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巨鹿路888號之痛問責不是終點
2017-06-27 08:39:4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違法行為人罰款人民幣3050萬元,對相關政府責任部門及10名責任人員嚴肅問責——上海市靜安區日前公布了巨鹿路888號優秀歷史建築被拆毀事件處置結果。處理態度堅決、懲處力度空前,應了“對破壞歷史建築的行為,一查到底、絕不姑息”的承諾,這樣的雷霆手段不僅在上海,在全國范圍也算首例。巨鹿路888號之痛,能否真正推進城市建築遺産保護落細落小落實?問責之後,關注、追問和反思不應止步。

  今年6月,隨著第五批優秀歷史建築挂牌,上海已公布1058處優秀歷史建築、44片歷史文化風貌區、119處風貌保護街坊,保護范圍覆蓋16個區。就是在這樣一座珍視歷史文化積淀的城市,一幢挂著“優秀歷史建築”銅牌的老宅在眾人的眼皮底下被拆得所剩無幾。違法責任人的任性令人震驚,監管部門的“後知後覺”更折射出當前保護管理機制的漏洞。

  問責不應成為管理的起點。現實中,不少歷史建築有沒有被破壞、改動,相關部門常常不清楚。這其中有部分歷史保護建築權屬關係復雜造成的有效保護難。一些産權歸私有的歷史保護建築,業主築起深墻籬笆,門難進,人難見。中心城區的一些裏弄建築、花園洋房等,居住人口密度較大,違章搭建改建等現象時有存在,導致部分歷史建築被過度使用,內在文化價值逐漸湮沒。

  但是,保護有難度不能成為監管缺位的理由。老房子不是一天拆掉的,一紙文書不等于監管到位,相關部門是否進行了定期巡查?發現苗頭有沒有迅速跟進?在率先推進城市網格化管理的上海,拆除巨鹿路888號為何沒能及時叫停,其中哪些環節出了問題?是疏忽大意,還是有意為之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巨鹿路888號並非孤例。兩年前,一幢位于上海外灘的老建築慘遭“刷臉”——建于1914年的原三菱洋行大樓被整體噴砂,換上“新裝”。媒體披露後,相關部門才作出回應。位于上海楊浦北外灘的“不可移動文物”英商班達蛋行被拆得一幹二凈,令人扼腕痛惜。這些個案都在警示,歷史建築的保護不能停留在“挂牌”“上目錄”。盤點好家當,更需要精細化的管理和服務,需要更加健全嚴格的多方聯動機制,將建築遺産的“保護線”切實前移。

  我們仍要追問,是什麼給了違法責任人“明知故犯”的底氣?有媒體調查稱,巨鹿路這一排洋房從來沒有停止過“修修補補”,業主們東補一塊、西搭一塊,“早就習慣了”。或許,周圍業主持續不斷、不被打擾的改建,給了888號業主“大改”的勇氣。不唯巨鹿路,也不唯上海,不少承載城市記憶的老建築都在經受這樣的種種侵蝕。

  這一次,根據該建築重置價作出的3050萬元罰款“重”嗎?對于“不差錢”的業主能否起到懲戒和震懾作用?在違法違規的成本和收益之間,能否“掐滅”毀壞歷史保護建築的苗頭?要知道,歷史保護建築一旦被毀壞,便是不可逆的。

  在利益驅動下,還有多少“巨鹿路888號”岌岌可危?問責不應是事件的終點。個案付出的代價,呼喚進一步梳理政府的權力清單、責任清單和服務清單,加強歷史建築保護的全過程監管、強化保護開發的主體責任,明確各級政府、産權人、使用人對保護保留建築的責權。比如,不同類別的保護建築使用和改造的界限在哪裏,哪些可以動,哪些不可以動,保護修繕的程序和要求能否進一步細化?對于“老房再生”的需求,普遍存在的木質結構老化、衛生設施落後、外立面脫落等問題,有關部門在履行告知義務的同時,是否可以探索引入專業指導?細枝末節處,都在考驗城市治理的能力。當每個人在歷史建築和城市文脈面前,都能懷一份敬畏之心,多一份守護之責,這才是一座城市的成熟與進步。(作者:顏維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還有多少“巨鹿路888號”被毀壞
    在“巨鹿路888號”這一極端案例之中,那種撲面而來的扭曲的歷史觀、經濟觀和文化觀,應該引起社會足夠的警惕。厘清經濟和文化之間的邊界,確認它們的位置和彼此之間的關係,已經成為非常迫切的時代課題。
    2017-06-12 09:20:03
  • 歷史建築的文化持有者到底是誰
    作為整體的市民文化自覺和地方認同感,是由作為個體的情感依戀集合而成的。對于此類房屋,業主到底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需要更明晰的界定。
    2017-06-13 08:44:1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向日葵花開
    向日葵花開
    禁毒:形勢嚴峻 任重道遠
    禁毒:形勢嚴峻 任重道遠
    雲南德宏集中銷毀毒品5.6噸
    雲南德宏集中銷毀毒品5.6噸
    拒絕毒品 健康人生
    拒絕毒品 健康人生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1215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