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如何看待現實版的“飛越瘋人院”
2017-02-06 08:32:3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春節期間,貴州省貴陽市發生了一起真實版的“飛越瘋人院”。2月4日,貴陽貴航300醫院發布聲明稱,該醫院精神科主任楊紹雷和4名醫師、7名護士未履行手續集體離崗;而科室65名患者中,有64名患者也在未辦理手續的情況下,被該科室主任帶離。針對這一事件,坊間議論紛紛,觀點各有不同。我們刊發的這兩篇評論,恰好是針鋒相對地站在不同立場、不同觀點的文章,以供大家從不同的角度予以參考。

  “飛越瘋人院”是一幅醫患和諧的畫面

  止凡

  新年伊始,是職場跳槽高峰期,集體跳槽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兒,越是競爭激烈的行業越是常見,跟隨跳槽者看重的,是帶頭跳槽人的能力和人品。之所以,“現實版飛越瘋人院”動靜如此之大,原因有二:一是醫療係統相對而言人員流動不暢,集體跳槽事件較少;二是帶著患者一起跳槽,就像帶著客戶資源跳槽一般,在道德上似有不妥。不妨逐一來談。

  先説醫療係統人員流動問題。越是人員流動順暢的行業,越是競爭激烈的同時,也越是有發展活力。比如互聯網行業,人們從來不覺得跳槽是個職業污點,相反,從來不想另謀高就或者自己創業的人,往往都不是行業中的真正人才。醫療係統要搞活,就要讓醫療人才可以自由流動,就要放開醫生多點執業,通過市場激勵的方式讓醫生都去鑽研醫術,而不是想辦法搞關係進入一個大醫院混日子。

  貴陽貴航醫院在聲明中強調,要凍結楊紹雷等相關人員人事關係,包括薪酬及執業變更等。這事實上,或許正是楊紹雷醫生及其團隊,選擇以過激方式集體跳槽的原因所在,因為借由正規途徑心平氣和地離開根本做不到。不同意辭職、不同意流轉人事檔案、不同意變更醫師執業注冊點、扣留醫生執業證書、不同意增加多點執業醫院、需向醫院支付巨額離職補償金,凡此種種,幾成常態。若非如此,也就不需要這般“飛越瘋人院”了。

  再説醫生帶著患者跳槽。這個在道德上,放在任何行業,確乎有些不妥。因為,你直接帶走的是醫院的生意,就像做銷售的,帶著客戶資源直接跳槽到競爭對手那裏。但是,道德這個東西,最好只用來克己,評價公共事件和他人,最應該講的不是道德,而是法規。也就是説,醫生帶著患者跳槽是否違法?首先,要看醫院和醫生簽的合同裏,是否有競業禁止條款。如果有,那就按合同來,該怎麼賠怎麼賠;如果沒有,對不起,扯不上道德的大旗。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看轉院行為是否獲得患者及其家屬的知情同意。這麼多的患者集體轉院,很難想象是在家屬不知情不同意情況下的醫生私自胡作非為。恰恰相反,患者願意跟隨醫生換個醫院,一方面可能的確是另一家醫院的環境和條件更好,另一方面也説明他們更願意相信自己的醫生,而不是醫院。誰説醫患關係只有不和諧,只是更多醫患和諧的場景,沒有被報道而已。

  現實版“飛越瘋人院”,就是這樣一幅醫患和諧的畫面。能夠獲得患者及其家屬認可的醫生,大抵不會是一個十足的混蛋。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更願意站在跳槽醫生這一邊的原因。醫生的自由流動自由執業,不僅會促進行業的良性競爭,給醫生帶來更多的收入,也會給患者帶來更多的好處。醫改真正的著力點,也許不是作為既得利益組織的醫院係統,而是作為未得利益個體的醫護人員,激發他們的最大能動性,給予他們更多的選擇自由和改變空間。

  別把“飛越瘋人院”想得太美好

  喬杉

  相對于貴陽貴航300醫院的焦急心態,很多網友表示出了看笑話的態度,有人甚至為此叫好,認為能夠帶走這麼多患者,起碼證明醫患關係是和諧的。這樣的理解,真是讓人醉了。

  能夠帶走這麼多患者,應該是得到患者家屬認可的。只是,患者家屬具有知情權,未必具有多少選擇權。面對一個醫生大量跳槽的醫院,可能連基本醫療都難以保證,患者家屬如何選擇?並不排除一些患者家屬,可能並不想“飛越”,可選擇留下一定程度上意味著“無醫可醫”,而隨之出走倒成了明智選擇。看起來他們有選擇權,實際上,這個選擇權是抽象的,是被剝離的。

  並不否認,醫生有自由擇業的權利。特別是在現階段,不僅不應限制,還應鼓勵醫生自由擇業。而這種自由擇業造成的醫療競爭,也是推動醫療行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力量。只是,任何一種自由都是相對的,不能不受到任何限制。體現在跳槽上也是如此,如果沒有一點限制的話,由此産生的一係列問題,將會讓人措手不及,並由此構成一種“壞力量”。

  這起“飛越瘋人院”事件的發生,讓人想到了市場上層出不窮的帶著客戶資源跳槽的亂象。在一次又一次交了學費或者看到別人交了學費之後,市場對于此舉是有預防的。可是,帶著病人跳槽的現象,過去很少發生在醫院,甚至以前連聽都沒有聽説過。這其實打下了一個伏筆,那就是醫療行業對于此舉並沒有預防措施,也可能沒有與醫生簽訂過相關協議。但無論怎麼樣,此舉的不妥不當是顯而易見的,無論如何不應該得到輿論支持。

  有人曾經説過,我們雖然接觸市場經濟時間不是最長的,但在一些市場觀念上簡直比發達國家還要發達。一個重要表現就是,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只有法律法規才能約束一種市場現象,如果找不到法律依據,那其他人只能“閉嘴”。體現在跳槽上,既然當事醫院找不到約束條款,那就只能選擇接受,而公眾也應該樂見其成。這是一種狹隘的,甚至是一種扭曲的可怕的市場觀念。

  我們希望的社會是美好的,希望的市場也應該是美好的。而市場本身的力量,並不必然産生美好,有時需要一種道德的力量,輿論的力量,來讓市場更美好。其界限在于,道義自在人心,可能無法改變也懲罰不了一種市場亂象的發生,但輿論從維護健康導向出發,完全可以對此表明看法,表現愛憎。帶著患者跳槽的行為,顯然違背基本的道義導向,無論如何不應該得到肯定。制度可能無可奈何,輿論不能“搗糨糊”,不能以“法無禁止則可為”之名,給市場傳遞錯誤的導向。

  在這起“飛越瘋人院”事件中,當事醫院的管理肯定是有問題的,有很多值得反思反省的地方。但是,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不能因此美化“飛越”行為。在我看來,千萬別把“飛越瘋人院”想得太美好。一種明明有違道義的行為,制度可以閉嘴,輿論必須發聲;即便無法改變結果,也應該傳遞愛憎。這世上總有一些是非存在,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如果形成了“以錯為美”的導向,其代價將是我們無法承受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華
新聞評論
    看攝影師如何近距離拍攝野生動物
    看攝影師如何近距離拍攝野生動物
    返程行囊裝滿“愛”
    返程行囊裝滿“愛”
    新春“雞”祥
    新春“雞”祥
    巴黎民眾抗議特朗普行政令
    巴黎民眾抗議特朗普行政令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41120414860