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數據高考志願咨詢,有多少噱頭?
2018-06-20 08:21: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今,這些數據被搬上了網,更加容易查詢,也方便得到更精確的計算結果——這對于考生來説,的確提供了一些便利,但要説這是多高超的“大數據技術”,恐怕言過其實了,在我看來,不過是借助新技術面孔出街的騙局。

  據新京報報道,高考過後,面對那麼多學校和專業,如何選擇讓很多考生和家長犯了難,這也讓幫助考生填報志願的輔導市場漸漸火了起來,“大數據預測錄取概率”“專家一對一咨詢”等填報服務五花八門,要價數千到數萬。在某高考志願填報輔導機構官網上,“名師一對一指導”標價5800到50000元。

  填報高考志願,往年的數據確實是重要的參考。在沒有“大數據”的時代,很多人也是對著一本厚厚的“報考指南”反覆計算、權衡。如今,這些數據被搬上了網,更加容易查詢,也方便得到更精確的計算結果——這對于考生來説,的確提供了一些便利,但要説這是多高超的“大數據技術”,恐怕言過其實了,在我看來,不過是借助新技術面孔出街的騙局。

  報道中商家談及的“大數據”,收集的最多是教育行政機構和各高校公開的數據,不過只鱗片爪的數據,不具有保密性,也不具有係統性、全面性;而且,前臺數據本身無法完全體現後臺規則的調整,因此,這些所謂“大數據”基本屬于雞肋,可以做點兒參考,不能以此決策,家長和考生不要被忽悠到。

  以常理而言,高考志願填報這事兒,找個人咨詢很正常,特別是有些新興專業,有必要聽聽懂行的人做些解釋。但填報高考志願這種事情,復雜程度再高,打著個幌子就收取5萬元,也挺荒唐。

  在願打願挨的市場理念中,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市場經濟的自發行為,問題是,這些市場行為明顯帶有欺騙性。一些商家宣傳大數據來自教育部和考試院,完全是欺詐。據記者調查某商家,“據網頁商品介紹,志願一卡通包含教育部5年來各大院校錄取數據、各大院校介紹及特色、各個專業簡析等,考生可按專業、院校、排名等得出報考方案”。客服人員在電話中表示,後臺有10年的教育部報考數據可供參考。

  教育行政機構掌握的數據是用來進行政策設計、計劃調整、戰略規劃,不會向市場出售。即使真有內鬼售賣數據,一是不可能全面,二是違法行為。所以,嚴格意義上講,這些動輒舉著“教育部”“考試院”“招生辦”大旗的,或者是忽悠人的噱頭,或者涉嫌違法。

  説到底,志願填報與過往的數據相關,但最終卻是根據當年的志願填報人數、招生計劃,在投檔結束後確定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準確預測今年高校錄取分數線。這種資訊不對稱是必然存在的,盲目聽從所謂專家的意見,並為之付出高價,很可能得不償失。

  在高考志願填報中,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考生。忽略了考生的興趣和意願,進校之後的專業學習就會成為大問題。高考考生絕大多數都是年滿18歲的成年人,他們有自己的理想和意願,特別是這些在網絡時代生長起來的新一代,他們的資訊容量、自主性大大提升,而不再是“進大學之前對專業毫無所知”的懵懂少年。只有尊重考生的意見,選擇能夠激發學習興趣的學校與專業,才是填報志願的不二法門。(任孟山 學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篡改高考志願案,需要多一些善意
    對那些不是罪大惡極者,我們社會是否能多給他們一些幫助呢?至少這能夠消除一些社會戾氣,培養一些人與人之間的善意日前,山東省菏澤市單縣篡改高考志願案宣判,被告人陳某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被告人對判決沒有意見,不上訴。反思山東篡改高考志願案,一方面,我們感嘆一些年輕人的幼稚與心理失衡,他們可能還理解不了自己一時衝動帶來的嚴重後果。
    2016-10-28 08:32:13
  • 高考志願怎麼能輕易被篡改
    近年來,考場防作弊技術挺完備,防止志願被篡改的技術手段也要跟上,像增加志願改動後的考生確認機制,就很有必要。而讓志願沒那麼容易被篡改,更是眼下亟須解決的問題。
    2016-08-04 08:28:21
  • 天價高考志願咨詢暴露了什麼
    ? ? ? ?教育部明確要求高校公開招生數據,但往往到了高考填志願時,上一年的數據才姍姍來遲。咨詢機構對已經公布的數據進行分析、整理,給考生和家長提供咨詢服務並無不可,但政府部門和高校不及時、主動公開資訊,令考生和家長無所適從,卻是很不正常的。而懂得理性地選擇服務機構,本身也是考生生涯規劃的題中應有之意。
    2016-06-12 08:21:42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和田農民:從挖玉人到採花人
和田農民:從挖玉人到採花人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3006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