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世界遺産,放任自流與過度保護都是極端做法
2017-07-13 08:30:3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2處世界遺産是中國及中華文明響當當的文化名片,但如何讓這張名片在歷史的進程中始終熠熠生輝,避免旅遊産業化的無序增長、野蠻擴張,也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在過去一個星期裏,中國有兩處旅遊勝地申遺成功,令億萬國人興奮不已。的確,躋身世界遺産不僅代表著國際社會對某一地獨特的自然或文化價值的認可,也往往意味著接踵而至的投資、保護和更加豐厚的旅遊業收入。但在中國日漸成為“世界遺産大國”的進程中,有一些東西還是要做反思。

  就以剛剛成功成為世界文化遺産的鼓浪嶼為例。在過去的五年間,我總計去過鼓浪嶼兩次,兩次的印象十分不同,第二次與第一次相比幾乎是斷崖式的滑坡。除大量歷史建築因年久失修而呈現出的令人觸目驚心的衰敗景象外,島上的常住居民數量似乎也出現了大規模的下滑:入夜之後,隨著在廈門島上住宿的遊客紛紛乘船離去,整座島幾乎瞬間停止運轉。此外,露天燒烤遍地都是,空氣中蕩漾著木炭燃燒和鮮魷魚上的辣醬被猛火灼燒後的味道。當有廈門朋友提起鼓浪嶼的變化,就會立刻表現得心痛不已。作為旅遊勝地的鼓浪嶼,漸漸不再擁有了其原初的身份——人居的島,不知這是不是旅遊業的本意?

  類似的情況在中國其他的“世界遺産”處也有體現。麗江近年來頻發的宰客及暴力事件讓這座夢幻般的古城蒙塵,整座古城的過度商業化也時時見諸旅遊博主痛心疾首的筆端。在一些風景秀美的世界自然遺産景區,頻頻可見既無章法、又無美學的醜陋的現代建築。此外,我曾不止一次在被冠有“佛教/道教”聖地的著名景區,被各類披著宗教外衣販賣迷信用品、一言不合就對人詛咒的不良商販騷擾。

  如果説放任自流是對待“世界遺産”的一種極端做法,那麼過度保護就是另外一種極端。前者必然導致管理不善、惡性事件頻發的問題,而後者則有可能帶來牛嚼牡丹的後果,即以種種出于善意的考量,給當地的歷史文化造成難以逆轉的破壞。這兩種問題,在中國的各類世界遺産處都有或隱或顯的體現,這也是在同類型的旅遊勝地之中,位于歐美國家的總比我們國內的給人的體驗更好的原因。在旅遊業的管理和決策工作中,我們仍然于總體上秉承著産業的思路而非文化的思路,即使在技術上基本實現了“修舊如舊”的效果,卻仍然在諸多細節上手足無措著。

  擁有52處世界遺産的中國,自然是當之無愧的觀光大國,但我們距離旅遊業強國顯然有著不小的距離。一方面,國家的旅遊管理部門亟需通過強有力的政策或措施,阻止地方管理者對旅遊勝地的自然及文化生態構成破壞,哪怕是出于善意的破壞。另一方面,如何優化景區及旅遊從業者的收入結構,避免旅遊産業化的無序增長、野蠻擴張,也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52處世界遺産是中國及中華文明響當當的文化名片,如何讓這張名片在歷史的進程中始終熠熠生輝,而不是將其換算為遲早會花光的真金白銀,才是“世界遺産”體係帶給我們的最重要的意義。(常江 文化學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潔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病夏治”正當時
    “冬病夏治”正當時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6112131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