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家公園,勿忘荒野
2018-05-09 08:57:1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荒野作為一種生命之源,有野性之美,具教化之功。作為維護荒野價值的國家公園,不僅是一個地理概念、一種精神寄托,也顯現一種思想力量

  始于100多年前的國家公園體制,是目前國際公認的行之有效的荒野保護模式。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保護監測中心權威認定,國家公園“在儲備地球自然場域、保護生物多樣性以及可持續使用自然資源等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國家公園名錄已涵蓋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

  在國家戰略層面,我國國家公園體制建設起步于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雖然起步較晚,但在國家頂層設計下,我國國家公園建設勢頭迅猛。截至目前,已設立三江源、東北虎豹、大熊貓、祁連山、湖北神農架、福建武夷山、浙江錢江源、湖南南山、北京長城和雲南普達措等10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國家公園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自然保護區,更不是一般的旅遊景區,其設立的初心,是要保護荒野的原生態和完整性,並把它們完整地留給子孫後代。而以國家公園的形式對荒野進行保護,更體現了荒野獨特的價值意義。

  荒野被視為生命之源。荒野是所有生命孵化的基質,包括人類自身。在荒野中,舊的物種謝幕,新的物種産生,物種生命體係和自然生態係統不斷更新。走向荒野的哲學家羅爾斯頓曾察覺到人的手掌與蠑螈腳掌之間具有某種親緣關係,由此他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保留和保護荒野,因為“荒野是一個活的博物館,展示著我們的生命之根”。在荒野自然中,生命的奇跡不斷上演,自然界的每一種生物與非生物都具有生命力,都是值得人類尊重和敬畏的生命力量。

  荒野有野性之美。相對于鋼筋水泥叢林結構的現代城市,荒野是一個呈現著野性之美的完整穩定的生命共同體,有著更加純粹和本真的生命特質。從荒野中走來的人類,不僅應該是有著文化氣質的文明人,還應該展現出自身的本真氣息。作家梭羅就曾被這種本真和純粹的野性之美深深吸引。他離開文明的城市,來到瓦爾登湖畔,住進了自己建造的小木屋,獨自體味荒野的野性之美。梭羅坦承:“我之愛野性,不下于我之愛善良。”在大自然的野性之美中,梭羅感悟到了文明荒漠中的野性綠洲,並由衷發出“生于斯,死于斯,葬于斯,此生無憾”的感嘆。

  荒野具教化之功。日益厭倦都市文明的後期印象派大師高更,遠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島,並在那裏創造出自己最偉大的作品《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向何處去?》。也許只有在原始的蠻荒與寧靜裏,高更才能如此深刻地領悟人類的歷史命運。其實,作為人類的一種情結和象徵,荒野一直承載著我們的精神寄托,並參與塑造著人類歷史。早在19世紀末,歷史學家特納就認為荒野具有塑造民族性格的教化功能。其“邊疆學説”正是對這一判斷的係統論證。

  可見,作為維護荒野價值的國家公園,不僅是一個地理概念、一種精神寄托,也顯現一種思想力量。在這裏,人們可以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凈化身心,思考和探究存在的終極意義與價值;在這裏,勤勞、勇敢、獨立、自由、創新等民族性格有可能得以重新塑造。無論是在生存意義上的自然環境基礎上,還是在宏觀意義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甚至是在地球生物圈意義上,“荒野”都是我們必須予以重視並保護的。(葉海濤 作者為東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樹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環境觀
    人與自然具有統一性和同構性。人與自然是一個生態係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2018-04-16 08:50:05
  • “湖長制”意在自然資源“管家”全覆蓋
    要實現對土地、礦産、森林、山川、河流等自然資源資産監管責任全覆蓋,關鍵是建立有威懾力的領導幹部離任審計和績效問責制度。
    2017-11-22 08:49:43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中國演員亮相第71屆戛納電影節開幕式
中國演員亮相第71屆戛納電影節開幕式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803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