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咬的是文字 嚼的是文化
2017-12-22 08:54:0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至年末,各大機構評選的各類熱詞、流行語、年度漢字,總會引人眼球。但較之過眼雲煙式評選,《咬文嚼字》雜志社每年公布的十大語文差錯,生命力和影響力要更為持久一些,對人們修正語文差錯、涵養語言習慣也大有裨益。

  從2006年開始,《咬文嚼字》每年年底都會公布年度十大語文差錯,已經成為其品牌項目,甚至成為許多人對這本雜志的最大期待。究其根本,就在于它糾錯的專業性。有一些差錯,人們常用常錯也始終搞不明白;還有一些差錯,大家甚至從未意識到有問題。比如,在今年公布的差錯中,就有將“起訴狀”誤寫成了“起訴書”的,將“青蘋之末”錯用為“青萍之末”的,還有混淆“城鄉接合部”和“城鄉結合部”的,等等。《咬文嚼字》通過翔實的論證,幫助人們弄清楚對在哪裏、錯在何處,而且經常給人醍醐灌頂的觸動。這一點在説明“風起于青萍之末”不合常理時,表現得就格外明顯——“因為‘萍’指水生植物浮萍,其葉片貼在水面上,不會隨風而起;而‘蘋’是一種草本植物,其莖橫臥在淺水的泥中,葉柄伸出水面,只要水面有風,就像測風儀一樣輕輕搖動。”這便是專業的力量。

  從某種意義上説,《咬文嚼字》的專業還在于敢于挑戰權威或大眾的語言習慣,有時候甚至是數億人的習慣。比如,今年2月央視開播的《朗讀者》一期節目中,濮存昕和董卿強調老舍的“舍”應該讀作shè,在觀眾中産生很大的影響。《咬文嚼字》卻根據老舍“字舍予”(“舍”即舍棄,應讀第三聲),以及老舍生前自己也讀shě,認定這是一個差錯。再比如,2012年認定“甄嬛”的“嬛”不念huán,而應該念作xuān,一時令國人嘩然。盡管也有爭議,但相較于人們的習慣,《咬文嚼字》更強調探究語言根本,判斷對與錯並不受使用者多少的影響。也就是説,既不會顛倒對錯,嘩眾取寵;也不會人雲亦雲,被流行綁架。在當下略顯浮躁的流行文化和傳播格局下,《咬文嚼字》對專業的堅守尤為值得稱讚。

  網絡時代,人們越來越依賴電腦和搜索引擎。這確實為人們的工作生活提供了極大便利,卻也讓一部分人在知識更新上變得懶惰起來。過于依賴網絡,有時候錯誤知識會傳播得更加廣泛,甚至還會被後來的網絡搜索者誤認為就是正確答案。還拿“青萍之末”來舉例,當筆者用鍵盤敲出這幾個拼音時,呈現出的便是“青萍之末”,而不是也沒有“青蘋之末”。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百度搜索中,而且大部分網頁都解釋説“青萍之末”出自宋玉《風賦》:“夫風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咬文嚼字》查證卻發現,《風賦》寫的是“青蘋之末”。如此看來,網絡是在以訛傳訛了,所以就難怪馬雲主演的功夫影片的主題曲《風清揚》也會延續錯誤。假如沒有較真的《咬文嚼字》,沒有人在漢語使用上究本溯源、明晰對錯,估計錯誤知識還會加劇傳播。雖然説語言的使用也要與時俱進,也會受到流行文化和大眾習慣的影響,但不管怎樣,根源性的東西不能忘記,其中飽含著中華文化的獨特魅力,人們也應該更多地推動對的東西傳播。

  《咬文嚼字》咬的是文字,嚼的是文化。它不僅僅挑錯字,還挑文史知識的錯誤。透過對語言和知識的還原,《咬文嚼字》不僅展現了求真務實的專業精神,還幫助人們修正錯誤,認識漢語的博大精深和中華歷史的豐沛厚重。這是極其難得的價值體現,也是《咬文嚼字》的可貴之處。(丁建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熱詞中的時代記憶和大眾情感
    生活中,每天都會涌現大量新詞、熱詞,這些凝練個性的詞語,是現實生活的一面鏡子,它不僅記載著本年度人們身邊發生的種種事情,也傳達著人們對事件和生活的態度。
    2017-12-21 08:48:3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廈門港集裝箱年吞吐量突破一千萬標箱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澳門特區政府舉行酒會慶祝澳門回歸祖國十八周年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乘坐有軌電車 遊覽廣州地鐵博物館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大熊貓盡享冬日暖陽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149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