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禁售螢火蟲中看到了道德情操
2017-06-08 08:48:0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到10月,是販賣螢火蟲的“旺季”。不過今年,瀕危物種基金成員、螢火蟲生態線聯合發起人岳樺心情卻很不錯,因為就在上月底,淘寶網將野生活體螢火蟲納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疇。這幾年,岳樺和他的夥伴們一直致力于螢火蟲保護,並試圖挖掘這條隱蔽的利益鏈。淘寶網這條通知的出臺,在他看來堵住了一條“野外捕捉—販賣—商業展出”的關鍵渠道。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夏天的晚上,螢火蟲飛舞,是一幅多麼富有詩意的畫面。那些在網上購買螢火蟲的人,想必也是為了能夠擁有詩意生活。只是,詩意的背後有時是殘酷,傷害常常以愛的名義。有誰知道,為了能在城市擁有“螢火蟲的詩意生活”,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從生活習性上講,螢火蟲是生活在鄉下的,鋼筋混凝土的城市,並不適合螢火蟲撲騰。在人們的印象中,螢火蟲可用海量形容。有些震撼人心的是,“我國螢火蟲種群總體數量下降很快,個別種類瀕臨滅絕,已處于非常危險的境況”。之所以如此,不僅有生存環境的改變,還有大量的城裏人為了擁有“螢火蟲的詩意生活”,而對螢火蟲構成了“詩意災難”。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現在,不僅淘寶網將野生活體螢火蟲納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疇,順豐等快遞也陸續關閉了螢火蟲活體運輸業務。這對于螢火蟲的保護,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誠然,“螢火蟲保護目前無法可依”,而法律更具有根本性,無法可依是一大遺憾。可對經濟社會的調節,並不只有法律一只手,還存在道德調節,在很多時候,道德調節甚至比法律調節更加有用。

  這種道德調節的力度,從根本上講,取決于市場血液的“道德濃度”。亞當·斯密在《道德情操論》中,開篇就寫道,“人,不管被認為是多麼的自私,在他人性中顯然還有一些原理,促使他關心他人的命運,使他人的幸福成為他的幸福必備的條件,盡管除了看到他人幸福他自己也覺得快樂之外,他從他人的幸福中得不到任何其他好處。”這裏,講出了“利他性”和“利己性”並存的事實。這句話用來解釋電商禁售螢火蟲,顯得是如此的貼切。

  雖然電商禁售螢火蟲有著環保人士的推動,但法律並無明確要求,從本質上講,還是一種自覺行為。資料顯示,2016年在淘寶網上經營買賣活體螢火蟲的網店達到49家,已經形成了非常完整的“活體螢火蟲捕捉—收購—線上交易—線下大量批發配送—景區或公園內螢火蟲放飛”産業鏈條。假若電商不禁售,再大的遺憾也只能是“耳邊風”。現在電商的自覺禁售,讓人們看到了希望。

  可以講,電商的自覺禁售行為,是其道德情操的體現。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裏德曼曾經講過,不讀《國富論》不知道應該怎樣才叫“利己”,讀了《道德情操論》才知道“利他”才是問心無愧的“利己”。市場永遠都存在自覺的向上的力量,就看如何去激發,如何去呵護。有必要指出,道德調節是對法律調節的重要補充,如果道德調節更常態地出現,包括市場在內,經濟社會將會發展得更好。

  禁售螢火蟲最可貴的是自覺,從禁售螢火蟲中看到了道德情操。如果説螢火蟲面臨的無法可依讓人感到遺憾的話,那麼隨著自覺禁售而展現的道德情操,則讓人們感到欣慰。當然,道德調節不能取代法律調節,可依市場之大,情況之復雜,如果沒有道德調節,簡直不可想象,也不會帶來一個“好的市場”和“好的社會”。希望這種道德情操,能夠更普遍地出現。(毛建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販賣螢火蟲,一年竟能賺百萬
    這幾年,岳樺和他的夥伴們一直致力于螢火蟲保護,並試圖挖掘這條隱蔽的利益鏈。淘寶網這條通知的出臺,在他看來堵住了一條“野外捕捉-販賣-商業展出”的關鍵渠道。
    2017-06-07 07:24:58
  • “螢火蟲文化節”可恨又可笑
    所謂螢火蟲文化節,既違背了科學保護的規律,也是一種對人文精神的折損。深究其受一些人吹捧的原因,跟他們錯誤的生態觀密不可分。
    2017-05-19 09:22:2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守候
    守候
    傳統文化潤童心
    傳統文化潤童心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105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