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眾媒體應禁投非處方藥廣告
2017-12-11 08:35:2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洗腦神藥”事件才剛開始,其中奧秘亟待權威部門調查清楚,給個説法。有關部門應及早修訂法規全面禁止非處方藥在大眾媒體上發布廣告。只有將每一個案,轉換為促進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抓手,才能及早全面建立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係。

  近日,網絡出現題為《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的文章,質疑莎普愛思滴眼液的療效。12月7日,上市公司莎普愛思緊急申請停牌。之後,上交所及浙江證監局同時發函,要求莎普愛思結合藥品上市前後的試驗及審批情況,詳細説明公司産品莎普愛思滴眼液的療效情況,説明近三年廣告費用、研發費用的真實性等多項問題。

  目前,全世界范圍內治療白內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術,這是眼科醫生的共識。然而,莎普愛思卻突破了常識的束縛,憑借“預防治療白內障,認準莎普愛思”的廣告宣傳,取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數據顯示,莎普愛思滴眼液僅2016年就賣出了2800萬支,年銷售額7.5億元。同年,産品單一的莎普愛思公司廣告費用支出高達2.6億元,而藥物研發費用只有0.29億。從這組數據不難得到結論,莎普愛思主要憑借在電視等大眾媒體投放廣告,創造性地在中國培育出了一個白內障治療藥物市場,並在其中大賺利潤。

  然而,這種商業營銷方面的創造性,卻是最令廣大眼科醫生痛恨之處。有許多老年人出于對手術的莫名畏懼,而寧願相信某些宣傳廣告,認為滴滴眼藥水就能治好白內障。一些患者因為長時間使用藥物,不僅導致生活質量下降,而且延誤了治療,最終把一個白內障小手術就能解決的問題,拖延成了更大的眼部手術,這種現象令許多眼科醫生痛心不已。

  目前,有關部門已經發函,要求莎普愛思“交代”藥物療效等問題。其實,有關公司需要交代的不僅是現實問題,某些“歷史問題”也要交代清楚。公開信息顯示,莎普愛思公司此前主要在醫院進行推廣,但滴眼液作為處方藥在醫院推銷受阻。之後,2004年,監管部門批準莎普愛思滴眼液轉換為OTC藥物,也就是可以在大眾媒體上打廣告的非處方藥。從此,有關滴眼液便以強大的廣告攻勢開路,直指病患,開啟了不同凡響的吸金之旅。

  據介紹,有關滴眼液中含有防腐劑,長期使用會損傷角膜,而有些患者根本不是白內障,看了廣告也隨便亂滴,不僅可能損傷視力,還耽誤了治療。這裏存在一個疑點,為何具有一定毒性及其他潛在影響的處方藥,竟能隨意轉換為患者可以自選、自購、自用的非處方藥?本來是處方藥且具有“毒性及其他潛在影響”的莎普愛思滴眼液,可以改走非處方藥的“平民路線”,這其中一定有著不平常的過程,個中玄機有必要交代清楚。

  早在2012年底,就有媒體報道,國家有關監管部門正在醞釀修改《藥品廣告審查辦法》,修訂方向是禁止非處方藥在電視、報紙等大眾媒體上發布廣告。然而,五年時間過去了,“大眾媒體禁止發布非處方藥廣告”,這件事情卻沒了下文。有關部門難道不應對此有個明確説法嗎?

  其實不用有關部門解釋,答案也是明確的。莎普愛思滴眼液的廣告營銷戰,是醫藥界的“極品”但絕非個案。非處方藥廣告禁令之所以難以成行,就是因為眾多制藥企業的反對。回看2016年醫藥類上市公司年報可以發現,重金砸向廣告者不在少數,有多家公司的廣告費達到上億元。

  “洗腦神藥”事件才剛開始,其中奧秘亟待權威部門調查清楚,給個説法。之後,有關部門還要從個案處理,轉向具有普遍性的制度層面,及早修訂法規全面禁止非處方藥在大眾媒體上發布廣告。只有將每一個案,轉換為促進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抓手,才能及早全面建立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係,實現為人民群眾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務的目標。(樊大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寒冬“熱”建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寒冬“熱”建
新疆綠皮“小慢車”駛出“快”生活
新疆綠皮“小慢車”駛出“快”生活
安徽廬江:藍莓入冬時 紅葉滿山坡
安徽廬江:藍莓入冬時 紅葉滿山坡
雲南南澗:冬日櫻花醉遊人
雲南南澗:冬日櫻花醉遊人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2088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