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推廣生態葬,不妨學學“北京經驗”
2018-04-08 09:21:0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既然生態葬涉及人們傳統殯葬需求的“舍”,就該讓人們有所“得”,形成某些補償。

  清明節剛過,兩則跟生態葬有關的報道,就引發了輿論關注:一是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李紅兵透露,2017年,生態葬已經佔北京全年總安葬量的44%,每年的增幅還在上升。從“入土為安”到“骨灰撒海”,北京市20多年來的殯葬改革在近幾年顯現出越來越明顯的成效。

  二是今年清明節,武漢14家公墓集中開展免費生態葬,但據《湖北日報》報道,武漢市民政局介紹,早在1997年,該市就開始探索生態葬,但截至目前,僅有約4萬名逝者實行生態葬,選擇率尚不足1%。

  這邊是生態葬已佔北京全年總安葬量的近一半,那邊卻是免費生態葬在武漢的選擇率不足1%,這冰火兩重天的景象,無疑能給生態葬推廣帶來不少啟示。

  網上搜索不難發現,生態葬“叫好不叫座”狀況,並非武漢獨有,而是普遍存在且早已有之的情況。正因如此,該現象頻密見諸報端。而生態葬遇冷,也總被歸因于隆喪厚葬的“傳統殯葬觀念”。

  立足于“薄葬”的生態葬方式跟傳統殯葬觀念存在抵牾,這確實是生態葬推廣的重要制約因素。但要破解生態葬遇冷的難題,就得迎難而上,突破這層制約。

  首先,近年來,有些地方大力倡導推廣的各種生態葬,多採取“不留骨灰、不留碑、不留名”這樣的“無碑深埋”形式。如果從節約土地、資源的角度看,其節約效果非常徹底。但若從與“喪葬”密不可分的憑吊、祭奠功能角度看,這種連“碑銘”也省掉的喪葬方式,又顯得有些簡單。

  因為這意味著,一旦選擇了這類生態葬,後人今後將很可能難以順利地憑吊、祭奠逝者。眾所周知,自古以來,“葬”與“祭”一直都是殯葬文化中密不可分的一個整體。所謂“殯葬”,從來都不僅只是對逝者遺骸的安置,同時也是對生者心靈的一種安頓、慰藉。有“葬”有“祭”,殯葬文化才是全面完整的,有道是“祭者,教之本也已”,“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

  既然生態葬也是一種殯葬形式(“薄葬”不等于“不葬”),顯然也應充分尊重“葬祭”一體規律,不宜強調“薄葬”的同時忽略了民眾“睹名思人”的合理祭祀需求。在這方面,南京的“留名不留灰不立碑獎1000元”等舉措,不乏借鑒價值。

  其次,既然生態葬涉及人們傳統殯葬需求的“舍”,就該讓人們有所“得”,形成某些補償,用補償增添移風易俗的牽引力。

  北京的相關經驗,就值得説道:近年來,北京市出臺多項政策,對骨灰撒海等自然葬進行補貼。2016年,北京市先後制訂出臺《關于健全本市節地生態安葬補貼激勵機制的實施意見》和《節地生態安葬補貼管理辦法》。從2009年開始,北京市就為城鄉無喪葬補助居民喪葬補貼,標準為5000元。自2009年至2017年,全市發放城鄉喪葬補貼共計173015份。在這份喪葬補貼的基礎上,又增加了更多的生態葬補貼。例如,選擇海葬、自然葬都將獲得全免費服務。

  增加補貼、服務之外,北京還積極拓寬生態葬的産品供給,讓民眾有更多的選擇空間,接受余地也更廣。

  要而言之,推廣生態葬,就得針對人們的接受度,多些針對性的“軟性引導”,進而讓人們從接受到普遍認同再到做出選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油菜花黃田野綠
油菜花黃田野綠
梨花爭艷春滿園
梨花爭艷春滿園
美麗博鰲
美麗博鰲
梨花爭艷授粉忙
梨花爭艷授粉忙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647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