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復婚酒席禁令”或源于文件政績
2017-02-08 08:28:0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復婚不準操辦酒席”“雙方均為再婚的不準操辦酒席”“違者禮金一律‘沒收’”……這些限定性極強的規定,出自貴州某縣縣委辦公室、縣政府辦公室印發的規范管理縣轄區內所有城鄉居民操辦酒席的一份紅頭文件,該文件一經曝出,立即引發輿論普遍質疑。《人民日報》近日刊發專題報道,就此事探討如何讓規范性文件更規范。

  在公眾印象中,由于文首列有紅色字樣的機關名稱、文尾蓋著公章,紅頭文件有著很強的權威性和嚴肅性。然而,近年來一些地方發布的紅頭文件很是隨意任性,甚至胡攪蠻纏,像極了亂點鴛鴦譜的“喬太守”,讓人左右不是、哭笑不得。這樣的“紅頭文件”,往往出生就意味著死亡,但由此損傷的權力形象,卻在很長時間揮散不去。

  如何遏制類似“復婚酒席禁令”之類紅頭文件?公眾很容易想到“規范”二字,把所有規范性文件納入備案審查范圍,依法撤銷和糾正違憲違法的規范性文件。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規定,“2017年年底前,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要完成對現行行政法規、規章、規范性文件的清理工作,清理結果向社會公布。”目前,多地多部門進行清理工作,對規范性文件“大掃除”——體現了這樣的努力。

  “本理則國固,本亂則國危”,規范是必要的,但僅有規范可能還未觸及問題的痛點。尤其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有關方面有著“紅頭文件衝動”,甚至推出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紅頭文件?這其中,一個很大可能,那就是存在一種“文件政績”。

  有人認為,在現實中存在一種把材料當成政績的現象,對應于許多地方許多部門組織“精兵強將”,把主要精力用于整理各種匯報材料上,進而把能不能整出一個好材料,上升到有沒有一個好政績的高度。由此泛濫開來,其實也存在一種“文件政績”,指向的是有些問題十分嚴重,上級領導重視,民間反響強烈,非要解決不可。但問題很難“畢其功于一役”,需要付出很大精力,經歷很長時間,而有關方面既沒有耐心也沒有決心,于是想到發一份紅頭文件來應付搪塞。

  現實中不難發現,很多紅頭文件的出臺,都有著政績方面的考慮。永遠不要懷疑權力部門的智商,有關方面一點也不傻。一份紅頭文件,是否具備實施條件,其實有關方面心知肚明。但從政績上考慮,只要出臺了紅頭文件,也就意味著對這一問題引起了重視,由此也就可以向上表功邀功。如果遇到一個糊涂上級,再在口頭上表揚兩句,那則可謂“撈到了大魚”。這就是一種“文件政績”。

  以此審視“復婚酒席禁令”,有關方面難道不知道,這樣的紅頭文件“刑不下庶人”,嚴格説來是管不到黎民百姓的嗎?所謂“雙方均為再婚的不準操辦酒席”“違者禮金一律‘沒收’”,對于一個普通百姓來説,真要舉辦“復婚酒席”,你如何去禁止?真要沒收禮金,你有這樣的權力嗎?法律允許嗎?在法治建設的背景下,竟然還出臺如此荒唐的規定,未必是法盲,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表現為有關方面根本就沒有想到真要去執行。

  在審視“紅頭文件亂象”時,政績是一個很重要的維度。誠然,規范性文件需要規范,但也要看到,現實中存在一種“文件政績”——有關方面只是把出臺文件當成工作實績,而並不在乎紅頭文件是不是合法合規、能不能嚴格執行、會不會鬧出笑話。這也提示我們,“復婚酒席禁令”或許源于一種“文件政績”。就現實分析,這種可能性相當大。(喬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華
新聞評論
    站臺上的兩分鐘團聚
    站臺上的兩分鐘團聚
    悠悠百年高山戲
    悠悠百年高山戲
    美國逾百家企業聯名反對入境限制令
    美國逾百家企業聯名反對入境限制令
    法國總統候選人菲永拒絕放棄競選
    法國總統候選人菲永拒絕放棄競選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41120428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