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注銷APP為何還是那麼難
2018-06-21 09:03:3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平臺拒不履行義務,反而用主導地位設卡,顛倒了權利與義務,要求用戶提供各種證明來配合平臺。

  近日,新京報記者對微信、微博、支付寶等35款APP進行了能否注銷賬戶的測試,發現摩拜、餓了麼等21款APP應用內沒有注銷選項;快手、花椒直播等APP的注銷需用戶提供手持身份證照片等多種證明;微博需要滿足7項條件;拼多多、QQ的用戶賬號無法主動注銷,餓了麼客服雖承諾“5日內進行注銷操作”,但5日後只是解綁了手機號,本應注銷的賬戶依然存在。

  很多人都有換手機號的經歷,如果想要注銷APP,避免手機號換主人後的信息泄露風險,往往面臨著注銷難的局面。對平臺而言,讓用戶知難而退,保證了用戶數量的穩定,還能繼續維持對用戶數據信息的佔有,所以往往會提高注銷門檻,同時盡可能降低注冊難度。

  新京報記者所實測的這些APP,有不少是熱門的大平臺,它們與日常生活聯係相當緊密,用戶在平臺上積累了大量的個人信息和消費數據,這些都成為互聯網上的痕跡。

  對于數據痕跡,國外很早就有“被遺忘權”概念,要求科技公司應用戶要求刪除涉及個人隱私的信息。中國的法律亦不乏相關的規定,《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明確要求,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在用戶終止使用電信服務或者互聯網信息服務後,應當停止對用戶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並為用戶提供注銷號碼或賬號的服務。

  此外,《網絡安全法》也規定,個人發現網絡運營者違規收集、使用其個人信息的,有權要求網絡運營者刪除其個人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敲打那些設置注銷壁壘的平臺,工信部在今年年初回復網友提問時,也曾經進一步強調,“工信部強調明確,電信業務經營者、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要求,在用戶終止使用服務後,為用戶提供注銷賬號的服務”。

  有明確的法律法規,有工信部的回復,為什麼諸多APP甚至一些熱門大平臺,也缺少完善注銷通道的動力,甚至根本不提供注銷途徑?

  違法成本太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與平臺的維權機制有關。這些互聯網公司因為跨區域的線上屬性,用戶遇到無法注銷的問題時,往往不知去哪裏投訴。用戶們可能會撥打平臺客服,但這等于是把問題推回給了平臺自身來處理。

  再者,現有的法律法規都沒有明確,為用戶提供注銷賬號的服務具體要遵循怎樣的流程。所以,同樣是提供注銷,有的APP可以一鍵操作,但像新京報實測的微博還需要滿足7項條件,快手甚至還得要用戶證明“你的手機號是你的”。

  其實不管是個人信息法律法規,還是工信部的回復,權利與義務的邏輯關係都是很明確的。只是在現實中,一些平臺拒不履行義務,反而用主導地位設卡,把權利與義務的關係搞顛倒了,要求用戶提供各種證明來配合平臺。

  這種不對等還體現在信息的不對稱上——哪怕用戶注銷了賬號,個人隱私信息是被平臺銷毀了,還是平臺繼續保留,用戶依舊無法知曉。

  注銷難本質上是互聯網行業用戶隱私保護脆弱的縮影。法律有必要進一步明確,APP不僅要提供明確的注銷通道,還得盡到配合的義務,而非設置各種壁壘;同時,對于罔顧法律法規的平臺,在完善投訴機制的同時,不妨提高懲罰力度,讓漠視用戶隱私者付出應有的代價。■ 社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航空App做社交不能讓用戶感到“被冒犯”
    不管是旅客的數據隱私,還是涉嫌不正當競爭,都是極其嚴肅的事。把事情做得更妥善,才是航旅縱橫App的應有態度。
    2018-06-14 08:19:00
  • 應用平臺不能成為山寨APP幫兇
    打擊遏制“APP李鬼”、保護消費者權益,手機銷售商或網絡運營商應該盡到對APP軟件的鑒別把關責任,對此,不妨借鑒網絡食品交易平臺的有關規定。
    2018-05-11 08:49:44
  • 手機APP不應“注冊容易注銷難”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各種手機應用程序(即手機APP)層出不窮。通常情況下,這些應用程序的賬號注冊起來非常容易,只要留下一些個人信息即可。但賬號一旦不用,想要注銷起來卻不易。
    2018-05-09 08:55:1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湖荷花盛開
西湖荷花盛開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3013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