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基層幹部為啥易挨罵
2018-01-05 09:12:2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幾天,記者在西部某省和一位鄉鎮黨委書記進村調研農村養老問題時,被幾戶村民“圍攻”了。

  山裏的冬天幹冷,陰了一上午也沒下雪,直到太陽偏西才憋出一點雪粒。記者和這位鄉鎮黨委書記從鎮上出發,在山上開車繞了一個多小時,來到了一個位置逼仄的村子。

  下車後,記者正彎腰取設備,感到後面有人拽,回頭一看是一位40多歲的大姐,人粗壯,臉上帶著常年日曬形成的暗紅色,嘴唇幹焦。

  “什麼時候給俺家放貸款?”這位大姐直接衝我來了一句,語速很快,音調有些懟。

  記者一愣:“大姐,我不是銀行的,放什麼貸款?”

  “我知道你不是銀行的,鎮上的(幹部)吧?!憑什麼別人有,到我家就沒了,還講不講公平!……”大姐有些激動,一只手抬起來作勢要抓住記者的衣領。

  記者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拿眼睛一掃,只見那位鎮黨委書記站在幾十米遠的地方,盯著晾曬在木架子上的甜蕎麥出神,一副“我不認識你”的樣子。

  大姐的語速越來越快,正當記者手足無措的時候,村上的支書匆匆趕到,大姐立馬調轉火力,衝著支書罵了起來。村支書一開始還爭辯幾句,後來幹脆不再回嘴,低下頭只管抽煙。

  記者在一邊站了半天,才大概聽明白了。原來,這位大姐一家4口人,3個勞動力在外打工,日子還可以,但去年底家裏因病返貧,今年被認定為精準扶貧戶。

  以前的精準扶貧戶除了享受精準扶貧政策以外,還有5萬元的精準扶貧貸款,政府貼息。這個精準扶貧貸款政策是省上2015年開始實施,到2016年全部發放完畢,今年精準扶貧貸款的政策沒有了。鄉鎮和村上的幹部多次講解政策,但這家人一直想不通,在村上、鄉鎮上見到幹部就反映。

  趁著村支書頂在前面,記者得以脫身走訪了幾戶特困老人。兩個小時過去,回到車前一看,人更多了。鎮黨委書記説破嘴皮子,大家的回應就是6個字“不公平”“不相信”。

  天擦黑了,雪越下越大,大家逐漸散去,鎮黨委書記和村支書被罵的一臉頹色。往回走的車上,記者和鎮黨委書記有了一番交談。

  “你們鄉鎮的幹部經常挨罵嗎?”“也不是,這個村是特困村,我和鎮上的幹部每周都要來入戶,村民主動管飯。”

  “那大家怎麼不給你留點情面,説罵就罵?”記者問。

  鎮黨委書記望著車窗外的禿山,過了一會答非所問地説:“其實大家都知道政策變了,但5萬元是幾年都掙不來的大錢……”

  鎮黨委書記説,每每遇到這種導致“一樣人兩樣對待”的政策變動,必然挨罵,基層幹部挨的罵,一多半是由政策變動導致的。

  記者忽然記起,2015年到另一個省份採訪,和一位鄉長實地調研易地搬遷扶貧,被多位村民追著反映搬遷補貼問題。當記者停下腳步拿出筆記本,村民呼啦圍了上來,一致聲討鄉鎮領導和村上的幹部處事不公。

  村民反映,去年和今年鄉上對村子進行分批扶貧易地搬遷扶貧,但只有第一批搬遷戶補償款是4萬元,剩下的幾批都只有2萬多元。村民越想越覺得這裏面肯定有貓膩,于是到處“要説法”,也越來越不給鄉上和村上的幹部好臉色,見了面搭個腔話裏都帶著刀子。

  那位鄉長在旁邊定定地聽著,一臉苦笑。等村民説完了,鄉長才走上前來,當著村民的面跟記者道出原委。

  原來,這個村由于居住分散,戶多人多,加上很多村民對搬遷後的生産生活心裏忐忑,遲遲下不了搬遷決心。于是鄉上就先動員了村上最困難的幾戶,作為第一批搬下山,當個示范。2014年第一批搬遷戶搬遷時,省上國土廳有一個專項,對貧困戶危房改造進行補貼,每戶1.5萬元,每個鄉鎮名額有限。鄉上考慮到這個村子貧困程度深、搬遷任務重,就把名額集中使用到第一批搬遷戶裏了。

  轉過年這個專項沒有了,但村民不相信是政策變動錢沒了,都認定是鄉上有錢不給,故意“看人下菜碟”,覺得背後有“黑幕”,拿到4萬元補貼的肯定是“走了關係”。

  “這個村家家戶戶窮富差不了幾毛錢,但補貼差了一萬多,這事擱在誰頭上都不容易接受,但鄉上確實沒辦法,專項不用上面要追查,用了就要挨罵。”鄉長説。

  記者在下鄉調研時,發現基層幹部因政策變動挨罵的情況並不鮮見。許多縣、鄉、村的領導幹部告訴記者,像精準扶貧這樣的大戰役,涉及的人數多,地區廣,時間跨度大,地方的政策設計一定要長遠,要有持續性,政策紅利只可增不可減,一旦有中斷或者取消,造成的基層矛盾嚴重影響幹群關係和工作推進。

  眼下,離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滿打滿算還剩下2年時間,但有些地方還政策天天變、標準左右擺,耗虛功,瞎折騰,不是在發展致富産業、解決實際問題上下功夫,而是從統計學上找捷徑,日夜不停改數據、報材料,不僅讓幹部深陷其中,精準扶貧戶也“見表色變”。

  記者前段時間到一個貧困地區採訪,有些包村幹部告訴記者,因為上面政策經常變,上面一變,各種報表、統計就得重新做,都需到貧困戶家裏重新測算,有的貧困戶煩不勝煩,對幹部印象也逐漸變得不好,認為幹部是在搞虛的,不扎實,不是真心想幫助脫貧。

  “你相信嗎,有一次我去一戶貧困戶家裏入戶,大門關著,我就在他家院墻外打電話,聽著院裏電話響,接通了我就問你在家嗎,電話裏竟然説‘我不在’。”一位駐村幹部訕笑著説。

  “省上領導是貴人,縣上領導是好人,鄉鎮領導是壞人,村上幹部不是人。”這個順口溜記者在多地聽幹部和群眾説起。其中蘊含的東西值得細細品味,時時警醒。(姜偉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上級甩鍋基層” 是權責錯位
    我們黨之所以持之以恒地反“四風”,就是因為“四風”問題不僅對黨和國家的事業建設危害巨大,也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在百姓心中的形象。
    2017-12-28 10:23:14
  • 新華網評:基層黨組織需要這樣的“領頭羊”
    我們的事業需要千百萬人一起努力,我們的夢想需要無數幹部共同奮鬥。建設一支守信念、講奉獻、有本事、重品行的基層黨組織帶頭人隊伍,黨的執政基礎就能堅如磐石。
    2017-12-26 11:24:02
  • 基層呼喚更多“狗不咬幹部”
    時代在變,群眾對鄉鎮幹部的期望沒有變,鄉鎮幹部為群眾服務的宗旨沒有變,牽挂群眾的為民情懷也沒有變。
    2017-12-08 08:52:52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幻影雪秀“添彩”雪博會
出“冰”芙蓉
出“冰”芙蓉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昆明滇池遊客雨中邂逅紅嘴鷗
多地迎來降雪
多地迎來降雪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21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