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父母在孩子心中已經死了是社會的悲哀
2017-07-26 08:18:0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論是無監護留守兒童,還是有監護留守兒童,最需要的還是全社會的關心和愛護。他們的青春不該荒蕪,更不該有仇恨。

  要有多大仇,才會讓一個孩子詛咒父母“已經離世”,認定其對自己“幾乎沒有影響”? 7月21日,北京上學路上公益促進中心發布的2017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白皮書顯示,11.4%的孩子稱自己父母月內離世,這一比率明顯高于中國年平均死亡率。另外,農村學校學生中,因父母均外出而無人照料的留守狀態學生佔近三成。而這些兒童中,超一成農村完全留守兒童與父母一年不見一面。

  對于監護情況差的留守兒童,民政部明確提出,地方各級民政部門要將摸底排查中發現的無人監護、父母一方外出另一方無監護能力的農村留守兒童花名冊,通報給同級公安機關。公安機關應及時會同村(居)民委員會聯係外出務工的留守兒童父母,責令其立即返回或確定受委托監護人,並對其進行教育、訓誡,要求其依法履行監護職責。(《新京報》7月23日)

  聽上去,這是個好辦法。留守兒童有了父母的陪伴,可謂皆大歡喜。但問題要是真這麼容易解決,就好了。根據調查顯示,華中、西南、西北三個地區的完全留守兒童佔55.8%,也就是過了半。這三個地區恰恰是時下的欠發達地區。那裏的家長為何熱衷于外出打工?答案不言而喻。調查還顯示,有近40%的農村完全留守兒童只能與母親見面1到2次。天底下又有多少忍心棄骨肉于不顧的父母呢?他們未能和自己的孩子見面,主因恐怕還是現實條件的限制。強令無監護兒童父母返回,等于將留守兒童問題的責任統統推到了他們頭上。這些為下一頓飯而煩惱的父母,扛得起麼?

  兒童怎會無監護?根源還在中國經濟、教育資源分布的不平衡狀態。父母雙雙外出,恐怕和經濟狀況的窘迫不無關係。即使落後地區的無監護兒童父母統統留守,在缺乏教育方法、經濟基礎的情況下,能否給孩子們一個美好的未來仍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白馬鎮少年事件就是一個值得深思的例子。2016年,廣西玉林白馬鎮的三名輟學少年對一名智障男子進行毆打,並致其燒傷死亡。據報道,其中一位少年“父親多病,母親是上世紀九十年代花1000多塊錢從越南買來的媳婦,他們都管不了小鋒,只好由著他的性子去”。如果不能為這些留守兒童負責,即使父母在家也無濟于事。

  民政部將目光聚焦于無監護兒童,並不意味著有了家長的監護,一切就可以高枕無憂。事實上,部分家長將留守兒童交由爺爺奶奶或親戚來看管,而他們能不能盡到監護責任,沒有人敢打包票。7月 23日,連雲港市東海縣兩名留守兒童模倣電影 《蜘蛛俠》中的情節,爬上觀光電梯頂部,結果被困,幸虧被巡邏至此的民警及時發現,才避免一起慘劇的發生。經調查,因爺爺奶奶年紀較大,對孩子疏于管理,孩子經常自己出門玩耍,結果險釀悲劇。

  當然,引導無監護兒童父母回家的初衷無疑是正確的。但這不是一把萬能鑰匙。無論是無監護留守兒童,還是有監護留守兒童,最需要的還是全社會的關心和愛護。他們的青春不該荒蕪,更不該有仇恨。父母在孩子心目中已經死了,這不僅是家庭的悲哀,更是整個社會的悲哀。對此,沒有人可以袖手旁觀、無動于衷。(李勤余)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浙江:冰洞避暑遊
    浙江:冰洞避暑遊
    盛夏消防練精兵
    盛夏消防練精兵
    情暖太行山區留守兒童
    情暖太行山區留守兒童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發現”號在南海採集到大量冷泉生物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09112138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