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洞庭湖中“私人湖”難拆 真正的利益糾葛是什麼
2018-06-13 08:24:2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同樣是對生態環保形成巨大威懾,同樣是多年難以糾偏,同樣也是等到環保督察組介入才能有實質性改變,如此多巧合的背後,是不是蘊含著某種共同的行政生態?

  在洞庭湖深處,一道高高壘砌的堤壩似“水中長城”,圍出一片面積近3萬畝的私人湖泊,嚴重影響濕地生態及湖區行洪。這道堤壩是當地一個私企老板所建,曾被各級政府數次嚴令拆除,但依舊巋然不動。(新華視點6月11日)

  近日,生態環境部組成督察組,對洞庭湖私人矮圍破壞生態問題開展專項督察。

  在有著“長江之腎”之稱的洞庭湖中,居然有一片法外“私人湖泊”,這確實堪稱一大奇觀。它不僅有損湖區的完整性,也對湖區生態保護、蓄洪功能帶來顯而易見的威脅。這樣一個“獨立王國”存在10多年,當地省市縣三級政府卻都未能徹底整治,其原因顯然耐人尋味。

  擅自在湖區放牧、捕撈、取土、取水、排污,是被明令禁止的。當地政府和相關部門也曾下達了整改和拆除方案。如2015年,因其違反防洪法,湖南省水利廳多次要求當地水利部門採取措施;2016年,沅江市出臺《沅江市拆除洞庭湖矮圍網圍專項行動實施方案》。縱使如此,私人湖泊依然完好。究其原因,有當地幹部表示,對于相關整改措施,具體操作中確有調整,且是“上面”同意了的,“反正是通過了驗收的”。

  私人湖泊起于商人的逐利慣性,但能夠在公開違規操作下形成氣候,被架空的監管才是最大的問題。有説法稱,私人矮圍遲遲難以拆除,是因為相關利益過于盤根錯節。譬如,一方面,商人稱自己在10多年時間裏投入了2億元,如果説是違法,那麼為什麼不早點拆除?現在拆除政府必須給出補貼;另一方面,僅拆遷費就高達數千萬元,到底該如何分擔,也是個問題。由此看來,明明所有人都知道私人湖泊係違規,該拆,但確實是敗在了利益面前。

  在整體上拿利益原因來解釋私人湖泊的遲遲難以拆除,是説得通的,但具體看,這卻可能是一個似是而非的解釋。因為,在拆除時,固然可以説各方囿于成本分擔、利益難協調而退避三舍,但是誰“同意”了整改可以調整?又是誰對明顯不過關的整改下達了“通過驗收”的指令?是從何時開始,違規主體可以與監管力量討價還價了?顯然,公共濕地變成了“私家湖泊”,相關拆除措施難以落地,是不是隱含著某種公共權力的徇私和包庇,這恐怕才是症結所在,也是真正的“利益糾葛”所在。

  這片私人湖泊的神奇經歷,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今年年初媒體曝光的洞庭湖核心保護區300萬根歐美黑楊被砍伐事件。同樣是對生態環保形成巨大威脅,同樣是多年難以糾偏,同樣也是等到環保督察組介入才能有實質性改變,如此多巧合的背後,是不是蘊含著某種共同的行政生態?對此,不能不有所深思,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

  根據最新情況,在生態環境部組成的督察組開展專項督察後,當地政府已迅速採取措施進行整改。面對如此嚴重的、長達10多年的違規問題,上級部門出手才出現轉機,這樣的糾偏路徑,是不是成本太高了?上級部門一出手,整改就能到位,一方面説明,有些問題操作起來,其實沒那麼難,關鍵還是責任落實未到位,給某些責任者留下了太大的僥幸和虛與委蛇的空間。另一方面也證明,凈化環境生態,先得重塑行政生態、權力生態。(朱昌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300萬黑楊種了砍,“折騰”洞庭湖責任誰擔?
    對某些靠破壞環境升遷的官員,如果既往不咎,如何能震懾那些試圖伸向濕地的野蠻之手?
    2018-01-03 08:59:22
  • 新華網評:要加快提高生態環境質量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産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2018-05-23 13:17:31
  • 為長江經濟帶建設立下生態保護規矩
    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關懷和指示下,長江經濟帶建設一定能夠剎住無序開發,避免“建設性”大破壞和“破壞性”大開發,在成功建設“生態長江”“綠色長江”“安全長江”的同時,成功建設“繁榮長江”“發達長江”“先進長江”。
    2018-05-21 08:58:1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彩粽”迎端午
“彩粽”迎端午
“大鼓”出山
“大鼓”出山
把脈“渤海糧倉”促增産
把脈“渤海糧倉”促增産
巧手剪出“世界杯”
巧手剪出“世界杯”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2976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