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時代需要更多“精神世界的拾荒者”
2018-01-25 09:16:3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23日,一場溫暖的展覽在被網友稱為“最溫暖的圖書館”的杭州圖書館開幕。展覽的主角,是打動了許多人的拾荒老人——韋思浩。當天,韋思浩老人雕像正式向公眾展出。這座銅質雕像由熱心人士眾籌,是老人的半身像,加上底座總高度為1.95米,身下是一疊報紙和書籍。(1月24日《杭州日報》)

  在中國人的文化敘事裏,雕像與展覽,是十分神聖的符號。一般人是沒有資格立雕像的,立雕像的往往不是一般人。一個“拾荒老人”何德何能,能把雕像立在圖書館這種地方,而且還辦了展覽,這恐怕是很多人想問的。

  兩年前,一篇題為《杭州圖書館向流浪漢開放,拾荒者借閱前自覺洗手》的報道,將76歲的拾荒老人韋思浩推進公眾視野,老人在圖書館讀書看報的畫面定格在很多人腦海中。然而世事無常,2015年11月,老人因為一場車禍而不幸離開了世界。他的女兒在整理遺物時,意外發現老人捐資助學的證明和受助孩子們的來信,由此續寫了溫暖故事。

  對于這位老人,僅僅用“平凡的人做了不平凡的事”,遠遠不足以概括全部。韋思浩並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生活潦倒,他是一名退休教師,在圖書館讀書看報,源于長期對知識的信仰與追求;他長年捐資助學,自覺洗手看書,則體現了道德文明的一面。韋思浩真正打動人的地方,就在于他既有文化也有文明,既有教育也有教養。網友把他稱為是“精神世界的拾荒者”,已然説明瞭一切。

  一個故事的價值,放到時代背景下觀察,會有著更清晰地發現。人們為韋思浩老人感動,何嘗沒有時代大背景的原因。文化與文明,是輿論場經久不衰的核心議題,幾乎每過一段時間,就會以公共事件的形式表現出來。這是一個最應該講文化講文明的時代,但在事實上卻是一個引發文化與文明焦慮的時代。在人們心中,痛莫過于“讀書無用論”的盛行,國民閱讀率始終不盡如人意,傷莫過于有文化的人變成了“精致利己主義”,身上看不到應有的文明與教養。

  所有的改變與努力,都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什麼才是更好的自己?拋除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上升到精神層面,“最好的自己”,應該體現在文化與文明、教育與教養上。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所以要重視知識的價值,應該努力成為一個“讀書人”。很多人把文化與文明等同,但事實上,有文化的人未必講文明,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未必有教養,所以還要追求心靈“詩意地棲居”,要成為精神上大寫的人。

  老人的故事溫暖了一座城,感動了一城人,正是因其身上閃耀的文化與文明、教育與教養的光芒。在人們看來,這才是一個“更好的自己”,這樣的人多了,這才是一個“更好的社會”。想把這個溫暖的故事留下來,前後不過1個多小時就完成了“眾籌老人雕像”愛心行動,設計制作雕像的工藝美術大師把眾籌費用全部捐出來,老人女兒接力父親的愛心……其實都是受到這種精神的感召,都想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為一個“更好的社會”添磚加瓦。

  時代需要更多“精神世界的拾荒者”。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崇高的人,但一個社會應該禮敬那些崇高的人。“精神世界的拾荒者”,以對文化與文明、教育與教養的追求,散發著內心崇高的光芒,溫暖和打動了這個世界。(東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 網紅圖書館,但願“紅”過之後好讀書
    天津濱海圖書館花巨資將外表打造得漂亮點也沒什麼錯,畢竟國富民強了,在公共建築上花點血本,于美育的熏陶只有好處。但只是圖書館的本業不是吸引人來參觀建築,而是要吸引人靜下心來閱讀,這個讓人靜下心來的東西,就是優秀的書籍。
    2018-01-24 09:35:36
  • 高校圖書館應有序開放
    在大多數高校圖書館尚無法完全向公眾開放的背景下,加大對政府設立的公共圖書館的投入,加強公共圖書館網點建設,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權益、滿足人們基本閱讀需求的根本之道。
    2017-11-10 08:36:36
  • 圖書館不僅是放書架的地方
    無形之中,公共圖書館承擔著某種公共教育的職責,教給人尊重,教人陌生人之間的善意。
    2017-11-08 08:45:3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歡樂春節”巡演走進塞浦路斯
“歡樂春節”巡演走進塞浦路斯
海洋環保 寓教于樂
海洋環保 寓教于樂
大紅燈籠高高挂
大紅燈籠高高挂
扶貧的紅燈籠
扶貧的紅燈籠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2311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