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水岸並治為黃河減負
2018-04-27 09:04:43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果説去年‘賀蘭山在哭泣’,那麼,現在則是‘黃河在怒吼’。”近日,寧夏在大力整治賀蘭山生態破壞問題基礎上,直面黃河污染治理存在的突出問題,深挖查擺主要原因,打響新時代污染防治的“黃河保衛戰”。

  寧夏在祖國版圖上有獨特的生態地位,從空中俯視,如果沒有銀川平原像一把綠色尖刀插入沙海,那麼,騰格裏、烏蘭布和、毛烏素三大沙漠將在寧夏會合。阻擋西來風沙的天然屏障賀蘭山、潤澤寧夏千百年的黃河,是造就“塞北江南”的生態地標。然而,在長期以來“開發利用”為主的思想主導下,人們的關注點更多集中于挖多少煤、引多少水、發展多少工業、産生多少GDP,賀蘭山由此成了“煤山”,黃河也成為“取水池”和“容污器”,而其最重要的生態功能卻被選擇性忽略。

  當賀蘭山腹地因無序開採變得支離破碎、滿目瘡痍;當山溝裏流淌著顏色詭異的“紅湯黃水”——我們聽到賀蘭山在哭泣!去年以來,寧夏從政治的、全局的、戰略的高度,對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所有礦山和企業一律關停退出,其中既有國企也有民企,涉及大量人員就業,難度可想而知。寧夏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堅決強力推進,取得顯著成效。財政拿出14億元資金,對賀蘭山破壞山體進行整治修復,並有力打擊盜採行為,賀蘭山正在恢復寧靜、和諧、美麗。

  “天下黃河富寧夏”。黃河自青海發源後一路跋涉,衝出高山峽谷,進入相對平緩的寧夏平原,由于坡降適度、引水便利,寧夏近90%的水資源都來自黃河,所有河流、湖泊的水最終都匯入黃河。一段時間以來,一些地方政府重溫飽不重環保、重生産不重生態的現象長期存在。由于缺乏對黃河的保護和規劃,有的地方奉行“水從門前過,不用也是錯”,一味索取,很少保護;有的市縣為了一時一地的經濟增長,不顧水生態、水環境安全,上一些高耗水、高污染項目,過度排放、隨意污染,使黃河不堪重負。

  當前,全國上下都在重點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寧夏以問題為導向,刀刃向內,主動發起新時代“黃河保衛戰”,並將其作為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一役,是對綠色發展理念的具體實踐,也是對黃河價值認知的深刻轉變。治理黃河污染,不光靠“堵”,更要重“疏”,要全面關閉直接入河湖企業污水直排口,封堵污染黃河的通道,還要下功夫治理好黃河幹支流和主要排水溝,消滅城市“黑臭水體”。不僅要治“水”,更要治“岸”,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人、以水定産,量水而行、因水制宜,科學布局沿黃地區生産、生活、生態空間,從源頭上為黃河減負。不僅要“順流而下”找問題,更要“逆流而上”挖根源,下大力氣調整産業結構,擯棄靠要素驅動的傳統粗放發展方式,堅持創新驅動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黃河保護治理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沿河各省區都要自覺承擔起保護黃河的重要責任,堅決杜絕污染黃河行為,讓母親河永遠健康。黃河流域的九個省區,是我國重要的糧食産區,也是經濟發展的重要板塊,更是重要的生態寶庫。保護好、治理好黃河,絕非一省一地所能為,需要上下遊一起聯動,九省區共同發力,唯有如此,母親河黃河才能永葆健康生命。

  不讓賀蘭山再哭泣,不讓黃河再怒吼,根本在于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構建污染防治長效機制,防止破壞生態和污染問題反復出現、屢禁不止,及時追責、頂格問責、重典治亂,打好污染防治持久戰,加速形成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建設新格局。(作者:王建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工業化和市場化讓黃河變清了
    黃河兩岸的採沙場每年要採走1億噸黃河沙,充當建築材料。古代的治黃者,恐怕打死都不會想到,黃河沙居然以這種方式減少。
    2017-09-27 08:30:30
  • 寧夏西海固扎實推進脫貧攻堅紀實(中):“兩個帶頭人”幹成多個大産業
    ? ? ? ?為了讓西海固貧困群眾早日脫貧,多年來,各級政府投資不減,修路、架橋、建引水工程,扶持特色産業發展等。“發展産業要調整結構,扶貧也要進行機制改革。”寧夏固原隆德縣楊河鄉黨委書記冶文軍告訴記者, 2015年初固原市全面實施“兩個帶頭人”工程,目前已初見成效。
    2016-10-11 08:40:0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8上海國際遊艇展開幕
2018上海國際遊艇展開幕
日本開發出現實版“變形金剛”
日本開發出現實版“變形金剛”
浙江千島湖上演“巨網捕魚”
浙江千島湖上演“巨網捕魚”
山東濰坊:風箏博物館引遊人
山東濰坊:風箏博物館引遊人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275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