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睡個好覺”不該是一個奢侈的夢
2018-03-22 08:53:18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今年的主題是“規律作息,健康睡眠”。中國睡眠研究會2016年公布的睡眠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超過3億中國人有睡眠障礙,且這個數據仍在逐年攀升中。在社會快速發展的今天,“睡個好覺”對不少人來説正在成為奢侈。

  從科學上講,人一天要保持8小時睡眠,遑論有些人一輩子渾渾噩噩如在夢中,保持一個好的睡眠是多麼重要。專家介紹,如果睡眠障礙長期得不到治療和糾正,可能導致全身多個臟器損害,包括高血壓、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內分泌紊亂、免疫功能下降甚至增加誘發癌症的危險。面對嚴峻後果,再看看我國睡眠障礙率達到38%的數據,可見睡眠障礙已經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

  過去很多人對睡不好不以為然,其實睡不好也是一種病。既然是病,就得有人看病。曾有媒體報道,放眼全國,竟然沒有一個睡眠醫師;睡眠診療幾乎包含了“中華醫學會裏的所有學科”,卻鮮有醫院設立專門的睡眠科室……這也提醒我們,必須加快構建睡眠醫學體係。

  上醫治未病,既然是病,就有個預防問題。睡眠是生理功能,也是最容易受到心理和社會因素影響的生理功能之一。就睡眠障礙形成的原因來看,不能忽視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與工作方式的影響。與此相對應,現在社會上甚至存在一種“以睡眠障礙為榮”的文化傾向。

  提到睡眠障礙,很多人會聯想到多年睡不好覺的崔永元。崔永元可能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深為痛苦的睡眠障礙,在棱鏡折射後,竟然成為很多人的羨慕。輿論場上,很多人以睡得早、睡得好為恥,以睡得遲、睡不好為榮。在他們看來,“早睡早起”代表著一種落後的生活方式,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睡覺之前不縱情娛樂,似乎不好意思稱自己是現代人。而且,現在社會是一個有壓力的社會,有壓力的一個表現就是睡不好,若無一點睡眠障礙,似乎自己就是一個沒有壓力的人,也是一個沒有希望的人。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社會發展到今天,過分強調“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可能不合時宜,特別是有些睡得遲、睡不好,還與外在的壓力有關。但是,也不能把無節制甚至放縱的生活方式貼上現代化的標簽,更不能形成“以睡眠障礙為榮”的反向文化。

  2015年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與206名中央黨校第一期縣委書記研修班學員座談時,回憶起自己擔任縣委書記的往事,稱自己當時常熬夜生病,告誡大家不要熬夜,“內在有激情,外在還是要從容不迫”。的確,人生是一場長跑,要把握好節奏,人生也是一場管理,睡眠管理是一個重要內容。無論是通宵達旦地玩,還是通宵達旦地幹,都會影響人生質量。

  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睡眠障礙也可能産生社會問題。現在社會競爭激烈,工作節奏快,對于用人單位來説,有些壓力不可避免地會傳遞到員工身上。必要的壓力是能夠理解的,但是不是所有的壓力都有必要?在現實中,有些用人單位推崇威權文化、加班文化,要求員工無原則服從,無條件加班,領導一時興起,即便到了深夜,也會一個電話打過去。這種壓力傳遞,是不是都有必要?很多企業都在強調現代化,沒有人性化的企業文化,又談什麼現代化的企業治理。

  無論如何,“睡個好覺”不該是一個奢侈的夢。破解睡眠障礙需要發揮社會合力,當下尤需警惕“以睡眠障礙為榮”的反向文化。形成健康的企業文化和生活方式,應當是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綠色生活方式的題中之意。(喬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572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