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二等座院士”身上最閃光的精神
2017-06-16 08:36:57 來源: 長沙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一位其貌不揚的老先生在高鐵二等座上筆耕不輟的照片刷屏網絡,感動無數網友。照片中,白發蒼蒼、腳穿舊皮鞋,專注于修改文件的老人,正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攝影測量與遙感專家劉先林,他今年已經78歲。網友稱他為“高鐵二等座最高貴乘客”,直呼“又見掃地僧”。(6月14日 人民網)

  “二等座”“舊皮鞋”“中國工程院院士”,這樣一些標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或多或少呈現出一種有違慣常認知的衝突感。這也正是這張照片瞬間走紅的重要原因。與此前“掃地僧”院士李小文的評價一樣,輿論對“二等座院士”劉先林,也表達了一致的點讚和抒情。

  在習慣講究排場、身份的今天,一位老院士放棄本可享有的一等座待遇,主動“降座”到二等座,且過程中還不忘工作,確實堪稱是一股清流,當然配得上輿論的稱讚。但若僅僅只看到這一點,顯然是不夠的。單以不坐一等座來評判一位院士的“道德操行”,也終究是膚淺的。在我看來,除了卓越的研究貢獻,劉先林院士身上最彌足珍貴的一點,還是其表現出來的職業精神。

  據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相關負責人的回應,劉先林之所以放棄一等座,主要是為了“方便與不能乘坐一等座的同事交流”。換言之,“降座”,是為了更好地工作。此外,據説劉院士在火車上工作是常態,為了節省更多的錢搞科研,他還拒絕為自己配司機。

  從這些細節不難看出,無論是坐二等座,還是生活上簡樸化,劉先林身上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把自己的科研工作放在重要位置。這種種表現,都反映出其作為學人的專注和投入。而這種品質,在今天這個時代恰恰是比較稀薄的。因此,致敬劉先林這樣的院士,不是説每個科學家都應該像他這般簡樸,不愛名利,而是説,學人對于科研的投入與付出,至少要能夠與其獲得的名利相對等。而這一點,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説的職業精神,其對任何職業者的要求都一樣。

  一定程度上,“掃地僧”院士也好,“二等座院士”也罷,他們之所以走紅,就是因為他們所展現出的風范和形象,契合了物質時代人們心中對某種純粹東西的渴望。比如,對工作的專注,對專業的敬畏。對此,有人習慣性以“拿著高片酬但蹭破點皮就要上頭條的娛樂明星”來與劉先林院士這樣的“樸素”作對比,其實是不太恰當的。作為娛樂明星,他們的任務或説職業就是娛樂大眾,這要求他們必須“蹭頭條”,只要不突破法律和道德邊界,並沒什麼問題,但對科學家而言,職業特性要求他們必須能夠坐得了冷板凳。雖説不一定要表現得如劉先林院士這般突出,但盡量遠離輿論場的喧囂,卻是必要的。

  其實,科學家也是凡人,我們不必遵循特定的生活范式去評價他們。社會可以有像劉先林、李小文這樣的“隱士”院士,也可以有站在聚光燈下的科普達人,但有一點應該堅守,那就是作為學人該有職業精神。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科學家,圍觀“二等座院士”,最大的公共價值,正在于從這樣一種傳統的學人精神和狀態中,習得一種專注的職業精神。(朱昌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152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