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學調整學科專業不該是行政事務
2017-05-08 08:34:4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5日,多個關注社會工作專業的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存在了十六年的中山大學社會工作本科專業今年秋季將停止招生,該專業碩士教育將會保留。”5月6日,中山大學黨委宣傳部副部長王麗霞解釋説,中山大學社會工作專業今年秋季暫停招收本科生,並稱“不止針對社會工作一個專業,近年包括中山大學在內的很多高校都在做這樣的專業調整,就是寬口徑大類招生,而不是網上所謂的部分專業‘停招’。”

  這一解釋並不能消除網友的疑問,因為如果按大類招生,把社會工作專業納入某一大類,將不會産生取消這一專業本科招生的説法。如果真是按大類招生,學校也應該指出是納入哪一大類招生。通常按大類招生後,在大一或者大二還會繼續分專業,那麼,在分專業時,還有社會工作專業嗎?

  這需要學校進一步做出回應。但不可回避的事實是,我國高校因缺乏辦學自主權,辦學定位模糊,大多追求功利的學術成果和畢業生就業率,正在以各種名義砍掉一些對成果貢獻值少的學科、專業,從表面上看,是順應社會發展的“優勝劣汰”,但卻讓大學辦學更加功利。在社會需求發生變化時,高校應該根據自身定位進行學科專業調整,學科專業調整需要由學校、學院教授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做出,而不能就由學校行政做出。

  我國即將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但在這個過程中,高等學校仍需要有自身的辦學定位。總體看來,高等學校辦學定位會分為兩類,一類是進行精英教育的學校,這類學校對學生進行通識教育,辦學以能力為導向,這類學校的學科和專業設置特點是,不以社會需求的變化作為調整學科專業的依據,而應堅持學校的特色,以學校的“供給”引導社會需求。另一類是進行職業教育的學校,這類學校對學生進行職業技術教育,辦學以就業為導向,這類學校的學科和專業設置特點是,緊密根據社會需求的變化進行學科專業的調整,對一些專業及時停招或減招。

  但遺憾的是,我國高校的辦學定位,在行政治校的情況下,變得有些模糊。具體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學校沒有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很難形成明確的辦學定位;另一方面,學校校內由行政主導教育和學術資源配置,追求辦學政績的行政領導,往往根據短期的辦學成果,調整學校內部的辦學。目前,所有本應該實行精英教育,以能力為辦學導向的大學,都存在兩個趨勢,一是重視學術研究超過人才培養,校方給教師提出很高的發表論文、申請課題的考核要求,並根據完成指標的情況,配置資源;二是對于已被邊緣化的人才培養,只關注學生畢業後的就業率。

  在這種情況下,當一個專業,既不能産出令領導滿意的論文,又不能有高的就業率時,就會面臨被淘汰的命運。我國一些知名高校的基礎學科、專業,近年來就遭遇厄運,而校方的理由,是要面向社會辦學。長此以往,我國的基礎學科人才培養將陷入嚴重的危機,而所有高校都將變為一類大學,即以就業為導向的職業院校。而按照職業院校的辦學,學校撤掉就業率不高的專業,也就變得“理所應當”。

  一所學校要辦出特色,需要的是教育家治校。這一方面要求學校有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即學校可自主調整學科、專業、人才培養模式;另一方面要求學校的教育管理和學術管理,不由行政主導,而實行以教育和學術為本的管理。對于設置學科、專業這樣的教育和學術事務,不應該就由學校行政領導決定,而應該由學校的教授委員會和學術委員會決定。

  當前,我國大學新增專業和撤銷專業,都具有很強的行政色彩,並沒有經過充分論證,新增專業時沒有論證是否符合本校的辦學定位,是否有條件辦出高質量和本校的特色,于是有的培養學術型人才的學科,開設“緊跟熱點”的應景專業,這些專業也就辦得不倫不類;撤銷專業,也沒有論證是否有繼續舉辦的價值,沒有分析辦學面臨的困境。學校只有在自身定位基礎上,遵循教育和學術規律,堅持特色辦學,才能在自己的定位上辦出一流水平。(艾萍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帶一路·好夥伴丨尼羅河上劃龍舟
    一帶一路·好夥伴丨尼羅河上劃龍舟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悼念邵雲環等烈士
    中國駐塞爾維亞大使館悼念邵雲環等烈士
    杭州:宋代古蓮“復活”
    杭州:宋代古蓮“復活”
    賽馬會上的禮帽盛宴
    賽馬會上的禮帽盛宴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932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