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學學“二等座院士”的價值排序
2017-06-16 08:58:23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78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劉先林因一張照片在網絡刷屏。圖中,白發蒼蒼的劉老坐在高鐵二等座上,衣著樸素,赤腳穿雙舊皮鞋,全神貫注修改著手中材料,紙上已滿是紅色批注。照片定格的只是生活中的普通一瞬,但傳遞出的純粹精神直擊人心。意外成為“網紅”後,劉老婉拒採訪,僅通過所在研究院的官方微博如此回應:“國家給我的獎勵和榮譽已經夠多了,想把精力放在研究工作上。”

  淡泊名利、本色為人——從劉老身上,我們能夠感受到一股返璞歸真的氣質,簡單,但有力量。尤其是當喧嘩網絡將盛譽簇擁向他,他卻獨盼熱潮退卻,感恩收獲的已經夠多。對劉老來説,級別待遇、衣著鞋履不過是身外之物,內心對科研的那份熾熱追求才是最重要的。而這樣的價值排序,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幾十年間,劉先林致力于攝影測量和航測儀器的研究,幾乎不寫論文,也不太注重申專利,只想著從國家發展與測繪生産的需要出發搞研究。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院長張繼賢這樣形容他:“每當國內的測繪業發展到瓶頸階段,老劉就會跳出來解決這個問題”。科研中不務虛名、沉心實幹,生活中低調簡單、樸實無華,這或許是對“院士”頭銜最動人的注釋。

  劉老的作風,廣泛存在于老一輩科研工作者身上。懷著一顆拳拳赤子心,新中國百廢待興之時,他們是衝在前線的拓荒者;國家發展起來之後,他們是甘為人梯的奉獻者。搞科研需要耐得住清貧、守得住寂寞,也正是這份殊為可貴的靜氣與專注,成就了那一代人的大寫人生,換來了中國綜合國力和戰略地位的提升。近些年,得益于傳播手段的愈發豐富,“核司令”程開甲、“布鞋院士”李小文、“非著名科學家”于敏等一批科研老兵走進公共視野,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並記住了他們的名字,還將其比作深藏功與名的“掃地僧”。他們相似的經歷證明,風華正茂時為理想信仰孜孜以求,垂暮之年自然收獲一份讓自己無愧、讓別人讚嘆的充實。

  每一代人身上都打著時代烙印,我們國家各方面條件已今非昔比,當代人在價值取向與行為方式上也表現出了極大不同。但“劉先林們”對于公與私、義與利、內在與外在等人生選擇題的答案,值得所有人尤其是科研人員去借鑒。讀書人可以樸實無華,甚至衣衫襤褸,但一定要氣宇軒昂。不論時代如何變化,那股“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精氣神不應丟。尤其是在愈發喧囂浮躁的當下,功名利祿、聲色犬馬,各種誘惑紛至沓來,很多人價值標尺上的刻度都模糊了。這樣的情境之下,以學立身的人更應行為世范,堅守住樸素作風與鑽研精神。“二等座院士”的走紅,正從一個側面證明了某種精神的呼喚。這個意義上,我們應該有一種緊迫感,去珍視並傳承老一輩人的價值觀。

  物質帶來的滿足感終究有限,精神層面的追求則永無止境。老一輩科學家經歷過貧窮與苦難,但他們的精神卻無比富裕。今天,我們擁有優越的條件,以正確的價值觀為引領,完全可以追逐更宏大的夢想,成就更偉大的人生。不妨向“劉先林們”學習,身懷絕藝,隨性超脫,低調行事,活得純粹。(崔文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二等座院士”身上最閃光的精神
    社會可以有像劉先林、李小文這樣的“隱士”院士,也可以有站在聚光燈下的科普達人,但有一點應該堅守,那就是作為學人該有職業精神。
    2017-06-16 08:36:58
  • 78歲院士穿舊皮鞋坐高鐵 二等座上仍筆耕不輟
    劉先林(1939.4)是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畢生致力于測繪儀器國産化,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他曾用很少的科研經費,填補多項國內空白,為國家節省資金2億多元。
    2017-06-14 14:06:1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1153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