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清除行業協會背後的權力影子
2017-07-25 09:19:0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本輪以“放管服”為重點的轉變政府職能行政改革中,行業協會亂收費成了政企關注的焦點。于企業而言,伴隨著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深入,“萬裏長徵圖”不見了,行政收費項目大幅減少,但一些行業協會亂收費的苗頭卻開始浮現;于政府而言,盡管今年2月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行業協會商會不得強制企業入會或違規收費,但一些地方仍缺乏積極主動意識,清理工作推進緩慢,有的甚至頂風行事。《人民日報》日前披露,國務院第九督查組降成本小組在山東鋼鐵集團走訪核查發現,該集團及其下屬公司2016年到今年上半年,共向100余家行業協會繳納會費等費用達500多萬元,且當地“很多企業都有此苦惱”。

  按照《中國行會制度史》所述,行業協會是介于政府與企業、個人之間的社會組織,早在隋唐時代就已相當流行,名副其實的“自古有之”。從性質上説,它是民間自治組織,法律上的“社團法人”;角色上,則是代表協會會員共同利益,負責行業內部規范管理,與政府和其他組織溝通協調。單純就服務會員來説,筆者並不反對行業協會收取會員費,甚至各盡所能予以額外的支持都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就在于,這種收費無論標準如何,要建立在成員單位自願基礎之上。現實中,我們看到很多企業一方面對部分行業協會收取會員費、讚助費叫苦不迭,認為很多是巧立名目的亂收費,沒有享受到什麼服務,另一方面卻又無可奈何地奉上荷包。為什麼企業不願拒絕這些原本不應該具有強制屬性的亂收費?直接退出不行麼?這才是耐人尋味之處。

  企業鮮見公開向行業協會亂收費叫板,恐怕與很多協會背後的權力影子有直接關聯。正如一位企業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道出的“真諦”:“這些協會雖然都號稱是自願加入,但背後都有政府部門的身影。如果不繳納會費,企業安全生産資質或商品出口配額就會受阻,因此,會費成為企業的硬性開支。”分析起來,主要有兩種形式:一是行業準入和相關許可的獲取。假使要進入某個行業,或取得一些資源行業的生産、經營配額,當加入官方某些行業協會成為指定要求時,企業自然沒辦法拒絕。二是行業資質水平評審和認定。對處于激烈市場競爭中的企業來説,諸如資質級別認定、星級評定這些帶有光環性質的榮譽,顯然會成為競爭力的一部分,無論是“花錢買平安”還是“花錢買頭銜”,很多企業不但難以抗拒,反倒有可能“積極爭取”,從而助長了行業協會亂象。

  正是靠著部門行政權力的“狐假虎威”,一些行業協會才扭曲了原來的性質,由民間組織變成了實際意義上的“準官方機構”。有了這一保障,從會議費、信息費,到注冊費、評比費,再到雜志、期刊費,即便不“巧”也可以廣立名目。所以,清理行業協會亂收費,諸如建立收費目錄名單制度這樣的舉措,雖然指向明確直接,但遠非治本之策。只要隱藏在協會背後的行政權力之手沒有實質性退縮,那麼企業抵制這些協會亂收費的底氣就會不足,可供選擇的對策也會極為有限。追根溯源,行業協會亂收費,乃是政府職能轉變仍然不夠徹底的“伴生物”。人們常説,“放管服”是“刀刃向內自我削權”,然而倘若在這個過程中缺乏法治化、制度化的保障,不能從源頭上切斷行業協會與行政機關之間的利益鏈條,表面上削減的權力就會通過行業協會等形式,依然支配市場、主導企業生存。

  “把市場的交給市場。”行政權力回歸本位,行業協會才能發揮本色,才能為經濟發展和創新注入更多新動能。■張東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苗鄉之晨
    苗鄉之晨
    “發現”號探秘南海冷泉
    “發現”號探秘南海冷泉
    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
    叩問千面之城——廈門新觀察
    上海:深水港裏布航標
    上海:深水港裏布航標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373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