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租房可落戶”:租房“賦權”時代正到來
2017-07-30 07:57:1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租房可落戶”“租購同權”,就是彌補租房和買房所能享到的權利差距,分流“買房才能成‘市民’”堆積的市場風險。

  租房者的利好不斷:28日無錫發布了“租房可落戶”的新政,鄭州、揚州、濟南等多個城市近期也已提出或醞釀提出類似舉措。其中,把租賃房屋納入“合法穩定住所”范疇成新趨勢。業內人士認為,若租房不能落戶,租購同權便無從談起,更多城市或跟進租房落戶。

  自7月中旬廣州出臺“租購同權”的政策以來,包括住建部及各地有關住房租賃市場的動作就未停歇過。在此背景下觀照“租房可落戶”,它無疑預示著,我國的租房“賦權”時代即將來臨——更多教育、戶籍等市民化權利,將被賦予承租人身上,並成為平抑房價的工具、加快城市化進程的重要載體。

  在我國,租房一族是個龐大的群體。據統計,目前我國約有1.6億人在城鎮租房居住,佔城鎮常住人口的21%。從數量來看,我國租房人口規模雖然不小,但從橫向來比較,我國住房租賃市場還處于發育不足的階段。我國目前住房租賃市場租金交易額只有美國的1/3,而且主要集中在一線城市;跟日本房屋的租賃和持有比例(4:6)比,也難言合理。

  我國住房租賃市場得不到民眾青睞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戶籍、醫療、教育、就業、養老等市民化權利幾乎都是與住房産權緊密捆綁,以至于買房成了享有市民化權利的唯一途徑。

  從宏觀經濟角度看,我國住房銷售市場已面臨“天花板”,房地産泡沫可能是存在的“灰犀牛”風險隱患,房貸風險還有可能導致另一只“灰犀牛”(即銀行不良貸款)失控。無論是讓很多工薪族望“房”興嘆的房價,還是房貸引發的家庭債務佔比,都表明了住房市場改革已箭在弦上。

  而無論是租售同權,還是在二三線城市中蔓延開來的“租房可落戶”,都由此而生,其指向都很明顯:以健康良性的住房租賃市場滿足市民的房子“住有所居”需求,從而分流住房購銷市場的風險,已成不二選擇,而在入學、落戶等方面賦權租房者,則是重要前提。

  事實上,國辦2016年曾下發《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規定了大中城市均不得採取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等方式設置落戶限制等。這也為無錫、鄭州等多地推“租房可落戶”的頂層設計提供了依據。

  切斷了買房和市民化權利實現的“租房可落戶”,對接了很多人期許。當然,就眼下看,很多地方的“先行嘗試”仍有改進空間。

  比如,在兼顧城市人口承載容量的情況下,盡量降低“租房落戶”的年限門檻等,並跟居住證保障的權利銜接;再比如,不能把租房者落戶的前提設為“房屋出租人戶口遷走”,以免權利分割的衝突,涉事各地可參照鄭州的模式——在城鎮以社區為單位,設立社區公共戶口,租房者可落戶到社區公共戶口上,並降低該戶口跟個人戶口的“梯度差”。

  有人感慨,“我不是在買房,而是在買生老病死的權利。”“租房可落戶”“租購同權”,其實就是在以給租房者賦權更多的方式,彌補租房和買房所能享到的權利差距。在這些政策的召喚下,租房“賦權”時代正在到來。

  考慮到很多人買房圖個心安,“賦權”租房者也得確保獲得感的真實性與連貫性,進而為租房者提供更穩定的預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潔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加州西瓜節”在洛杉磯舉行
    “加州西瓜節”在洛杉磯舉行
    山西渾源:恒山腳下荷爭艷
    山西渾源:恒山腳下荷爭艷
    臺風“納沙”登陸福建福清
    臺風“納沙”登陸福建福清
    走進警營迎“八一”
    走進警營迎“八一”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6112140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