間。
    2017-01-13 08:47:42
  • 書信是通往心靈的快速列車
    書信是通往心靈的快速列車。兩個人通信,也許只有兩個人才能真正明白彼此的真情實意,但書信這樣一種媒介本身是一種更接近心靈頻率的方式。書信的輕聲朗讀中,沒有搏人眼球的矯揉造作,沒有嬉笑唱跳的歡騰,卻在用心打開每個人的心靈。
    2017-01-05 08:39:1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湖荷花盛開
西湖荷花盛開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019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