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騷擾電話理當全面圍剿
2018-06-01 08:41:40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應著重打擊惡意騷擾他人的始作俑者,在實名制背景下,應堅持追溯倒查,揪出元兇。除予以列入黑名單,限制辦理電信業務等懲罰措施外,還有必要完善法律法規

  自4月以來,浙江寧波120接到的樓盤推銷電話數量激增,最多時一天接到90多個。4月至5月下旬一個多月來,竟多達1600余個。經調查,這些號碼屬于寧波聯通,均為北京恒大天創科技有限公司所申請。撥打騷擾電話的主要是四家房地産開發企業(5月31日澎湃新聞)。

  凡使用手機者,沒有接到過騷擾電話或短信反倒有些不正常。這些騷擾電話可能來自商家的反復推銷、促銷,更可能來自違法犯罪分子實施詐騙或恐嚇。普通人經常接到推銷電話,會導致工作生活受到極大幹擾,不勝其煩。像120這種特殊電話如果持續被騷擾並佔用的話,還會耽擱危重病人的救治。因而,除約談涉事責任人外,相關部門還應強化監管和打擊力度,讓騷擾電話真正絕跡。

  一些接到騷擾電話的人,可能是因為購物或辦理會員卡時預留了聯係方式,進而被商家不斷騷擾,也可能是個人信息被泄露,淪為詐騙分子的“釣魚對象”。但還有一些商家則是通過購買相關號段後廣泛撒網式地隨機撥打電話號碼,不厭其煩地向用戶撥打電話。從這方面説,除嚴格保護個人信息不泄露外,關鍵要約束從中牟利的通信部門和商家。

  根據報道可知,撥打騷擾電話的商家主要的目的在于推銷産品,為商家提供號段資源的通信公司恐怕也不是白作貢獻,而是向撥打電話的商家收取一定費用。也就是説,在商家的盈利衝動下和通信公司明知商家撥打騷擾電話而充當幫兇的合謀下,電話用戶成了屢被騷擾的“小白鼠”。特別是,很多騷擾電話要麼是通過改號軟件處理過的虛擬號碼,要麼是商家從通信企業批量購買的號碼。作為普通人,基本上沒有拒絕騷擾電話的權利,即便利用智能手機設置了黑名單,也無法完全過濾掉騷擾電話。

  更讓人氣憤的是,很多用戶投訴無門,如寧波120被騷擾事件,工作人員屢次解釋,依然無法將騷擾電話拒之門外。要不是媒體曝光後相關部門的介入,恐怕連元兇都追查不出。可以説,一些人之所以有恃無恐地撥打騷擾電話,主要在于違法成本太低。

  從法律上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屢次發送淫穢、侮辱、恐嚇或其他信息,幹擾他人正常生活的,可處以拘留或者罰款,但騷擾到何種程度方算“幹擾他人正常生活”並無標準。況且,這些騷擾電話來去無蹤,難覓源頭,很難追查到元兇。極低的查處概率和極小的違法成本,自然讓騷擾電話難以根絕。

  現代社會,人們享受互聯網、移動通信帶來便利的同時,也享有不被騷擾電話擾亂生活安寧的權利。杜絕推銷電話,勢必應全面推行電話實名制,強力打擊改號軟件,讓商家失去騷擾他人的電信資源。要注重強化通信公司責任,要求其提升技術手段,切斷來源不明電話的路徑,尤其不得充當幫兇,為可疑人員提供號段。

  此外,應著重打擊惡意騷擾他人的始作俑者,在實名制背景下,應堅持追溯倒查,揪出元兇。除予以列入黑名單,限制辦理電信業務等懲罰措施外,還有必要完善法律法規,將撥打騷擾電話行為定性為尋釁滋事,視情節輕重追究其行政乃至刑事責任。同時,賦予受害者索賠權,可向惡意騷擾者主張不低于一定金額的賠償,讓其付出高昂代價。全方位圍剿騷擾電話,才能讓人們免遭莫名其妙的騷擾。(史奉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島:花滿島城待賓朋
青島:花滿島城待賓朋
日落特拉凱
日落特拉凱
空軍首支殲-20部隊開展多型新機編隊協同戰術訓練
空軍首支殲-20部隊開展多型新機編隊協同戰術訓練
尋找“三點半”難題的破解之道
尋找“三點半”難題的破解之道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292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