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緩解“看病難”從挂號開始
2017-04-01 08:52:1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北京、上海等多個城市醫改頻頻出招——取消藥品加成和挂號費、診療費,設立醫事服務費;推進分級診療、服務價格等同步配套改革;優先向家庭醫生與簽約居民開放號源……其中和百姓就醫體驗最直接相關的改革,就是“挂號”。

  方便快捷地挂號看病,是緩解百姓“看病難”的第一步。概因如此,啟動于2009年4月的新醫改,先後推出了多項惠民政策,從必須到窗口挂號發展到網絡或者電話預約挂號,從各個醫療機構“單兵作戰”到構建成醫聯體,方便患者上下轉診。然而,挂號難,尤其是挂專家號難的現象雖有較大緩解,但並沒從根本上改變,很多患者挂號甚至還是要借助號販子。百姓期待和現實仍然存在較大差距。

  為何?除了大醫院專家資源稀缺、基層醫療機構的診療水平提升需要假以時日、家庭醫生簽約制度有待推進等客觀原因之外,還和此前的諸多政策缺乏聯動有關。

  僅以預約挂號為例,很多城市做出了一些有益探索,針對不同患者設計了電話預約、網絡預約、門診大廳挂號機預約、家庭醫生幫助向上級醫療機構轉診等多種選擇方式,但是不同渠道的號源缺乏實時調劑共享,一些珍貴的號源被浪費。再如,預約挂號一般要求患者實名制挂號,但是一些號販子依然可以拿到稀缺號源,高價轉手賣給患者;還有一些患者缺乏合理就醫理念,小病大看擠佔了大醫院的專家資源。此外,醫保引導合理就醫的杠桿作用尚未充分體現。如此種種,不一而足。

  相對于改革醫保支付制度、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取消“以藥養醫”機制等政策,“挂號”兩字著實簡單,但是如何能按照疾病的輕重緩急,讓患者按需挂上號,在實踐中卻不容易,不但需要建立合理就醫的體係,還需要多項制度支撐。

  當前的醫改已經進入了“深水區”。3月28日召開的2017年全國醫改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明確提出,2017年要把醫改的立柱架梁任務抓好。筆者以為,在今年的十項具體工作中,全面啟動醫聯體建設試點、做實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推進醫保支付方式的改革、加強信息化建設等多項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為緩解“挂號難”提供制度支撐。

  但是,政策推進需要時日,當下,能否先直截了當解決一些實際問題?例如,我國長期存在兒科醫師緊缺且分布不均的現狀,一些重疾孩子及其家長舟車勞頓奔赴北上廣就診,卻被挂號難擋在了優質醫療資源之外。對此,北京兒童醫院在全國兒科醫療服務體係建設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跨省組建了北京兒童醫院集團,以“全國兒科是一家”為宗旨,聯合全國的省級兒童醫院,通過成員之間“專家、臨床、科研、教育、管理和預防”六個共享,建設遠程會診中心,滿足各地疑難病患兒的診治需求,較大緩解了兒科挂號難的現狀。那麼,擁有優質資源的北上廣三甲醫院,能否發揮專科優勢將優質資源輻射全國?再如,很多醫療機構的多個號池是否可以借助信息化,實時調劑號源以避免浪費?而在家庭醫生簽約制度尚未全面推進的地區,是否應在制度設計上兼顧公平,在借助政策引導百姓簽約的同時,考慮尚未簽約百姓的利益?

  健康,是人類永恒的追求。在推進健康中國的建設中,如何採取各種措施增進人民健康福祉,還需要抓好頂層設計,盡快建立一個合理的就醫體係。而有序就醫、按需挂號,則是這個合理就醫體係的最直觀的展現,是讓群眾有獲得感的關鍵一步。(金振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無人機為昆明920歲老宋柏測“身高”
    無人機為昆明920歲老宋柏測“身高”
    倫敦奇異蝴蝶展
    倫敦奇異蝴蝶展
    最美桃紅柳綠時
    最美桃紅柳綠時
    超極限訓練,特戰隊員要經歷哪些“劫難”?
    超極限訓練,特戰隊員要經歷哪些“劫難”?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073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