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節省接待經費跨省買酒,問題出在哪?
2018-05-28 08:43: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漫畫/勾犇

  “三公”經費控制越來越嚴,是大勢所趨。但“跨省買白酒只為節省接待經費”的黑色幽默般案例,無疑警示在控費過程中,不能光看數字變化。畢竟,嚴控“三公”經費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減少財政支出,更包括改變支撐不合理支出背後的行政土壤。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前不久,作為湖南省20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的安化縣,一則關于縣公安局違規採購、消費白酒的通報引發關注。通報稱,2016年6月,安化縣公安局違規從貴州茅臺鎮採購了600瓶白酒。截至2017年1月,該批白酒被縣公安局機關食堂用于112次晚餐接待消費,其中用于內部違規公款吃喝22次,用于無公函接待消費90次。

  中央八項規定執行和反四風持續數年後,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行政部門居然還發生跨省採購白酒的違規案例,著實令人驚詫。不過,此事更讓人意外的細節是,相關當事人在接受採訪時均提到,赴貴州買酒是為了節省公務接待經費,在益陽市紀檢部門出具的調查報告中,也使用了“為降低公務接待費用支出”的表述。政府部門違規用酒被查處的案例近年來不少見,可這樣的違規理由還是聞所未聞。

  一個縣級單位,在近半年時間內“消耗”600瓶白酒,到底算不算多?我們先算一筆賬。按照通報,該批白酒是20016年6月底採購,至2017年1月消費完,共用于112次接待消費。按7個月計算,平均每個月消費16次。一個月算20個工作日,也就是每周平均只有1個工作日沒有吃喝。

  一邊是公務接待的量如此大,一邊是要降經費,由此想出跨省一次性“批發”白酒的法子,也算是“用心良苦”。可這種“省錢”之道隱含了一個前提,那就是公務接待必須要喝酒。在該案發生時,益陽市相關規定只要求政府單位中午不準飲酒,尚未在公務活動中全面禁酒。這或算得上是一個制度漏洞。為了把公務接待費用降下來,寧可跨省採購性價比更高的酒,也不願從源頭上減少用酒和接待,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更何況,這批酒有相當一部分還被用于內部的違規公款吃喝。

  至于“瘋狂豪飲”的同時,公務接待經費支出竟然還下降了,不能被這種最淺層的對比所迷惑。據該局財務人員提供的數據,2016年公務接待費(含工會經費支出)為658579.40元,較2015年減少了15%。接待費用下降,這應該肯定。但“豪飲”之下仍可確保經費減少,未必值得高興,這恐怕更多只能説明不合理的接待支出被壓縮的空間原本就太大。

  另據2016年安化縣“三公”經費決算情況,該縣2016年的公務接待費達4121.84萬元,同年地方財政收入為6.75億元,前者佔後者的比例為6%。如此來看,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公務接待支出,是不是還大有壓縮空間?

  “三公”經費控制越來越嚴,是大勢所趨。但“跨省買白酒只為節省接待經費”的黑色幽默般案例,無疑警示在控費過程中,不能光看數字變化。畢竟,嚴控“三公”經費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減少財政支出,更包括改變支撐不合理支出背後的行政土壤。若一些地方減少經費的辦法,僅是通過從零買改批發,從酒店轉移到食堂等路徑“省出來”的,而不是真正的行政作風轉變和理念進化,就很可能埋下反彈的伏筆。□任然(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及時點]“公務不喝酒”也該是一種共識
    公務活動禁酒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出臺禁令只是第一步。但只要咬緊牙關堅持下去,用制度管,靠常態抓,進一步強化硬約束,特別是要完善預算管理、公款支出等制度。
    2017-09-03 13:40:0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杭州:馬鞭草,那一片紫色的花海
杭州:馬鞭草,那一片紫色的花海
四川首次發現細角疣犀金龜
四川首次發現細角疣犀金龜
蝸牛“蔓”步
蝸牛“蔓”步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增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增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896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