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葛宇路”,僅僅是引人一笑嗎
2017-07-13 08:34:2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一則《如何在北京擁有一條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熱傳。文章中稱,一位名叫葛宇路的中央美院學生從2013年起尋找地圖上的空白路段,並貼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隨後,高德地圖等地圖誤以為這條路的官方稱呼就是“葛宇路”,于是,收錄了這條道路;于是,這條本來無名的道路就以“葛宇路”這個人名來命名了。

  以人名來命名路名,一般多是建有特殊功勳者逝後人們為了紀念他才這麼做的,如北京有張自忠路、佟麟閣路等。並且,以人名來命名路名的做法在當代已經不被提倡了。可為什麼今天偏偏“葛宇路”這個大活人就榮登該榜了呢?

  據葛宇路解釋,最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條道路,“只是源于對名字和個人的關係,以及私人符號出現在公共場合的某種趣味性思考後的藝術設計。”一句話,是在搞創作,鬧著玩的,沒想到而今這藝術設計卻成了現實生活的一部分,並且在網絡中走紅。

  按道理,給道路取名不是誰想取就可以取的,不是地上本沒有路,你多踩幾下踩出條路,然後給它起個阿貓阿狗的名字就可。如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工作人員所稱,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應由專門的地名辦公室負責道路取名。根據相關法規,個人不能隨意制作並懸挂路牌擅自設置路牌,否則處以罰款,“道路名稱由規劃行政主管部門命名,對于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門向規劃部門咨詢後,再開展管理工作”。這些條款指向十分明確:葛宇路同學無權以自己的名字來命名無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

  可問題是,為什麼之前這條路會“沒名沒分”這麼長時間?可考證的是,“2007年的時候建了蘋果社區,當時就有了這條路,但是當時沒有立路牌,那會就叫南北區之間”。掐指一算,到2013年,被叫做“南北區之間”已有6年了。難道這麼長時間內有關部門就不怕當地的居民抱怨:你不取名我不取名,誰來給無名路取名?我們都快弄不明白自己到底住在哪了。

  沒名字太不方便。當有寶寶將要出生時,父母都會提前取上好幾個名字,至少在登記戶口之前把這事搞定,因為沒名字怎麼稱呼小寶寶呢?同樣如果一條城裏的道路長期處于“無名氏”狀態,對于市民來説也是很不方便的,要找到一個準確的地址就很困難,説不清方位,有人問路、投遞快件等等都成了問題,沒有人能説得清楚這是啥地方。沒有路名,就連地圖都無法對這條路作出標示,遑論導航儀了。

  對于路名的命名與管理,每個城市都有相關的職能部門,從事必要的管理,這是職責所在,北京作為一個大都市,這項管理更不能出現任何問題。沒有路名在十幾年前還不是很令人頭疼,但是在網絡時代,這可真是個事,別的不説,你要是在網上約車,沒有路名你約到哪裏呢?所以,互聯網時代,社會對公共管理工作的要求只會越來越精細,這是時代使然。

  黃仁宇在《大歷史》中曾提出,中國傳統就缺乏精細化管理。葛宇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藝術創作”背後暴露了相關部門工作的短板,大數據之下,一切都無可遁形。(項向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 航班延誤:滯後的管理絆倒了展翅高飛的民航
    堵和誤才是正常的,不堵、不誤反而是不正常的。可以説,如果不對空域管制進行改革,那麼航班延誤將會是中國民航業無法擺脫的常態。
    2017-07-12 08:37:33
  • 精細化管理需力戒“差不多”
    將繡花式精細管理理念融入具體工作實踐之中,需要有科學態度和辯證思維。與粗放式管理不同,精細化管理力戒“差不多”“大概是”“一刀切”式的思維模式,要求通過分類、分解、分工、分開等方法,科學管理細節。
    2017-06-20 08:49:25
  • “籃球場之爭”拷問城市管理智慧
    城市不單是老年人的城市,也不單是年輕人的城市,而是所有人的城市,和諧包容應該是城市所具有的“標配品質”。除了基礎設施等硬件方面的投入,科學合理的規劃設計、精細化的管理等軟件設施也不可或缺。
    2017-06-03 08:07:1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黃山現日出美景 引遊客拍照留念
    黃山現日出美景 引遊客拍照留念
    塞罕壩美景醉遊人
    塞罕壩美景醉遊人
    美麗小鳥藍喉蜂虎現身閩江中下遊河谷
    美麗小鳥藍喉蜂虎現身閩江中下遊河谷
    旅韓大熊貓“愛寶”“樂寶”慶生
    旅韓大熊貓“愛寶”“樂寶”慶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24031121310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