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才爭奪戰是城市的“流量”戰爭
2018-04-03 09:08:0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過去十幾年高等教育為我們儲備了豐富的人力資本。經過幾十年發展,我們人才儲備已經更新換代了,從“綠皮車方便面人口”到“高鐵咖啡人口”的轉變已經完成大半。

  臨近一年一度的高校畢業季,搶人的烽火再起。不過,這一波搶人的不是公司,而是一批“新一線”和二線城市。

  送房子、送戶口,簡化各類手續辦理流程,新興城市想盡辦法招攬人才。其實,這也不算是新鮮事,不過是以往“搶人大戰”的加強版。

  搶人大戰背後,是城市與城市間、省份與省份間的競逐。不同的是,一線城市要守成,“新一線”和二線城市則要利用後發優勢反超,這是一場事關城市未來的流量戰爭。

  為什麼搶人才的戰爭在這兩年才打起來?有人説,搶人的時機是房地産去庫存,但搶人戰爭進入2.0版本時,這樣的説法就失之偏頗了。從目前的態勢看,“新一線”及二線城市不是搶買房的人,而是搶相對高素質的人力資本。

  過去中國高速度的發展,有賴于廣泛的人口紅利。農村和小城鎮,向內陸和沿海大城市輸送低價人力資本。現在,因為人口素質高了,人力成本高了,這種低端人口紅利在消失。

  如果我們只聚焦于藍領階層的發展,就會被這種現象迷惑,認為競爭力喪失,也會認為,雁陣結構和騰籠換鳥,只會讓藍領階層分流到其他城市。

  人們忽略的是,第二輪人口紅利時代已經來臨了。過去十幾年高等教育為我們儲備了豐富的人力資本。經過幾十年發展,我們人才儲備已經更新換代了,從“綠皮車方便面人口”到“高鐵咖啡人口”的轉變已經完成大半。

  以往這樣的人才聚集,體現在老牌一線城市,其他城市很難享受這樣的紅利。不過,隨著“新一線”及二線城市基礎設施發展,在産業資本興替以及特大城市的生存環境等多重因素催化下,被集中的人口再度分流。

  藍領階層的人口輪動效應,同樣發生在白領群體中。人力資本輪動的新時代開始了。

  如果人力資本輪動新時代開始,為搶人提供了客觀的物質基礎。那麼,“新一線”和一線城市因人口需求新認識産生的壓力,則是城市發軔搶人的主觀因素。

  城市發展本身就是集中再集中的過程。即便沒遭遇“劉易斯拐點”,人口還是會流向大城市,只有多中心還是單中心的區別。沒有足夠的人氣,區域的中心城市也會擔心被其他區域或者本區域的其他城市發展,擠成邊緣化角色。

  人才的本質還是人口,沒有人口依托就無人才保障。看看中國足球極少的注冊球員數量和眾所周知的足球水平,大概就可以直觀地明白個中關係了。只有高端人才的城市是不存在的,城市繁榮需要一係列豐富的人口配置。城市在“人才大戰”中搶的就是人口,就是承上啟下的中間力量,他們足以為城市人口升級提供穩定的消費基本面和人力資本升級後的供給,又可在此基礎之上,向上輸送升級的力量。

  如果把城市比作App的話,“北上廣”可以説是淘寶或者微信這樣的超級App。它們不擔心流量,期待的是優質流量,所以會凈化生態和升級生態;其他城市則可類比趣頭條和拼多多,要求有足夠的流量,然後再優化流量。兩種城市競爭關係不一樣,自然會衍生出不同競爭策略。

  如果這些搶人頭城市再有一些互聯網思維,或許可以學習一下拼多多和趣頭條吸引用戶的方式,搞一些裂變策略,為自己城市積蓄人力。那些能夠守住千萬級人口規模的城市,才能在大城市間競爭中不掉隊。(和正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629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